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吓?高爾夫球場係生態天堂?


 

【撰文:敖鋅琦】
作者為園境設計師

近日有「樹木專家」在電台評論粉嶺高爾夫球場生態及景觀質素高,像天堂一樣,鏟掉起樓實在可惜。在下才疏學淺,但畢竟略懂樹木及環境科學,在此提出少少疑問,還請指教。

專家提到在場有過百棵「冠軍級」古樹,以及豐富生態資源。先講生境:我負擔不起一年千七萬的會費 (根據林超英先生臉書分享) 所以不能進入查看,但單以下幾點,還是可以猜個大概:

1)這是個草地多樹群散落的高爾夫球場
2)這是個需要經常緊密打理,除草,施肥,滅蟲以維持其一致度的高爾夫球場

球場內的樹木。維基百科照片

高爾夫球場需要頻密的人工打理,過程中必會用到不少非organic成份的農藥及肥料,對土地造成損害。加上一般高爾夫球場裡,對草地的保養比對樹嚴謹,有樹木知識的人皆知,吸收水及空氣的樹根長在地面附近,會和草根「爭位生」,邊個會爭贏?當然是經常接受非天然施肥的草霸王了。所以,找到一個good for tree growth的高爾夫球場是非常不容易,當然也有很多adaptation 例子,但在此不述。

至於生態資源,到底一個常常滅蟲的球場會有多少生態呢?我看畢該報道只質疑專家和我對生態的認知不一。我對「生態資源豐富」的認知是生命,是 biodiversity生物多樣性。以一塊170公頃的人工打理的「生境」,大部分土地經農藥洗禮,沒有清澈水源,也許閒時有鳥停在枝頭愒息,但怎看也不似南生圍及塱原般能提供天然優質生境吧?是否真的這麼罕有,罕有過海岸,農地,及郊野公園邊垂?更諷刺的是,連顧問報告都如是說:「只要土地分配得宜,可以完全避開生態熱點。」(亦只寥寥數句,沒看出有多熱。)

資料來源:發展新界北部地區初步可行性研究Executive Summary

再談樹木:上圖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呈交政府的報告內,有關場內樹木的短短篇幅,提及場內的80棵有機會能篇入「古樹名木冊」的古樹,及84棵珍貴品種。就算也只有寥寥數字,我也不質疑其真確,因為要被成為一棵專家口中的古樹不算困難,在發展局相關指引下,只要該樹胸徑超過一米,或其種植日期能被追溯回100年之前,便能冠以「准古樹 (Potential Old and Valuable Tree)」 之稱。雖然,一棵樹能長到這麼大小還是不容易的,但要成為一棵能登記在冊的「古樹名木」是否只憑腰圍判斷呢?根據康文署列出的古樹名木登記門檻,除了以上數據,還要評估該樹現時的健康狀況及環境價值。而報告中沒有任何樹木驗身報告及樹木照片,專家何以判定他們是「冠軍級」呢?人人有奬拎,分豬肉麼?是否棵棵也有保留價值?總不會把垂死的老樹硬列為古樹來保育吧?君不見大埔林村及九龍公園那棵吊住條命的細葉榕,多沒尊嚴,就不能好好讓他壽終正寢?

球場內的榕樹。維基百科照片

報告又提及在場有84棵珍貴品種的樹,就算不能砍,是否不能移?現場樹木散落,樹根無法互相支援,如果把他們移在一堆生長,同種相鄰,激發更多地下微生物交流,又是否更有利他們生長?

要起樓便要鏟平自然絕對是偽命題。規劃是資源分配的藝術,亦有多種手法:結論不同,在於把甚麼資源放在首位,及有沒有好好利用其潛力。在下園境出身,我認為只要好好利用 landscape planning手法,將土地及以上環境資源、歷史資源分配得宜,這些無辜被利用成擋箭牌的難題絕對可以解決。那些美麗的大樹,經規劃後也許可以為公眾遮陰,發揮更大人文效益?又或者新發展時可以種多些本土果樹,為鳥兒提供更多合適糧食,擴大附近生境?這些想像,想起也覺好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