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空污追兇】巴士車長多患呼吸系統毛病 醫生:戴口罩零幫助


 

「健康空氣行動」研究發現,馬路上其中一種主要空氣污染物二氧化氮(NO2)的濃度,持續均介乎於120至150微克/立方米,比世衞標準高逾兩倍。對於長期在馬路上工作的巴士車長有何影響?他們又如何自救?

有份參與研究的兩名車長接受眾新聞訪問時都指,行內不少人都患有呼吸系統毛病,他們平日行車時經常覺得喉嚨乾涸、鼻子癢、咳嗽,出入隧道更容易感到疲倦。其中,自幼就患有鼻敏感的羅志輝,入行數年後病情明顯惡化,近年要恆常服藥控制病情。惟空氣污染對健康的影響,往往不會即時浮現,而是日積月累而成,他們亦無從確定上述健康問題與空氣污染的有多大關係。

受訪車長指,他們一般會用戴口罩、多飲水、用冷毛巾抹面等方法,來應對空氣污染帶來的不適反應。不過,醫生指出,空氣污染物是可吸入的(respirable),馬路工作者避無可避,即使戴口罩亦「零幫助」,根本的改善辦法是政府帶頭推動減排。 

【空污追兇】專題報道:hkcnews.com/roadsidepollutants/

面對馬路上的廢氣,不少巴士車長都選擇戴口罩「自保」。不過,醫生指,除非戴N99口罩,否則一般口罩無法起保護作用。

現年60歲、駕駛巴士超過20年的城巴職工會外務理事長、城巴車長羅志輝(輝哥),入行之前已經患有鼻敏感。輝哥指,以前鼻敏感病情較為輕微,只有轉天氣的時候才會發作,他不需要恆常吃藥。不過,他入行3、4年後,已逐漸感到鼻敏感惡化,而近7、8年情況更差,他目前一個星期要吃兩日鼻敏感藥,「鼻敏感最嚴重,食咗(鼻敏感)藥都OK嘅,但過兩日又打乞嚏,要再食藥。」

輝哥主要駕駛99(筲箕灣至海怡半島)、592(銅鑼灣摩頓臺至海怡半島)、171(海怡半島至荔枝角)巴士線。他指出,隧道口往往空氣質素較差,他駕駛行經香港仔隧道及紅磡海底隧道的171線尤其覺得辛苦,「由海怡半島開出,去到海底隧道突然塞車,等幾分鐘都冇乜嘢,但幾分鐘之後,出嚟就開始流鼻水,或者個鼻癢,最易(鼻敏感)發作就係嗰時。」

輝哥表示,他行車時會盡量行左線,避免「迎面」吸入前面車輛車尾右邊死氣喉排放出來的廢氣。平日駕駛時,他間中感到喉嚨「涸」,唯有盡量多喝水,舒緩情況。他亦定期看醫生跟進鼻敏感,「醫生話,除非你去啲空氣清新啲嘅地方,如果唔係都好難根治到,始終出面空氣都比較污濁,對鼻敏感有影響。」對於「健康空氣行動」的研究發現馬路空氣污染嚴重,輝哥坦言不覺得太緊張,「我哋日日都咁揸車,已經有慣性。」

同樣今年60歲的巴士業職工會聯盟主席、新巴車長林錦標(標哥)則表示,過去缺乏資訊,一直不清楚空氣污染的嚴重性,今次與「健康空氣行動」合作研究,他希望得到更多相關數據,推動加強對車長、乘客的保障。「我哋巴職聯方面都會向運輸署、環保署同巴士公司開會,商討車廂裡面空氣質素符唔符合安全,我諗好多乘客都唔會知道原來有咁嘅事。」

據入行40多年的標哥觀察,不少伙記都「無緣無故」有上呼吸道毛病,「有啲(原本)好健康嘅伙記,都患呢啲疾病。其實呢啲係累積嘅。」他目前身體情況良好,惟容易患傷風、感冒。

