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小肥張是來統戰的


 

大年初四傍晚,收到幾位行家的來電,告知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前副社長張浚生當天下午在杭州心臟病發逝世的消息, 接著就問我知不知陳方安生和彭定康有沒有回應,又問我對他有什麼回憶 ?

這個消息來得很突然,真的要些時間整理一下腦海中的印象。

張浚生,記者口中的「小肥張」,對我們這些跑中港新聞的老記者,是個多麼熟悉的名字。當年中英爭拗,我們差不多是朝夕都見面,然而回歸後他重返母校浙江大學擔任發展委員會主席,沒有再聯絡,一 切都是在記憶之中。

記憶中,這位許家屯社長的左右手,當年新華社宣傳部長,其中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應付中方又愛又恨的香港記者。我們像蜜蜂一樣,死纏爛打,沒有新聞,誓不罷休。許社長和張浚生有任務在身,就是南下打開香港的局面,爭取香港人的信任,簡單地說,就是來香港搞統戰,所以明知山有虎,也偏向虎山行。見到香港記者,小肥張總是哈哈大笑,連罵人也笑著罵,當然痛罵肥彭「既要當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時面口會黑一點。

記憶中,中共從來沒有什麼發言人制度,張浚生可能是第一人,有問必答。

記憶中,後來升了職當副社長的張浚生, 89民運後沒有跟許家屯 去美國「旅行休息」,卻有份參與文匯報社論開天窗,僅刊「 痛心疾首」四個大字的事件。張浚生從來不害怕和民主派人士打交道,司徒華、李柱銘,劉慧卿左中右都歡迎。中國當年肯定沒有今天的強大,他卻有膽色和不同陣營打交道,反觀今天的中方官員和親中人士就敵我分明,據稱他們連在立法會打個招呼,同枱吃飯也沒有了。

記憶中,小肥張和許家屯都跟香港的政商界十分友好,所以他回母校浙大搞發展,可以說是如魚得水,香港有錢的浙江同鄉多的是,查良鏞也被他拉了去浙大當文學院院長。

記憶中,當年有份參與中英談判及平穩過渡的中方官員 (周南及陳佐洱等較例外),他們都對香港有一份感情,許家屯、李後、魯平、柯在鑠、張浚生及一些香港記者很尊重的內地基本法起草委員,他們都較開放,願意聽香港人的說話,向中央反映,替香港人爭取。這些懂得愛護香港,珍惜香港的共產黨員相繼逝去,真是正如張炳良前局長形容,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有記者去年在杭州訪問張浚生,他提醒香港人:「既要看到自己的優勢,同時不要迷戀過去的相對優勢;既不要自高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還有一次,他與傳媒交流時被問到怎看有人定性佔領行動為「顏色革命」,他形容是「談不上」,稱佔領行動沒這麼大能量,「更別說是甚至顏色革命」;又指佔領行動極其量只可以說為香港帶來干擾,包括經濟與港人生活。共產黨員沒有自由意志,一切高舉黨的最高指示,他們真實的一面我們從沒法知道,但放在眼前,我記憶中的張浚生還是罵人都笑嘻嘻的 那一位中方官員。

回到行家的問題,陳方安生沒有和張浚生正式打過交道,沒有什麼可 回應。彭定康不愧是位西方政治家,記者問到,即時回答:"I offer my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向張浚生家人慰問。

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