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裁判官:擾亂會議控罪不適用議員 立會自有規則制裁


署理主任裁判官嚴舜儀指擾亂會議致藐視罪不適用於議員。圖為事發時情況。now新聞截圖 

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前年在立法會一個委員會上,搶去時任發展局副局長馬紹祥的文件,署理主任裁判官嚴舜儀今日裁定控罪爭議事項中,擾亂會議致藐視罪不適用於議員身上,強調《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是要保障議員有絕對言論自由發言及行事,任何局限可能構成寒蟬效應。法庭指出,根據《基本法》賦予權力,立法會可自行制裁干擾會議行為,毋須訴諸外間協助或干預,不過對於會議期間的一般刑事行為,法庭仍有權規管。

裁判官將案件押後本月16日再訊,律政司發言人回覆說,會研究裁決及主控官報告,「決定案件下一步去向」。根據程序,律政司仍可在區域法院修改控罪,可向高一級的高等法院原訟庭提出上訴,處理控罪相關的法律爭議,技術上梁國雄控罪仍未撤銷。

如果維持本案裁決的話,或意味推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及部分建制派早前指,在立法會會議期間離座抗議導致會議中斷及流會可能招致刑責的說法。

梁國雄於2016年11月擔任議員時,在立法會房屋和發展事務委員會聯席會議討論橫洲發展計劃時,搶去馬紹祥的文件,馬紹祥其後報警處理。梁國雄之後被控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c)條的藐視罪,指他在會議期間擾亂導致會議中斷或可能中斷。

案中關鍵爭議,是條例中「任何人」(any person)是否涵蓋議員。過去《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條中,曾經用作控告在立法會會議期示威的示威者並成功定罪,例如在參選立法會前的梁國雄、另一名四五行動成員古思堯等,及2014年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控告議員則是首例。

在梁國雄及古思堯案例,法庭確立「任何人」包括公眾人士,而不限於《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17(a)及(b)中出席立法會會議作證人士。對於是否適應在立法會議員,主任裁判官嚴舜儀認為,法庭過去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c)條未詳細考慮,所以法庭仍有空間詮釋。

裁判官接納辯方說法,議員享有言論自由及絕對豁免權,包括立法會會議期間的言論及行為,「任何嘗試透過藐視罪限制(議員的)特權,可能導致延長效應,必須小心處理」。她又特別提醒,梁國雄案中擾亂會議,可能只是擾亂會議的其中一種方式,但考慮控罪範圍時,不應過分側重一次過的事件,考慮《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c)條背景,「任何人」的定義並非如此直接。

裁判官又表示,立法會可以自行規管及懲處干擾會議的議員,維護議會尊嚴,毋須外人協助或干預立法會如何行使權力。例如立法會規管公眾權力源於《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8、17條及20條,而引用17(c)條需要律政司司長同意;根據《基本法》第75(2)及第79(7)條訂明規管立法會自行規管議員行為,前者列明立法會可自行制定規則,後者列明立法會剝奪議員資格的程序,裁判官認為法例框架設計上,賦權來源有明確分別。

考慮法例原意及框架,裁判官裁定控罪雖然適應在立法會程序中,但「任何人」不包括立法會議員。裁判官強調,議員在立法會會議時干犯襲擊、刑事毀壞、恐嚇等刑事罪行,法庭仍可制裁行為,正如辯方認同,法庭對這些刑事行為有管轄權。

在梁國雄搶文件案發生後,民主派議員在會議示威時一度投鼠忌器。例如,去年12月修改《議事規則》時,民主派離座在主席台前抗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閉門會議與議員會面時,曾經提醒議員小心干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導致部分議員最終停止示威返回座位。新界西議員何君堯在會上曾點名引述本案《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條,要求將離座議員記錄在案。梁君彥當時回覆,何君堯條例引述「是正確的」。事後,民建聯蔣麗芸、葛珮帆、工聯會陸頌雄到警察總部報警,質疑有泛民議員涉嫌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c)條及第19(b)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