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廣告牌殺人事件》——憤終究是要泄


 

看美國片其實要好大勇氣,要忍受語言無味和暴力,是鴻生其中一種最難忍的。美國片《廣告牌殺人事件》雖然也是 F 和 C 滿天飛,但絶對是好戲一場。

唯一要彈是中文譯名,原名 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只要入過塲就知道,欠譯「三塊」,神韻盡失,「殺人」就更是差天共地得令人神共憤,那三塊廣告牌說到底其實是救了人。

電影乾淨俐落,一開始便是由Frances McDormand 飾演的Mildred,拿着五千元去租三塊廣告牌,在小鎮路上紅底黒字寫着 "RAPED WHILE DYING"、"AND STILL NO ARRESTS"、"HOW COME, CHIEF WILLOUGHBY?",紅紅刺十一個字控訴警察調查不力、Mildred 女兒被姦殺案多月無寸進。

Mildred 面容枯乾、永遠頭巾加工衣、廢話少説、獨來獨往的戰鬥格,她不説話你都感到那股仇恨入心要發芽的氣場,三塊廣告牌未開始令警察認真調查,卻已把仇恨漫延整個小鎮。

Mildred 越鬥越強,那怕牧師牙醫前夫瀕死差佬軟硬兼施,一律無面比,以牙還牙,十倍奉還,你鑽我副牙我鑽你手指,你燒我廣告牌我燒你警局,總之你要幫我找殺女兇手。

就是憑這股張力,令觀眾也十足投入這場沒完沒了的仇恨報復當中,被迫得無法去靠那一邊站,女兒慘死的母親有多失去理智、有多冷血,旁人也絶無資格講風涼話,時日無多的警長有心無力,你可以怪他嗎?符碌半生的警員茫無頭緒只因做回自己。觀眾也糾結,無法在一發不可收拾互相仇恨的困局中看到出路。

傷痛沒有處理,化成憤怒是必然,Mildred 喪女如是,Dixon 喪失恩師Willoughby 如是。傷痛、憤怒因死亡而生,最後也因死亡而消退,Willoughby 自殺無意間把Mildred 和Dixon 的仇恨推到沸點,也因之把Mildred 和Dixon 叫醒了,結局更化敵為友。

憤終究是要泄。我不敢想像Mildred 如果沒有打這場硬仗,Dixon 如果沒有衰到貼地,他們的人生將會怎樣的更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