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戒酒記


 

喜歡長跑也喜歡喝酒,只是個人體質問題,兩者不可兼得,要認真準備參加馬拉松比賽的話, 賽前幾星期都會嚴格控制喝酒的量,最後一個星期更是滴酒不沾。

不知其他跑友如何,在我而言酒喝多了膝蓋會有些酸軟,有點發不出力的感覺。馬拉松是42公里的事,我等市民級跑手(不入流)飲食正常精神健旺要完成也有點吃力,要是兩腿發軟的話肯定中途「上車」給送回終點, 即使再饞咀也得忍耐。

這一回參加東京馬拉松也謹守「酒戒」,賽前一星期滴酒不沾,連sake 、汽泡酒也沒沾半點。心想,這樣的「刻苦」該有些回報了吧! 誰知42公里就是42公里,訓練不足就是訓練不足, 整整一星期不喝半滴酒完跑時間也超過四個半小時,要是再慢一點的話肯定會創出PW(Personal Worst 或個人最差時間),真是揑一把汗。

筆者跑完42公里,在終點來張selfie。照片由筆者提供

賽前要得酒戒,賽後當然要好好獎賞自己。完賽後的晚飯吃的是日本魚料理,點了些來自新潟的sake 好好喝了幾杯,配上碳火輕炙的鰻魚和切得薄薄的鯛魚片,那份饞才算勉強止住。可惜第二天要開車到東京近郊小鎮,還是不能太放肆,小酌幾盒算是圓了心願,也算是喝了慶功酒。

作家村上春樹完成波士頓馬拉松後常會好好喝上幾瓶當地產的啤酒:Samuel Adams,配上一塊美味的牛排作為慶功。這樣大杯啤酒大塊肉的慶功宴的確痛快。下一回有機會跑波士頓馬拉松的話,一定仿效村上先生來個Sameul Adams配牛扒的「盛宴」。

P.S.回到香港才真的好好喝紅酒慶功,跟朋友先後喝了兩瓶好酒,其中之一是心愛的意大利Super Tuscany "Luce Brunello Montalcino 2010"芳醇無比,餘韻悠長得可跟「 馬拉松」媲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