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金正恩反客為主 特朗普正中下懷 


特朗普(左)將在五月底之前與金正恩(右)會晤。美聯社
南韓特使鄭義溶在白宮會見記者。美聯社

說得濫俗一點,朝鮮半島近期形勢「世事如棋局局新」,當中的「新」,一切要從平昌冬季奧運說起。北韓領袖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2月9日抵韓參加開幕式,金與正會晤南韓總統文在寅時轉交金正恩的親筆信。3月4日文在寅宣布將派出特使團訪問北韓,3月5日特使團抵達平壤,當晚與金正恩吃飯會談逾4小時;3月6日特使團回到南韓,宣布4月下旬舉行兩韓峰會。南韓特使鄭義溶轉到美國向特朗普匯報,3月8日,特朗普答應5月底之前會晤金正恩。這一切發生在2月9日到3月8日,前後剛好一個月。

北韓核問題成為國際議題是1988年,美國列根政府指北韓可能開發核武。1994年聯合國實施制裁,同年,克林頓政府與北韓協議,要求凍結核項目。但是美國、日本及南韓在協助北韓拆卸反應爐及組建新反應爐時一再延宕,引起平壤不滿。到美國總統喬治布殊上台,把北韓列為「邪惡核心」。2003年起,中國、北韓、美國三邊會談,同年夏天在北京展開第一輪六方會談,中美俄日韓朝在釣魚台國賓館開會。至第五輪期間,北韓在2006年10日成功試爆原子彈。2008年,南韓新任總統李明博要求北韓實行無核化措施,之後幾次波折,六方會談重啟無期。自此北韓導彈發射與原子彈試爆頻仍,去年更聲稱試驗氫彈成功。

三十年來,朝鮮半島為了一個「核」字爭論不絕,時而劍拔弩張,時而大軍演習,如今一個月內把過去三十載的你死我活壓縮到極速舉行峰會,難怪有分析對峰會能夠談出什麼表示懷疑。不過,於今天的金正恩和特朗普來說,峰會絕非「相爭不如相見」的下定決心解決核危機,而是對各自政權大有裨益的一台戲。這台戲落幕之後有沒有下文是另一回事,至少從今天至五月,金正恩和特朗普都會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從世界對峰會的期許當中賺取政治利益。然而,二人之中,金正恩以比對中美俄僅是小國的客觀條件,竟能在一個月之間反客為主,並且搶下與美國直接對話的千載難逢機會,倒過來在遭到制裁與戰火閃映裏緩和困局,手段令人眼前一亮。必須一提的是金正恩出招連消帶打,客觀上令中國和日本在這次核危機大轉折失去主導角色,倘若一旦峰會成為兩國融冰契機,循此思路,東北亞局勢必將翻天覆地。

北韓夾在中美俄三大勢力之間存在至今,唯一所仗的便是地緣位置險要,再就是藉着三強的爾虞我詐從而活出自己空間。到了原子彈在手,核武槓桿政治力學活學活用,大國都只得讓她擁有更廣袤的迂迴之地:中美不敢先發制人,因為一個原子彈就能令首爾或中國東北華北任何一個大城巿頃刻變成焦土。再是藉着南韓總統文在寅的民族統一主義當道,借道平昌奧運表達「願意和平」姿態,到這時候,懼戰怕戰的美韓還不趕着迎接「和平」來臨?事實上,北韓從九十年代金正日接班之後,與華盛頓直接對話的戰略意圖呼之欲出,美國也深知平壤心裏盤算,只是無法扔下日韓兩個長期盟友,單獨與北韓對話。美國與日韓都有軍事同盟,倘若一轉身就與北韓勾肩搭背,「抛棄盟友」這個道德責任可謂不小。

不過,對美國來說,撇下盟友、尤其是日本南韓兩國早有前科。1972年尼克遜訪問中國,之前日韓一直未獲知會,有說尼克遜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宣布即將訪問中國之前三小時才通知日本外務省,搞得佐藤榮作政府狼狽不堪。某程度而言,今次亦有類似情況,不同的是當年是日韓蒙在鼓裏,這回好一點,只有日本不知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此甚為不悅,與特朗普通電話後板着臉孔說,金正恩稱願意放棄核武是國際聯手施壓的結果,之後那句才是話中有話:「北韓無核化必須是完全、可驗證和不可逆轉的」,實是警告特朗普,千萬不要再在北韓核問題上放軟手腳,讓日本再當一次傻瓜。

至於中國,相信心裏也不是味兒。這對曾經在韓戰戰場上「鮮血澆成友誼」的國際主義兄弟,早已貎不合神亦離,這次北韓直接與美國接頭,中國在朝鮮半島危機談判已被邊緣化。周四「兩會」期間,外長王毅在記者會談到朝鮮半島時,指南北韓改善關係,「證明中方的『雙暫停』是對症下藥的良方」。可是,翌日傳出的是比兩韓峰會更踏前一大步的美朝峰會,外交部發言人的回應是「各方積極呼應,形成合力,共同把半島局勢重新納入和平穩定的軌道」,「中方也願意繼續為此發揮積極的作用」。於中國來說,北韓不再研發核武,本質上可助東北亞和平,中國東北一帶地區也可放下心頭大石。然而北韓如果全面倒向美國,而華府的影響力在北韓出現的話,北韓過去七十年介乎中國與美國勢力的緩衝角色消減,從地緣政治來說,在東北一角失去縱深防禦的北京未來頗為吃力。因此,面對格局遽變的可能,中國外交部也只能說些官式講話回應,卻又意有所指的指出「各方積極呼應,形成合力」,強調「各方」、「合力」,避免邊緣化情狀惡化。

特朗普願意會晤多次被他挖苦醜詆的金正恩,對他來說是現實政治所需。今年是美國中期選舉年,特朗普內政不見出色,外交乏善足陳,如今忽然來一個美朝峰會,還不如獲至寶正中下懷。美國選舉當中,外交不常是主要議題,但有需要就能起作用,尼克遜訪問中國之旅,便是在1972年大選年的春季發生。當時美國急欲撤出越南,又想在美蘇裁減戰略導彈談判找點好處,中國之行給尼克遜帶來正面評價,但更大作用是2月訪華之後,尼克遜接着5月訪蘇談判裁軍,若隱若現的「美中聯盟」唬住蘇共領袖布里茲列夫,借力打力妙到毫巔。此刻特朗普需要的是一張拿得出手的內政外交得分表,與金正恩談出什麼是以後的事,關鍵是讓選民感到他是「擒伏北韓」、「帶來和平」。

美國社會對韓戰的心情頗為奇特,二戰是從此奠立超級大國地位,至今念念不忘;死傷狼藉急撤中南半島的越戰,是痛不欲生縈繞難去;韓戰卻是「被遺忘的戰爭」(the Forgotten War),「在錯誤的地方、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打的一場錯誤戰爭」(the wrong war, at the wrong place, at the wrong time, and with the wrong enemy),糊𥚃糊塗血戰三年,怱怱來到怱怱離去。特朗普要從選民已然忘記的流血之地獲得政治紅利,或許要更多的證明與說明,包括如安倍晉三說的「無核化必須是完全、可驗證和不可逆轉」。可是,金正恩是否真的願意交出三十年的核武科研,這是一個大大的問號,也是世界等待的一個回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