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虐兒系列之六】「救救孩子」十大建議 兒童事務委員會須具法定權力


 

就防止虐兒的議題,關注人士多年來提出各項倡議,當局卻遲遲未有行動。眾新聞訪問倡議者包括:兒童權利委員會主席雷張慎佳;防止虐待兒童會署理總幹事黃翠玲;立法會議員兼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主席張超雄;教協副會長、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高級講師莊耀洸律師,他們合共提出十大方案供政府參考,希望當局認真「救救孩子」。

政府計劃今年年中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四人均希望委員會不是一個花瓶,而是具有法定權力。

眾新聞綜合多名專家,就處理虐兒問題提出十大建議。

1.  兒童事務委員會須有法定權力

聯合國建議香港成立獨立、可持續的兒童事務委員會。等了多年,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料今年中會出現。

雷張慎佳:「有效」/成功的兒童事務委員會必須有先決條件,包括有法律授權的認受性;獨立、問責;高透明度;可持續發展;有社會充份參與;就如香港平機會一樣為法定機構及得到四條法例(《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授權。

現時特首希望成立的兒童事務委員會,卻有不少前設,譬如沒有法律配合或法律框架授權,並非獨立於政府,而且沒有專員全時間負責。我擔心它可能變成勞工及福利局屬下眾多委員會之一,未能廣且深地探討問題,相反可能只有如花瓶一樣、未敢批評政府做法,甚至令有心做事的人產生挫敗感。現在全球近80個國家或地區設有兒童事務委員會,澳門亦於2016年成立婦女及兒童事務諮詢委員會。香港其實早於兩屆立法會一致通過,卻白白浪費10年仍未成事。

黃翠玲:政府必須賦予年中成立的兒童事務委員會有法定和足夠權力,去調查嚴重及死亡個案,全面檢視保護兒童法例,確保政策與時並進及服務到位。

張超雄:兒童事務委員會必須由專員領導,獨立於政府及有法定權力,方可作出調查、反省及警惕政策漏洞、提出改革。如由政府主導及委任,則只能協助政府推出計劃,未能站在兒童立場為兒童發聲。

莊耀洸:必須要有專門保護兒童的主要機制,由專員領導的兒童事務委員會,那麼法律、政策與措施才可以真正邁向對虐兒「零容忍」。

2.  成立兒童中央數據庫

香港沒有兒童中央數據庫,警方、醫護、學校與社福人員各有資料,大家定義不同,難作比較。

雷張慎佳:建議成立兒童中央數據庫,以數據、證據為本,配合臨床經驗,對未來政策、資源調配等作針對性的研調。既然聯合國公約將兒童定義為18歲以下人士,香港政府就應該要知道18歲以下人士的人口結構及分佈等數據。聯合國亦建議香港設立中央兒童資料庫,但政府只敷衍回應。香港精算出色、統計處有許多精確資料,為何不可以配合兒童事務?

黃翠玲:現時資料散落不同政府部門,並因私隱條例難以互相流通,建議成立中央數據庫從而作出整合與研調,了解及評估兒童人口結構、家庭與社區需要,針對各政策範疇制定具體兒童發展政策、策略和指標。

3.  全面禁止體罰

黃翠玲:不少家長虐兒與嚴重體罰個案均是從輕微體罰開始,建議政府立法全面禁止體罰,同時加強及裝備父母正向管教的能力。立法禁止體罰並不等同把所有施行體罰的家長關進牢獄,而是要傳達體罰是社會不接受的所謂教導孩子的方法。如何處理違法的家長是可以因情況而定,例如強制家長接受教育及社工的跟進等。

莊耀洸:聯合國建議締約國優先考慮消除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兒童行為,包括家長體罰。現時全球多個國家已經禁止體罰,香港法例雖然已禁止教師或社工等對兒童體罰,惟家長若對子女進行「溫和而合理」的體罰,在普通法下則不算虐兒,社會當作沒事發生。其實如果能夠全面禁止體罰,處理個案的難度將大為減低,而家長不作輕度體罰,也就較難出現嚴重體罰。可見只要制度上每個細節有些微瑕疵,最後的結果會出現很大落差。

今年成立的兒童事務委員會,專家希望它不會有名無實。何君健攝

4.   加強個案檢討機制與設立調查委員會

現時香港只設兒童死亡個案檢討機制,倡議者認為並不足夠。

雷張慎佳:就臨臨事件及其他嚴重虐兒案件,兒童權利委員會呼籲政府設立調查委員會。

黃翠玲:現時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的建議大多是教育性質、沒有任何約束力,尤其在改善制度方面。另外,政府亦需對嚴重個案設立檢討機制,能作即時檢討和回應,不應只在兒童死亡後才作檢討。

