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葉蔚琳自喻「政治白痴」 細說行動幕後部署


 

周一晚(3月5日),葉蔚琳和丈夫劉卓恆那時仍是九巴員工,接受眾新聞專訪。記者相約他們在餐廳,剛見面他們笑問吃了晚飯沒有、要不要點飲品,又跟侍應說說笑笑,表現輕鬆。

翌日,兩人和另外兩名曾參與罷駛行動的車長被九巴解僱,輿論批評九巴「秋後算帳」、「不近人情」。九巴凌晨宣布暫緩終止僱用4名車長的決定,啟動覆檢機制。葉蔚琳隨即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公開信,表達對九巴的不滿,要求政府介入處理。

過去兩周,鏡頭前的葉蔚琳,巾幗不讓鬚眉,擔起抗爭大旗,但她說以往從未參加社會抗爭,形容自己是「政治白痴」、「政治冷感」,「邊個打邊個、邊個代表邊個我都唔知」。記者問她屬於哪一種政治光譜,她反問「咩係政治光譜?」

她憶述過去兩周工業行動的幕後策劃以及盤算,包括曾經想過凌晨去禮賓府門口坐天光。

這張相片攝於本周一、葉蔚琳被炒前一天,在九巴美孚辦公室大堂。沒穿制服的葉蔚琳,身上是卡通衣服。何君健攝

49歲的葉蔚琳憶述,以往投票時有看候選人政綱,丈夫劉卓恆笑問:「真係有睇咩?」葉蔚琳補充,她是跟「師奶傾偈」後才去投票。記者想知她投了給誰?「唔記得啦。」

對於專欄作者屈穎妍早前撰文指,「看看這位演藝學院畢業生棄花旦不做跑來當車長的年份,是四年前,佔中那年,一切巧合,你懂的。」葉蔚琳回應說:「幾好笑嘅,乜嘢都有人估」。記者問她對佔中的立場,她指並不贊同,認為和平手段才可取,「太激嘅嘢唔啱我。」

「我唔係好激進。」她說,罷駛是希望別人理解車長苦況,相信一般人能夠理解這件事,不認為是很激進的抗爭。

2月10日,大埔公路發生19人死亡的嚴重交通意外後,社會有聲音要求提升車長待遇、檢討兼職制度等。九巴於2月21日公布優化薪酬方案,被指玩弄「數字遊戲」。當天葉蔚琳在站頭跟另一「師兄」車長傾談並開設通訊群組,邀請一些車長加入。本來打算「發吓聲講吓嘢」,群組原名為「爭取月薪兼職大聯盟群組」,葉憶述:「當時求其噏吓咋」。後來愈來愈多人加入,至今已有逾千人,群組改名「月薪車長大聯盟」。

開了群組後,有「師兄」跟她說,九巴僱員工會主席郭志誠翌日開記者會,可給她數分鐘發表意見,葉蔚琳於是有了「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言人這個銜頭。丈夫劉卓恆則是從旁人口中得知太太成立組織並當上發言人,「第二啲群組通知我,我一聽,咦,呢把聲好熟喎。」

2月24日,「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罷駛,是葉蔚琳和當日與她開群組的車長一同想出來的,「因為禮拜六(晚上8時)放工就放晒喇,令到人哋不便可以減到最低。」當晚,九巴稱願意與葉蔚琳在2月26日對話。有不少區議員或政黨表示希望協助她,被她一一拒絕。

「我好記得嗰日(26日)去香港電台訪問,主持人話,有個議員會同你一齊做訪問。咁我就好清晰咁話俾佢聽,如果有議員喺度,我就唔去做嗰個訪問」、「我唔想沾染到有啲政黨,因為我知道咁樣會好麻煩」。被問到為何有工會稱聯絡不上她,而九巴僱員工會主席郭志誠則出現在大聯盟活動,葉蔚琳表示,罷駛當日及之後幾天很多人找她,她沒有時間全部回覆,可能錯失了來電。葉蔚琳指,郭志誠向她表示,是用個人身分參與大聯盟行動,「所有嘢都係我哋大聯盟嘅決定,佢係以個人身分企喺度」。郭志誠的九巴僱員工會2015年成立,不隸屬任何政治組織,記者早前曾多次致電郭志誠了解他的工會,未獲回覆。

