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李光耀回憶錄》看提升香港人英語水平之道


 

最近,我讀到了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先生生前所著的回憶錄。李光耀先生的回憶錄與一般的回憶錄不同,整本回憶錄將重心擺了在語文政策上,講述新加坡如何發展成一個雙語並重的社會。同時,李光耀先生也邀請了不少新加坡的政要名人,例如孫燕姿、李顯龍、李瑋玲等等,講述雙語教育如何在他們的事業和人生上發揮正面的作用。本書的內容十分豐富,從新加坡仍然是馬來西亞的一個省份到獨立之後一切與教育有關的大小事均有記載。書中剖析了新加坡實行雙語教育的緣由,也分析了實行雙語教育的正確方法。新加坡在七十年代時,雙語教育的成效不彰,在經過多次的改革後,才成功發展到今天雙語並重的社會,這一點十分值得香港學習。

現今香港社會,相信有很多人十分不滿新加坡獨裁的政治體系,但我們必需承認新加坡人的英語水平比香港人為高。香港人的英文能力日漸變差,可說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不少香港人說英文時充斥着「港式英語」的問題,與外國人無法溝通,同時也有不少香港人的英語能力「半桶水」,未能真正的活用英文,只懂得「考試英文」,即是只足以應付文憑試的英文水平。

李光耀先生在回憶錄中,亦坦然承認新加坡其實也曾經面對過上述的問題。在七十年代,不少新加坡人雖然懂得英語,但卻是與新加坡土語夾雜的「Singlish」,外國人很難聽得懂。這種問題,與現時香港人英文水平不佳的問題可說是巧合地相似,故香港可通過新加坡的經驗,嘗試改善英語水平,以提升國際競爭力。

那香港應該如何學習新加坡呢?我個人認為,必需先從教育政策開始做起。要香港人學好英文,必需先做好教育政策,尤其是語文教育政策的改革。就像新加坡人的英文能力以至雙語能力,全部都是從教育政策開築起的。

香港與新加坡的情況不同,香港人的母語是廣東話和繁體字,基本上他們出生起說的第一句話幾乎必定是使用廣東話說出的。廣東話亦是香港文化的象徵,不論是電影、歌曲以及電視劇均以廣東話作為語言,這亦是香港人十分引以為傲的文化。廣東話與新加坡的方言不同,新加坡當時要進行「講華語運動」,是因為當時的新加坡福健話沒有系統規律可言,難以作為一種正式語言,因此政府選擇將之排除。香港的廣東話明顯極有系統,因此我們不需要以華語取代廣東話。當然,香港人有必要學習華語,但不代表香港人需要改變其語言習慣,香港人在學校,以至平日與他人溝通,絕對應該繼續使用廣東話,不應該刻意轉用華語。

我個人認為,要改善香港人的英文水平,首要的政策就是降低香港中文課程的難度,並提高部份學校的英文課程至第一語文水準。為甚麽呢?這必需從香港的考試制度說起。

眾所周知,中文是香港文憑試中的「死亡之科」。縱使香港大部份學生都能操流利中文,但每屆文憑試中仍有接近一半的學生未能在中文取得3級或以上, 結果無法升讀大學。我有一位朋友,文憑試最佳五科有20分,但卻因為中文只有2級而無緣升讀本地大學,這種現象是十分悲哀的。這些未能在中文取得3級或以上的學生絕非沒有能力應付大學課程,平日使用中文亦沒有問題,僅僅因為中文未能取得3級或以上而無法升大學,是十分荒謬的事,會埋沒很多人才,對香港的社會發展可謂百害而無一利。

另外,由於中文科的難度過高,學生可能需要投放大量時間到中文科上研究考試技考,以求在中文科取得3級或以上,變相減少了他們投放在英文科以至其他科目的時間。而研究中文科考試技巧除了有助學生進行考試,實際上不會提升學生的中文水準,是浪費學生時間之舉。

要解決這點問題,必需從中文教學改革開始,我的建議是要將中文科的難度大幅降低以及將中文考試的內容簡化。為甚麽呢?因為學生們平日以中文溝通,日常生活以至在家中亦以使用中文為主,因此他們對中文的掌握已十分足夠,能在日常生活應用中文,不需要學校教授高難度的中文內容。學校應將其寶貴的時間,投放在英文教育上,而非將時間放在中文教育。

課程改革必需大量的時間作研究,正所謂「遠水不救近火」,政府在短期內可以如何解決上述的問題呢?我認為政府應立即將大學入學基本要求中的中文科要求,從3降到2,避免一些能力足夠的學生未能進入大學,埋沒他們的才能。

香港政府在過往曾經倡議進行母語教學,認為學生以母語學習會有更大的成效,因此要求全港三份二的中學改以中文作教學語言。這一項政策可說是降低香港學生英文水準之重要原因之一,皆因學生使用英語的機會少了,他們的英語水平追不上第一語文水準,是必然的。

個人認為,現時三個組別的中學,應在教育語言方面進行改革。第一組別和第二組別的中學,均應將英文課程的難度提高至第一語文水準,並以英文教授大部份的科目,以求令學生在學校中徹底掌握英語。而確實,一些學習能力次佳的學生,難以掌握兩種語言,因次,第三組別的中學則維持母語教學。

第一組別和第二組別的學生所就讀的英文課程,應比現行課程更深入,以求令學生掌握更高層次的英語,而第三組別的學生所就讀的英文課程,則應該比現行課程淺白,避免學生因課程過深而放棄英語。他們將會考同一份文憑試試卷,但會像現時一樣,分為「B1」和「B2」,即「高難度部份」和「一般難度部份」供學生按他們的程度選擇試卷的難度。

另外,由於香港八間大學大部份的科目均以英文教授,學生如果英文能力不佳,掌握大學課程將會面臨極大的困難。因此,政府應將大學入學基本要求中的英文科要求,從3增至4,以確保大學生的英文能力得以應付大學的課程,同時鼓勵學生學好英語。

現今的高官,常常說香港要學習新加坡,又經常責罵香港年青人不思進取,令香港被新加坡追過。確實,香港的確要學習新加坡,但絕對不是學習新加坡的獨裁,而是學其英文教育政策。新加坡一個人口構成以華人為主的社會也做到一流的英文,相信香港一定不會做不到,如果香港英文水平得以提升,競爭力必定大幅增加,對香港以至整個東亞地區的發展均有正面幫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