標哥駕駛時會開窗及開生風,亦會全程戴口罩。「空氣好乾涸,我成日都要飲水。好多伙記都帶定水上車,一擺低架車就飲啲。」他續指,人多繁忙時間或下雨天,空氣會比較侷促,駕駛時容易昏昏欲睡。「入隧道係最辛苦,有好多伙記入大老山隧道,一入去成4、5分鐘先出到嚟,啲伙記好辛苦,通常都帶定啲食物、有啲冰巾(凍毛巾),我哋整定去,一有唔妥就抹面。」

參與研究的4名巴士車長,他們帶著的NO2監測盒子於執勤時錄得的讀數介乎122.3至145.7微克/立方米。任職車房技工的梁錦強(強哥)亦有參與研究,他攜帶的盒子在車廠錄得的NO2水平亦高達133微克/立方米,與馬路情況不遑多讓。

強哥現年55歲,入行逾30年,見過不同年代、不同型號的巴士。他憶述,入行早期所見的巴士,會排放大量黑煙,「我經常收工呻鼻涕,張紙巾都黑晒。嗰個年代好犀利,嗰時啲車冇咩指標,冇咩監察呢啲煙嘅排放。」90年代香港陸續引入歐盟巴士後,情況已大有改善。

強哥坦言,以前對空氣污染物的認知不多,「淨係知道係黑煙,污糟邋遢,唔好吸咁多,盡量避免……但可能以前後生,就少啲(病),但到年紀大,我30歲嗰時,就喉嚨聲沙、咳、心口翳焗,周不時都有。」他引述醫生稱,他有上呼吸道疾病的病徵,但成因不明。強哥指,行內不少人同樣有咳嗽、聲沙等問題。

他認為,空氣污染對人體的影響很「無形」,「唔舒服有試過,但係咪關乎空氣質素,我哋證實唔到。」對於今次研究的結果,強哥直言不感到驚訝,但仍會擔心,「唔擔心就假,自己健康嚟㗎嘛。年長累月吸埋呢啲嘢,始終對人體有害。但現階段政府對動力唔係咁強,用電動車嗰啲唔係推得好強,我哋香港市民,難聽啲係要面對現實,都要捱住呢啲(污染物)。」強哥認為,巴士公司及車長在馬路空氣污染方面可以做的有限,但對於車廠內的空氣污染,技工的角色亦較被動,惟巴士公司可以設置空氣監測器,並改善抽風系統,令排氣口遠離車廠,「而家抽死氣、吸生氣(口)都係喺工場門口,啲風一吹,排出去嗰啲死氣又吹返入去,困喺裡面。」

巴士車長均指,隧道是空氣質素差劣的「黑點」之一。資料圖片

在中環私人執業的兒童呼吸科專科醫生譚一翔坦言,對於大氣中的空氣污染物,市民可以做的防範措施很少,「除非你唔出街,但仲要希望係你屋企個空氣環境好啲喎,一係你離開香港。」至於路邊空氣污染問題,一般市民則有辦法避免,「你知道路邊污染情況邊度最犀利,你可以唔去嗰度,呢個係我哋大家唯一自保嘅方法。」不過,戶外工作者就避無可避,「揸車嗰啲都可以喺架車都裝個空氣清新機,但如果係喺路邊工作,譬如掘路,咁就冇得搞㗎喇。」

有巴士車長會戴口罩防廢氣,不過,譚一翔指,除非戴N99口罩,否則一般口罩毫無作用,「戴口罩個幫助係零,因為空氣污染啲塵粒係respirable(可吸入的)。」

「NO2好大問題係(來自)汽車廢氣。近年政府曾經試過一段時間推動電車,但唔知點解佢突然之間停止咗個進展,電車增長自然唔係有咁多。車嘅數目一路增加,NO2自然係搞唔掂,一定搞唔掂……喺香港咁講求效率,你叫啲揸車嘅唔好揸車,搭車嘅搭少啲車,呢個係好困難嘅。政府要帶頭做(減排措施),例如立法,或者提供incentive、津貼,令到佢(司機、乘客)有興趣、有好處,咁先會有機會。」譚一翔早已留意到交通引致的空氣污染問題,他身體力行減少駕駛私家車,近年亦改用電動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