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數說選戰】姚松炎頭號重災區 民協基地大坑東建制票增20個百分點


 

因DQ而衍生的3.11立法會補選,3個地區直選及1個功能組別的投票結果塵埃落定。去年被裁定宣誓無效而喪失議員資格的姚松炎,由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轉為今次「空降」九龍西,在選舉中大打DQ牌,最終卻以2,419票之差,敗予民建聯鄭泳舜。

代表泛民出選的姚松炎,選票從何流失?眾新聞逐個票站拆解選票流向,分析姚松炎「明星效應」、「政治牌」何以在九龍西失效。

眾新聞以姚松炎、鄭泳舜今次在各票站的得票率,對比各陣營前年的得票率,可見姚松炎嚴重流失非建制陣營選票,而頭號失票點,正是民協重鎮「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與此同時,該區今次錄得的建制選票比率大增20個百分點。當區區議員譚國僑斷然否認不盡力為姚松炎拉票,並指姚本身與社區關係薄弱,「民協(在當區)點耐都好,支持者係咪會follow我哋嘅動員?」

姚松炎在多個票站得票都大幅落後於鄭泳舜,整體得票率較鄭低1.12個百分點。何君健攝

在3.11補選中,九龍西投票率是3區中最高,惟投票率仍不足一半,低於2016年換屆選舉逾10個百分點。

綜觀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九龍西各陣營得票,建制陣營合共得104,119票(即佔總數37.33%);今次獲建制陣營跨黨派支持的鄭泳舜,得票107,479(49.91%),與上次選舉比例代表制之下,建制共3名候選人(蔣麗芸、梁美芬、關新偉)合共所得的票數相若。眾新聞選前分析,前年選舉九龍西兩名主要建制派候選人,民建聯蔣麗芸及經民聯梁美芬,在多個票站高度協調。建制支持者意向大致穩定,今次選舉的得票結果顯示,建制陣營這批堅實選票,可謂完全轉化為鄭泳舜的得票,他甚至有額外3,360票增長。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九龍西各陣營得票分布

 陣營  得票  比率
 本土/自決
(劉小麗)
 79444
(38183)
 

28.49%

(13.69%)

 泛民 81,234  29.13%
 中間 14,969  5.37%
 建制 10,4119  37.33%

 2018年立法會補選九龍西各候選人得票分布 

候選人 得票 比率
姚松炎 105,060 48.79%
鄭泳舜 107,479 49.91%
蔡東洲 2,794 1.30%

姚松炎贏得泛民初選,以「Plan A」身份出選。他在選前預期,其主要票源來自傳統泛民及自決派劉小麗的支持者。惟2016年泛民陣營(81,222)加劉小麗(38,183 )的得票,合共119,417票;而今次姚松炎今次僅得105,060票。假使兩者票源完全重疊,姚松炎都不能完全吸納泛民及劉小麗的支持者。

整體而言,姚松炎得票率輸鄭泳舜1.12個百分點。眾新聞分析九龍西補選72個票站數據,可見姚松炎在多個票站得票都大幅落後於鄭。

姚松炎 vs 鄭泳舜 得票率

 

5個票站,都是建制陣營有地區樁腳,全部位於九龍城區。

不過,眾新聞進一步分析二人在各票站的得票率,對照2016年相應陣營在該等票站的得票率,更可見姚松炎今屆的得票率較前年非建制陣營(本土/自決+泛民)得票率流失情況嚴重。10大失票點之中,有兩個有民協樁腳,包括深水埗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以及荔枝角南選區。而這10個非建制最大的失票點中,有8個亦同時是建制陣營得票增長得最多的區,包括該兩個民協選區。

在得票率流失最嚴重的大坑東社區中心,前年本土/自決陣營得1,049票(21.28%)、泛民陣營得2,253票(45.71% ),今次姚松炎只得1,717票(47.62%),在票數及得票率都明顯大跌。這區同時是建制陣營錄得增長最多的區,前年建制陣營僅得1,522票(30.88%),而鄭泳舜今次吸納了1,854票(51.41%),增長20.22個百分點。大坑東社區中心屬「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區,當區區議員譚國僑是民協中常委。

【九龍西各票站2018 VS 2016陣營得票差距一覽】

譚國僑接受眾新聞查詢時分析,當區的非建制陣營得票在最近兩次立法會選舉都持續下跌,而建制陣營得票則有所增加,此消彼長之下,令姚松炎處於弱勢。

民協馮檢基原本是泛民九龍西初選的第二名,後來卻被指受壓而主動放棄做「Plan B」。今次姚松炎在民協地頭失票,有質疑指民協不盡力為姚拉票。不過,譚國僑斷然否定有關說法:「民協(在當區)點耐都好,支持者係咪會follow我哋嘅動員?就會涉及好多因素。」

譚國僑指,姚松炎缺乏地區工作,與當區居民關係較弱,而姚亦非代表民協出選,「呢個一定涉及佢個人特質同個區(特質)嘅問題……因為Edward(姚松炎)真係空降,同社區聯繫弱。呢個係基層、老區,我哋喺個區度耕耘咗咁多年,呢啲基層社區同民意代表關係好緊密。今次唔係民協參選,過程中我都收到(街坊)反映,就係話兩個(姚松炎、鄭泳舜)都唔係好識、唔係好熟,有啲街坊就冇咩投票意欲。」

譚國僑又補充,大坑東是馮檢基開始做社區工作的第一個區,當年參與過大坑東邨重建,「嗰種老街坊感情係好強。你講緊DQ,可能老街坊未必concern。可能係處理(初選)個過程唔好,令佢(街坊)唔開心,都有老街坊咁反映過,仲話我哋:「佢(姚松炎)都喺Plan A、Plan B度排斥你哋啦,點解你仲咁落力幫手?』」

馮檢基周一(12日)亦在facebook上載一張表格,顯示前年選舉非建制陣營、譚國僑以及今次姚松炎在多個選區的得票,反駁有意見將姚松炎落敗歸咎於民協,「姚松炎在深水埗每一區都比16年譚國僑拿的票多,有人要我地幫手攞埋黄毓民,游蕙晶(禎)等等D票,否則民協要負責!唔係嘛,咁不負責借口都講得出?代罪羔羊,都揾得醒D呀!」

姚松炎團隊採取單車團遊區宣傳,但有泛民區議員認為這類新式宣傳在老區成效不彰。姚松炎facebook圖片

深水埗荔枝角南區議員、民協楊彧亦指:「成個深水埗民協嘅兄弟,都全力幫姚生拉票。」惟他亦在拉票過程中留意到,有街坊對於姚團隊在初選的做法「睇唔過眼」,「我哋都盡力勸佢哋投一個泛民都共同支持嘅候選人,但係大家要明白,投票呢個行為、街坊嘅思想,唔係民協叫佢支持邊個,佢就即刻可以shift過去。我哋抱歉唔能夠將所有民協支持者拉俾姚松炎。」

姚松炎今午見記者時自省指,落敗源於選舉工程失誤和自身不足,包括在過去3個月「比較落得少街站,亦冇咩做實體banner、poster嘅地區」。楊彧亦認為,鄭泳舜的團隊較姚的為「落地」,會「洗樓」、打電話,他得悉有街坊在選前收到來自3個不同建制組織的電話,呼籲他們投給鄭泳舜,而姚松炎團隊亦較少採取傳統的落區宣傳模式,選舉結果反映了效果的落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