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終院裁決Q&A:集結涉暴力即判刑?仍會判社服令?歷史重演會怎判?


 

終審法院前日頒布公民廣場案的裁決中,採納上訴庭釐定的新判刑指引,如果日後大規模的非法集結行為涉及暴力成分,可以構成加刑理由及傾向判處即時監禁。不過,終審法院在判詞中,同時重申原審裁判官只要考慮所有量刑元素,仍然有酌情權判刑。

眾新聞整理終審庭判詞及上訴庭判詞,及書面訪問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集中整理終院裁決後對日後非法集結案裁決及量刑的影響。

終審法院法官就雙學三子重奪公民廣場案作出一致裁決。資料圖片

Q1:由於終審法院全面採納上訴庭量刑指引,日後非法集結案是否更易「中招」?是否凡涉暴力的非法集結案,即可判處即時監禁?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表示,非法集結案的犯罪元素並無改變,就是證明多於三人集結、作出擾亂秩序行為或帶威嚇性或挑撥性行為,意圖導致或令人合理害怕會破壞社會安寧。

他又指出,量刑指引並非束縛(straitjackets),如果有減刑及加刑理由的話,法庭仍然可以偏離指引,例如被告年輕或年邁、初犯等,不認為原審法官日後「綁手綁腳」,只是法官需要充分理據,才能偏離新的判刑指引。

江樂士引述港英年代首席按察司(即首席法官)羅弼時爵士(Denys Roberts)曾經解釋說:「我們需要不時肯定法官及裁判官們,當法庭頒布量刑指引,他們旨在提供指引而非束縛。法官或裁判官必然有空間行使恩恤及頒布低於正常情況的刑期——如果他認為案件情況有正當理據去做,只要他清楚說明他留意到正確的量刑基準,及闡明為什麼判處較輕的刑期。」

Q2:原審為何有酌情權?新的量刑指引是什麼?日後會否仍可判處社會服務令?

終審庭及上訴庭一再確立一般對刑事案件判刑時,法庭會同時考慮以下六項元素,不論非法集結是否涉及暴力,均需要考慮:(上訴庭判詞第108段)

1. 保護公眾——保護公眾不受這些罪行的不良影響;

2. 加諸懲罰——判刑應與罪行相稱,即應反映罪行嚴重性及犯罪者的罪責;

3. 公開譴責——判刑應反映社會否定有關罪行及犯罪者的犯罪行為;

4. 阻嚇罪行——防止犯罪者重犯,也預防其他人干犯有關罪行;

5. 補救性質——判刑可規定犯罪者須給予罪行受害人補償,作為糾正或補償;

6. 更生改過——判刑目的之一是犯罪者改過自新,並希望他們在刑滿後能奉公守法。

上訴庭主要是在六個判刑元素中,強調要考慮阻嚇性所佔的比重,但判案時仍然考慮「實際情況及罪行嚴重性」給予比重。終審法院在判詞中重申,只要原審裁判官考慮所有判刑因素,仍然有酌情權判刑,除非原審法官在法律原則錯誤,或刑期明顯過輕、過重,否則上訴庭不得干預原審如何權衡判刑因素。

上訴庭新的判刑指引,則是針對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案。上訴庭當時表明,對案情較輕微的案件可減少阻嚇佔的比重(上訴庭判詞第151段),如果符合初犯、家庭背景穩定、良好工作紀錄、展示真誠悔意、重犯機會低,或者案情適合,可以判處社會服務令(上訴庭判詞第152段)。

上訴庭強調,對案情嚴重罪行應予懲罰及阻嚇,整體應傾向判處即時囚禁,除非有「非常特殊情況」,否則,不適合判處緩刑及社會服務令。上訴庭又釐定8點考慮涉及暴力案情,包括是否預先計劃、為時多久、參與程度等。此兩個觀點其後獲終審法院接納,客觀地縮減了對暴力案件的減刑空間。

黃之鋒(左)上訴得直後,批評終審庭判詞是「糖衣包裝的嚴厲判決」。何君健攝

Q3:如果本案在2018年歷史重演,在新的量刑指引下會怎樣判?雙學三子會否入獄?

江樂士表示,如果公民廣場案歷史重演及視乎求情因素,「有很高可能性判處監禁」。他表示,結論是建基於被告有預謀、有數十人衝向限制區域、打開東翼廣場的大閘所用的力度、犯案持續的時間(12分鐘)、未理會警方而停止行為、有保安員受傷(其中5人申請病假)、被告在案發中積極角色,包括扮演領導角色及鼓吹他人參與。

值得留意的是,判詞中並無直接探討雙學三子案衝入公民廣場是否「暴力」(也不應該探討),終院只說上訴庭有權覆核已呈堂證據,得出事實判斷來判刑,包括應合理預期衝擊保安及警員無可避免引致暴力情況等。

Q4:新的量刑指引何時生效?對雨傘運動案件及新界東北案是否有影響?

上訴庭去年8月頒布新的量刑指引時,當時並無列明生效日期。根據今次終審庭判詞,新的量刑指引由於有追溯力對被告不公。所以新指引將對去年8月後發生的非法集結案才有約束力。

上訴庭在反新界東北案中,同樣與公民廣場案採用新的量刑準則,能否因不應追溯力而撤銷控罪?江樂士表示,上訴庭在東北案採用了新的量刑指引,可以是終審庭批准上訴許可的理據,但他認為,上訴庭新界東北案情較公民廣場案嚴重,包括持續衝擊、造成多處損壞要數十萬元修復、警員遇襲、一名保安員送院,「如果只係簡單地恢復原審判刑,我會感到非常意外」。終院常任法官李義在批准東北案餘下被告保釋申請時也表示,東北案與公民廣場案情況不同,雙學三子上訴得直不會影響東北案。

值得留意的是,戴耀廷等佔中九子面對的控罪並不是非法集結,而是公眾妨擾或串謀、煽惑公眾妨擾罪。江樂士表示,後者是截然不同的控罪,而終院在本案只限於澄清是否需要「強調阻嚇及懲罰牽涉暴力的大型非法集結案」,看不到如何影響佔中九子案。

江樂士認為新界東北案情節不同,難以同樣恢復原審社會服務令的裁決。政府新聞處圖片

Q5:不認罪會否影響求情減刑?

與訟雙方在上訴庭上,曾經爭拗過去即使行使權利不認罪,也不影響求情時判斷被告是否有悔意。但上訴庭在判詞認為,真誠悔意是接受社會服務令的「先決條件」,而雙學三子定罪後仍然質疑控罪是侵犯人權,或他們有權進入公民廣場,最終被法庭視為沒有真誠悔意。

上訴庭釐定悔意的判刑指引時,留有餘地未斷言不認罪會否影響不獲減刑,只說法庭會「小心考慮」,及含糊地表示「法庭雖然不會單單因為他曾抗辯便必然否定他有悔意的說法,但法庭亦不會輕易接納他對其所作所為真心感到後悔。」(上訴庭判詞第147段)不過,上訴庭認為如果被告定罪後堅持質疑刑事檢控不正當,及堅持清白,則不會接納被告有真誠悔意。終審法院同時採納上訴庭觀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