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我行花未開——陳健民


 

陽春三月,杜鵑花開遍中大山頭。快將投身社會的大學生仍一臉青澀,披著畢業袍,成群在花前留影。

時光倒流40年,陳健民都曾經在這個山頭讀書、上莊,渡過青蔥熱血的4年。他畢業後做了幾年社區工作,隨後赴笈美國耶魯大學,攻讀政治社會學及中國研究。六四後香港出現移民潮,陳健民卻在1993年逆流回港,在中大任教社會學系至今。在過去的四分一個世紀,他以公共知識分子的身份,在中、港推動公民社會發展。

由陳健民推動、最為港人記得的一場社運,是4年前的佔領中環運動。因為這場佔中,即將「登六」的陳健民今年底要面對一場審訊,他可能因而身陷牢獄。陳健民今日在逸夫書院周會演講,表示對這場審訊抱持「比較悲觀」的態度。「究竟下個學期仲可唔可以教得晒書,都係一個好大嘅疑問。」

半生在校園、社會深耕的陳健民知道,他未必會等到開花的一天。 

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與另外兩名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朱耀明,各被控以「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三項控罪,案件定於今年11月19日正式開審,預計審訊為期20日。三人曾申請撤銷「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一罪,惟遭到法官拒絕。陳健民在會上坦言,對於審訊結果「比較悲觀」。一旦罪成入獄,今個學期便是他在中大任教的最後一個完整學期。

陳健民今日應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邀請,在山頂逸夫書院大講堂內作周會分享,除了滿堂中大學生,還來了多名中大社會科學院的教職員、陳健民的舊同窗。周會前後,陸續有觀眾邀陳健民合照留念,場面頗有「告別」意味。

講堂外陽光明媚,官司纏身的陳健民一貫從容,以「以知識介入社會」為題演講。這個題目由他所訂,「以知識介入社會的學者」,其實亦是他在個人網站對自己的說明。 學術與政治,於他猶如魚與熊掌,當中的掙扎與實踐,正好概括了他的前半生。 

陳健民以「以知識介入社會」為題在中大逸夫書院周會演講。何君健攝

陳健民憶述,他初嘗以知識介入社會,是他大學三年級暑假時,與另外兩個同學籌備畢業習作。他們三人都是基督徒,擬定習作題目前曾詢問朱耀明及盧龍光牧師的意見,得知當時東區多人死亡,懷疑與區內沒有醫院、傷者被救護車送院時又因塞車延誤救治有關,他們決定以之為畢業習作題目,著手研究。

那時柴灣有很多工廠,工傷意外屢見不鮮,而當時未有東區走廊,地鐵亦未開通,若有事故,傷者會被救護車經英皇道送往灣仔的鄧肇堅醫院,惟英皇道經常塞車,可能是死亡率高的成因。陳健民於是與同學從各途徑收集工傷數字、入院前死亡數字(death before arrival)、救護車到達現場及醫院的時間紀錄等,果真發現東區入院前死亡數字比其他區為高,而救護車到達現場、送抵醫院的時間都達不到政府要求的標準。他們調查後亦得悉,鄧肇堅醫院根本處理不了重症,傷者如果情況嚴重,會被轉送到瑪麗醫院。他們發表研究結果後,得到傳媒廣泛跟進報道。陳健民尤記得,當時一名衛生署官員被「扑咪」時,只是一手撥開記者的咪牌,冷冷回應一句:「個個市民都想行出門口就有醫院,邊有可能嘅啫?」

「我哋做咁耐嘅一個研究,原來一吓就撥走咗。你要改變個世界,淨係有理據係唔夠。」陳健民自此與當區機構一起推動爭取興建東區醫院,既向官員陳述理根據,又開居民大會爭取民意。適逢政府開始推行地區行政,他們爭取得東區首屆各界別的區議員將在區內興建醫院納入政綱,並定為第一次東區區議會會議的第一項議程。經過近10年的爭取,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終於在1993年建成。該次經驗令陳健民知道,「成功爭取」除了要有理據、有策略,能夠聚集群眾力量,還要抓緊政治時機。

