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惡夢只是剛剛開始


 

星期日的補選,泛民在九龍西以2000票之差落敗,在港島區亦僅以不足一萬票慘勝。泛民的支持者們不少感到沮喪甚至憤怒,但今次的落敗恐怕只是惡夢的開始,在未來一兩年,泛民很大機會再輸一次。

六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當中只有四位的席位進行了補選。九龍西和新界東分別還有一席因為正進行司法覆核,補選日期仍未確定。但以今次補選的形勢恐怕建制派能夠輕鬆全取兩席。

在九龍西,即使今次派出本土派較接受的姚松炎參選仍然未能勝出。在下一次補選,無論派出民主黨、民協、還是公民黨的代表參選,如無意外應該不能取得本土派的近四萬票。假如由劉小麗參選,情況可能更糟糕。跟姚松炎相比,本土派更加難接受劉小麗。劉小麗的出現,間接在上屆選舉鎅走了部分傳統泛民的選票。而且劉小麗的立場比姚松炎更接近基層市民,為免在往後的選舉分薄自己的票源,傳統泛民應該不會盡全力為劉小麗拉票。由劉小麗出選恐怕得票比十萬票更低,民建聯的葉傲冬或者可以輕鬆贏出。

無論是長毛或劉小麗參加下次補選,都很難取得本土派的數萬票。資料照片

至於有人指責民協是姚松炎落敗的罪魁禍首之一。但民協在上屆立法會慘敗之後,三分之一的區議員先後退出,現時只在九龍西區議會剩下七個議席,油尖旺和九龍城一席不保,民協已沒有了昔日的光環,連馮檢基也保不住自己麗閣的區議會席位,可以見到今時今日的民協只能在深水埗區苟延殘喘。況且朱凱迪和姚松炎也公開表示,其實民協一直有協助今次的補選。姚松炎得不到基層選民支持,是不爭的事實,但我們也不可能掉以輕心,因為民建聯最擅長就是蛇齋餅粽的策略。究竟他們在各大老化的屋邨做了多少的工作,外人可能不得而知,但今次姚松炎喪失相關地區的支持票,可能不只是他不夠努力,更可能代表相關選區的選民已經投向了民建聯的懷抱,為下一場補選製造更多不明朗因素。

至於新界東,雖然范國威今次以接近三萬票之差擊敗鄧家彪,但與此同時方國珊取得超過六萬票,比上次選舉倍增,證明了部分中間派選民已經改投中間派一票。泛民今次失去了的三萬名中間派選民的支持,難保下次不會輸更多。如果中聯辦夠膽把心一橫,在下次補選全力支持方國珊,以方國珊的三萬鐵票再加上建制派的十五萬票,得票跟泛民今次的十八萬票不相伯仲,要替建制派在新界東贏多一席絕非不可能。無論泛民派出誰來參選,長毛、工黨的郭永健、還是張秀賢,恐怕亦難以取得超過十八萬票,也不可能得到本土派的支持。

在本土派和中間派夾擊之下,泛民在新界東的支持度不斷收縮。如果泛民繼續抱殘守缺,只懂得懷緬當日在新界東取得六個議席的光輝歲月,泛民在新界東下一次補選輸掉議席絕非不可能。

方國珊(左)今次補選所獲票數激增近一倍,下次新東補選她若捲土重來,對泛民是一個很大的威脅。何君健攝

假如在下一次補選交由本土派出選,結果亦應該相同。因為經歷今次的補選,傳統泛民和本土派的不和再度升溫。要傳統泛民支持本土派,基本上是不可能,換句話說只不過是焦土政策換了對象而已。

假如交由泛民政治明星,例如李卓人或梁家傑參選又如何?可能他們能夠提升投票率,但要他們吸納本土派的支持同樣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本土派就是最不喜歡這批擔任議員多年,但未能取得任何成果的一批政治明星。同樣地,中間派選民也未必對過氣的政治明星有好感。就以今次新界東為例,近3萬名選民改投放方國珊就是最好的證據。

今次泛民的落敗,只是第一個警號。在接下來的日子,假如非建制派繼續撕裂,就等同給予建制派更多機會用陰招偷襲。當然,泛民高估自己的吸票能力和在初選前後就Plan B互相攻擊,亦是致命傷之一。但事到如今,要本土派和傳統泛民和解似乎並不可能。在往後的立法會補選和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漁人得利、取得更多議席似乎已成定局。

現在也許只能期望林鄭政府犯下低級錯誤,激起民憤,再次團結非建制派,否則下一次大敗絕對會發生。泛民能否置之死地而後生,還看自己和支持者造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