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比起新加坡台灣,中國春節的「年味」越來越淡了


 

「春節假期過半中國電影票房已超30億創歷史新高」,「年初一全國電影票房破13億打破全球當日票房記錄」,這個春節,電影票房收入再創新高讓中國官方輿論稱道,以顯示人民文化生活水平充裕,經濟欣欣向榮。且不論經濟越差電影票房越好的「好萊塢黃金法則」,單說如果你在中國過春節的話,除了聚在一起吃飯吹牛,還真沒啥可做的了。

就我所生活的上海而言,市區早就禁止燃放煙花爆竹,人們也省了這一筆開銷,但卻讓除夕的夜晚變得異常寧靜。購物越來越便捷,我媽媽也不再會自己做湯圓包餃子,而改為買半成品現煮。春節親友聚會,實在不知道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能幹些什麼——那就只剩下去看電影這一個「合家歡」選項了。路上人流量也低了不少,不少人都選擇外出旅遊,在旅遊景點的上海本地人還剩下幾成,還真說不好。在上海過年,「年味」真的少了不少。

然而,海外華人的春節卻讓我眼前一亮。由於女朋友是新加坡人,所以我現在開始關注新加坡的一切。相比起上海的「冷冷清清」,似乎新加坡的農曆華族新年更加熱鬧。雖然公共服務機構的中文翻譯常常洋相百出,(最新一個案例是當地文禮地鐵站將"Top up unavailable here"翻譯成「此處不可收拾」,正確的翻譯因為「此處不提供充值服務」,但女朋友對於新加坡春節的描述,卻讓我覺得很有意思。

新加坡牛車水的春節裝飾。照片由黨琦提供

傳統華人區牛車水熱鬧非凡,張燈結綵路上掛滿了鳳梨造型的裝飾物。「鳳梨」因其金黃色澤被南洋人稱為「黃梨」,而在老一輩南洋人多操閩南語中,「黃梨」又音近「旺來」,這一好綵頭,讓鳳梨已逐漸取代大紅燈籠成為了南洋人春節裝飾首選。除了閩南語的寓意,粵語中,「柑」與「金」諧音,春節送柑橘即象徵著「送金」,吉利、好運來,這也成為了新加坡華人表達祝福的符號。大年初一,小朋友們會拎著裝有柑橘的福袋走親訪友拜年,十分有趣。新加坡本土設計的紅包也很有特色,比中國大紅色老土紅包不知道洋氣到哪裡去了,收藏設計精美的紅包,也可以成為一個很不錯的愛好。

照片由黨琦提供
照片由黨琦提供

自從「白目市長」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長後,每年的台北元宵燈會都很吸引我的注意。從第一年「福祿猴」身上播放令人捧腹的柯市長經典撓頭動作,到去年賣可愛的「小奇雞」,今年的「幸福魔力狗」很是讓人期待。

2016「福祿猴」

2017「小奇雞」

2018「幸福魔力狗」

相比起台北,上海城隍廟每年元宵節的「民俗燈會」卻一如既往的醜,除了外地來滬遊客或者本地人順路經過,相信已經沒有多少上海年輕人有興趣專程前往參觀——在那些老氣的造型前自拍發朋友圈,會被同齡人嘲笑吧?!而比起來,台北元宵燈會更潮更吸引人,讓人看到一個欣欣向榮、敢於創新試錯的城市。

對比今年中港台星四地領導人春節講話,也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香港由於節前發生了死傷多人的嚴重車禍,林鄭月娥僅低調的發表了「平裝版」的春節講話,蔡英文則借花蓮地震呼籲台灣民眾團結重拾信心,李顯龍通過尊老愛幼的傳統家庭價值觀談新加坡老年人福利和培育下一代問題。美國總統特朗普也發表講話祝賀美國華人農曆新年快樂。

而在春節的發源地中國大陸,領導人並沒有在春節發表全民講話的傳統。除了「八九事件」後,剛上任不久的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總理李鵬突然出現在央視春晚直播現場並發表拜年講話外,每年春節前夕,國家領導人只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春節團拜會上發表「重要講話」。這種「團拜會」的形式始於延安,據傳毛澤東為了杜絶下級向領導送禮拜年而影響工作,便在年前將領導(現在又增加了「老領導」)召集到禮堂,每人一碗清茶開展「團拜」活動。八十年代後,春節團拜會的出席人數往往超過4000人之多,於「人民大會堂齊聚一堂」,2012年之後降為2000多人。嚴格意義上來說,這類向老幹部和社會精英們拜年的形式,與海外地區的領導人發表電視講話向全體市民祝福新春又有所不同。

明年考慮去新加坡過年重新找回春節的感覺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