佔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今天也來了聽陳健民演講。兩人當年在爭取興建東區醫院已攜手。何君健攝

差不多10年之後,陳健民以學者身份,再嘗以知識介入社會。當時政府有意在九龍灣麗晶花園附近,興建一座愛滋病診所,遭到區內居民大力反對,政府遂請陳健民了解群眾意見,化解矛盾,最後向政府提交個案研究報告。 

陳健民落區後發現,反對聲音背後,除了是對愛滋病的誤解,還因區議會選舉臨近,有政治力量鼓動群眾。「第一次以知識介入社會,好似係對抗政府咁樣。第二次差唔多係轉返轉頭,幫政府化解一場居民運動。過程中俾我睇見好多問題,我唔會咁盲目相信群眾。即使我都係搞群眾運動,我經歷第二次事件,見到群眾嗰種情緒可以點樣被操弄。」

陳健民一派和溫學者,一直期望透過「良性互動」,開啟香港民主的新局面。不過,他2010年以普選聯成員身份參與中聯辦談判後,他預期的情況遲遲沒有出現,他坦言曾經看不見出路,一度陷入沮喪的情緒。那時,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向他提出佔領中環的概念,他深受觸動,投身其中,那是他第三次以知識介入社會的經歷。

不過,佔中實際上沒有如兩個學者想像般,經過商討、公投、談判、抗命逐步進行,而是由「雙學三子」在罷課行動後啟動,最終亦沒有帶來大眾期望的「真普選」。陳健民今日回顧指,佔中不盡如預期,甚至被形容為「失敗」,但他不會這樣去想,「爭取民主從來都好漫長,唔通你會話,1979年台灣美麗島事件係失敗,因為佢當時冇爭取到民主?唔通你會話,韓國光州事件冇意義,因為佢當時冇帶來民主?大家都知道呢啲運動都係好重要,當時冇即刻爭取到民主都好,堅定咗好多人爭民主嘅決心,好多、好多年,直至民主實現。」他指,這場運動令他最遺憾、最挫折,是社會未能建立商討精神,甚至喪失對話,非建制派中,本土派與「左膠」亦互相攻擊。

佔中案九名被告的案件將於9月17日進行預審,11月19日正式開審。資料圖片

陳健民坦言,他感恩多年來能夠通過知識去嘗試介入社會,過程中有得有失。他又點名多謝楊森及 Juan Linz兩名社會學學者的啟示。陳健民憶述,80年代初他與楊森為馮檢基助選,期間見過累透的楊森睡在一個公屋單位地上休息,令他印象深刻,「當時我覺得一個尊貴身份嘅(港大)講師,竟然可以瞓喺一個公共屋邨地下。」 Juan Linz則是他在耶魯大學的老師,陳健民指,巴西軍政府受到Linz一篇文章啟發,明白民主的重要,結果促成巴西民主化。

周會尾聲,陳健民坦言,他未能預想未來會如何發展,亦不知道自己對學生可帶來什麼影響。「我只能夠講,我盡咗我哋呢代人嘅努力。」他引用中國文學家、佛教僧侶弘一大師離開淨峰寺時寫下的一首詩,寄語台下學生:

我到為植種,我行花未開。豈無佳色在?留待後人來!

 「我哋中國國家主席,未來係冇(限)任期嘅,好似復僻帝制咁。你幾唔鍾意中國都好,香港嘅命運同中國嘅命運係分唔開嘅。我哋香港嘅民主化,一定係受中國影響。究竟去到咩時日先有民主呢?我都唔知道。我只希望,大家將來有一日可以見到花開嘅季節。」

陳健民指,目前他對審訊作出最具體的工作,是將辦公室的書送出去。資料圖片

為了投入佔領運動,陳健民陸續放下多個組織,包括辭去大學兩個推動公民社會的研究中心職務,目前只有教學工作。陳健民在會後指,佔中案在11月19日開審,預計屆時該學期的課程大概只差兩星期便完結,相信學生不會太受審訊影響,相關教學工作的交接未有具體安排,尚待研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