2月26日早上,葉蔚琳與九巴傳訊及公共事務部副主管林子豪透過大氣電波對話,林子豪不承認葉蔚琳的大聯盟發言人身分,並稱只能逐個員工見面,葉當場決定取消會面。葉蔚琳當日下午4時在九巴九龍灣車廠外宣布,如果九巴凌晨2時前未回應他們的三點訴求,將有升級行動。葉蔚琳記得,當日下午4時多,九巴向她表示願意對話,可與3人會面。葉蔚琳報上自己的名字,還有丈夫的弟弟劉卓裕,又希望帶同一名記者。但九巴拒絕劉卓裕及記者在場。及後葉蔚琳帶同另一車長陳漢華與九巴會面,並稱她是以發言人身分出席,九巴則指是與員工溝通,雙方各自表述。

晚上會面後,葉蔚琳堅持,若九巴不回應訴求,會在凌晨2時有升級行動。其後她說得到九巴正面回應,暫時結束工業行動。記者問,原先的升級行動是甚麼?葉先叫記者猜測,記者把從坊間聽回來的瞓街、阻止巴士出車等說出來,葉蔚琳說:「唔會,呢啲行為唔做。」劉卓恆說,當時警方有問他是否會做出上述行為,「我話無,絕對無,我用人格擔保。」

葉蔚琳繼續問記者:「公司訴求做唔到,咁你求邊個呀?」記者指勞工處。葉說:「林鄭、政府」,「咪就係(凌晨)兩點鐘過去林鄭門口坐天光,就唔會騷擾佢住嘅,等佢起身先」、「我旅遊車都租咗喇」。葉指,當時要保密,因為要「措手不及」、「估我哋唔到」。

當晚行動結束後,葉蔚琳休息3日,一度打算不再理會大聯盟,讓別人繼續爭取,指她沒有領導才能,「我只係盲舂舂咁樣,總之一鼓作氣,死就死啦嗰種嚟,無計謀嘅。」但她指大聯盟伙伴跟她說:「你唔得喎,你咁樣扔低我哋」,她於是希望成立工會,「俾有能力、有抱負嘅人,繼續一步一步去做我哋未達成嘅理想。」

塗了指甲油的葉蔚琳,說話手舞足蹈,丈夫在看手機,間中說笑。何君健攝

喜愛粵劇的葉蔚琳香港出生,小時不是讀書尖子,中三畢業後,輾轉當過髮型師及家庭主婦,其後參加業餘粵劇活動。朋友告訴她,政府打算在不同學校設立粵劇課,鼓勵她到演藝學院修讀戲曲,畢業後可當粵劇老師。當時30多歲的葉蔚琳於是報名,一心盼望日後執教鞭。但在修讀課程期間,發現「個風無咗喇,政府無講呢樣嘢喇,告吹咗。」演藝畢業後,葉蔚琳沒有加入劇團,「因為很難有劇團可以長期養我們,通常是有戲要做,不同戲團才會找我」。她說,做粵劇「炒散」收入不固定,做了一段短時間後,便想到「不如我去搵一份穩定啲嘅工好過啦」。

粵劇難為生,個人沒甚麼特別才能,朋友說她開私家車技術「OK啦,穩定性」,她便開始「駛出真功夫」,希望當職業巴士司機。訓練期間,工會招攬她,但她沒有加入,「那時牌都未考,都唔知做唔做到,做咩要入工會啊。」此後她成功考牌當上車長,也沒有特別想到加入任何工會。

葉蔚琳有兩段婚姻,現任丈夫劉卓恆是她的「師兄」。她是兩子之母,兒子已長大投身社會,但她十分保護他們,「都係唔好涉及家人」,未有多談兒子。

葉蔚琳說,她在粵劇中主要飾演「生角」,間中亦會客串「花旦」,「其實我自己本身都好男性化」。她最喜歡的劇目是《潞安州》,故事講述宋朝名將陸登孤守潞安州數月,因苦盼朝廷救兵不至,知道危在旦夕,與妻訣别,囑妻帶着出生兩個月的幼兒逃難,但陸妻不從,將兒子交託別人照顧後,與陸登赴死。

粵劇講述忠、孝、仁、義,葉蔚琳形容她的個性:「朋友俾人蝦我就好勇敢,但有時我俾人蝦,我都會喊。」今次工業行動,每當她說到希望替「師兄師姐」做點事,便會雙眼通紅,哽咽難言,「自己都唔知點解會有嗰一份勇氣」,「你無諗過事情會喺幾日之內變化得咁大......係人生好難得嘅一個經驗。」

葉蔚琳演粵劇,英氣十足。受訪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