張超雄: 10多年前天水圍倫常慘劇後多方爭取檢討機制,然而機制至今仍然滯後。兒童死亡檢討委員會往往於事發後5年才出報告,只調查死亡個案,其他嚴重個案都不包括在內,並且只有整體報告,沒有獨立個案報告。另外,其實特首有權引用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透過呈現事件以進行政策檢視及改善建議,而不是以追究責任為目的,建議做法近似南丫島海難或鉛水事件。

5.  加強資源配套

雷張慎佳:守則或指引需要配套,包括人手、資源;督導、監察等,方可以起作用。

莊耀洸:社福配套、尤其是資源配合最為重要,否則即使完善法律,法律也只是空文。

6.  檢視現行教育條例

黃翠玲:建議政府檢視現行條例,將幼稚園與中小學看齊,納入同一申報機制。同時要強調,如果懷疑缺課是因為家庭問題,為確保適時介入作出跟進及協助,無須等待7天才轉介適當的機構。

7.  改善個案轉介機制,為學校提供適切支援

黃翠玲:現時「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沒有清晰界定轉介和查詢的分別,以及列明程序,故需加快檢視「指引」的不足及不清晰地方。另外,「指引」未必可涵蓋所有情況,同工必須以兒童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而多走一步。

8.  增撥資源擴展社工人手至小學及幼稚園

黃翠玲:建議政府增撥資源,擴展社工人手至小學及幼稚園,並加強幼稚園及小學教職員在辨識及處理虐兒方面的培訓、督導及指引。

9.  加強早期預防工作

雷張慎佳:加強及檢討兒童身心發展家庭探訪計劃、家長配偶工作坊、家長子女工作坊、家長教育、子女教育、輔導、心理治療。在眾多有新生嬰兒的家庭中,除了集中跟進高危(例如濫藥、未婚生子等)家庭外,亦應照顧一般家庭。

黃翠玲:建議政府需投放更多資源於早期預防服務,尤其對危機組群更應提供適切的支援服務。另外,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實施多年,應該是時候檢討涵蓋的危機組群是否全面、支援配套是否恰當。

10.  加強專業人員的培訓及各方交流

雷張慎佳:透過兒童權利學堂向公務員及政策人員介紹兒童權利,期望公職人員可以推動社會關注;另加強對私家醫生、牙醫等講授虐兒指標。加強跨政府部門、專業、民間交流,避免各自為政。

黃翠玲:建議各大學院校設辨識及預防高危和虐兒為必修科,以有關的知識裝備各專業人士。

外國處理虐兒的做法,值得本港參考。網上圖片

外國例子一覽

聯合國標準

《兒童權利公約》第19條:......採取一切適當的立法、行政、社會和教育措施,保護兒童在受父母、法定監護人或其他任何負責照管兒童的人的照料時,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殘、傷害或淩辱,忽視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剝削,包括性侵犯......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第13號一般性意見(2011年)兒童免遭一切形式暴力侵害的權利;每一國家直接與兒童接觸的人,特別是專業人員須舉報暴力事件、疑似暴力事件或暴力風險。真誠報告後,還須有相關程序,以確保提交報告的專業人員受到保護。

聯合國對香港的建議

聯合國就香港落實兒童權利公約的審議報告,建議香港訂立一套整全的兒童政策及策略;清晰的人手、行政、撥款等的預算;一個中央的兒童資料庫;一個獨立、可持續的兒童事務委員會。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就香港報告的審議結論 (2013審議結論),委員會回顧聯合國暴力侵害兒童問題研究報告中的建議(A/61/299),建議締約國優先考慮消除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兒童行為。委員會還建議締約國參照委員會第13號一般性意見(2011年),並且著重:......(b) 採用國家協調框架來處理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兒童行為,包括強制報告所有案件和採取必要的後續措施。」(段47)

英國

- 2001年Victorian Climbie受虐案後,英國兒童法於2004年制訂。

- 兒童事務委員會先後於英國各地成立,由專員率領。

- 於2016年立法懲治容許兒童受虐死亡而不採取行動的人,以懲戒那些容忍暴行、令拯救兒童行動延遲的兒童照顧者。

- 成立兒童數據庫。

美國

- 社會服務局(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於所有州分設有保護兒童組(Child Protection Services),由專責隊伍負責跟進,有社工家訪,必要時連同警員將兒童帶走,類似香港80年代的郭亞女事件。

挪威

- 率先於1981年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以法案指定委員會落實維護兒童權益的範圍和方向,使專員獲授權及社會認受。委員會可持續發展,並有兒童參與。

澳洲

- 於人權委員會下成立兒童權利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ct 1986」授權專員職權範圍。

 
瑞典

- 由1979年起立法全面禁止體罰兒童,訂立清晰社會底線,從此市民態度及行為改變,大部分市民認同體罰惡果,放棄體罰。

 
澳門

- 於2016年成立婦女及兒童事務諮詢委員會。


全球

- 79個國家或地區已經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其中30個有獨立的委員會,另外49個將兒童事務委員會設於人權委員會之下。

- 已有53個國家全面立法禁止體罰兒童,另有56個國家準備立法禁止。【系列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