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特殊教育需要學童持續增 評估治療「大塞車」 學校支援籠統不到位


 

灣仔日前發生一宗外婆涉嫌勒殺6歲男孫的倫常慘案。據報案中男童生於單親家庭,由外婆及母親輪流照顧。有抑鬱症的外婆疑因照顧患過度活躍症的外孫不堪壓力犯案。姓簡的外婆被控謀殺,周二(3月20日)於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過度活躍症人數近年持續上升,醫管局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病患者中,前年錄得超過1.2萬個過度活躍症個案,幾乎是5年前的一倍。不過,社會對過度活躍症兒童以至照顧者的支援,卻愈見緊絀。患者單由求診到接受各類治療服務,經歷重重關卡,而且每個關卡都「塞車」,須等候數個月至逾1年不等。另一方面,即使等到支援服務,相關服務未必適切到位。社福界人士批評,政府對於在學有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支援,主要是教育局透過撥款給學校,以校本形式向相關學童提供服務,部分學校只是向不同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籠統地辦輔導班、補底班,未有就學生個別需要提供具針對性的服務。

有過度活躍症兒童家長向眾新聞反映,孩子最初出現學習困難時,家長從政府、學校得到的資訊及支援有限,家長既不了解問題,亦不容易接納子女,動輒會向孩子使用暴力,親子雙方都承受莫大壓力。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認為,倫常慘案正反映社會對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童的照顧者支援不足。 

香港推行融合教育,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童大多在主流學校接受教育,惟教育局對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童的支援措施,一直被批不足。資料圖片

遇害男童疑患有過度活躍症,他生前是否得到足夠支援?社署回覆眾新聞查詢時指,涉事家庭是社署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跟進的個案,社署社工一直就有關兒童的福利提供輔導及支援服務。在事發後,社署社工已聯絡該家庭,按他們的需要作出跟進。惟社署未有具體回應,是否有為該名懷疑患過度活躍症的男童提供過專業評估、醫療轉介、社署康復服務等。醫管局則以個人私隱為由,拒絕回應該男童是否曾接受醫管局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專科服務。

過度活躍症其實頗為常見。衞生署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引用流行病學數據指,每100名兒童之中,就約有5人患過度活躍症,當中以男童為多,男女比例約為2比1,本港的數字亦與外國數據相近。根據醫管局數字,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病個案中,最常見的就是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其次是自閉症系列障礙,兩者的個案數字在2012至2016年間均持續增加。

過度活躍症主要徵狀包括專注力弱、過度活躍、行為較衝動,患者會出現學習、社交的困難,在生活適應上出現重大問題, 這些徵狀往往在患者初升讀小學才被識辨,亦有部分個案在幼稚園較高年級時確診。

在小學階段,學校老師或社工若留意到學童有學習困難,可轉介教育心理學家做評估,如確認有學習困難,學校會以校本形式向學童提供支持服務。如教育心理學家發現學童有過度活躍症或自閉症徵狀,一般會再轉介至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作跟進治療。

勞福局資料顯示,2012-13至2015-16學年,約八成學童都可以在2個月內獲得教育心理學家的評估,有九成在4個月內亦可獲得評估,其餘個案因特殊情況才需時較長,例如部分家長要求延遲進行評估,也有個案因為學生需要接受醫療診治而暫延評估。

不過,社區組織協會引述教育局《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運作指南》指出,學校老師會在開學初期9至12月觀察每名小一學生的學習及行為表現,12月至翌年1月期間為有需要的學生填報情況,翌年2月至6月教育心理學家才會按學生的個別情況進行諮詢或評估,整個評估期超過一年。協會社區組織幹事黃文杰提到,如老師敏感度不足,未有將懷疑個案及時轉介至教育心理學家,評估時間有機會更長。

如果要轉介至公立醫院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則需輪候更長的時間。醫管局提供數字顯示,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總數在過去5年持續上升,而非緊急新症的輪候時間中位數由5年前的5.3個月,延長至上年度的15.9個月,相當於1年零4個月。

在醫管局接受診治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病人的數目及輪候時間:

年度 病人數字 (新症) 新症輪候時間(月)*
2012-13 21 ,900 (10,900) 5.3
2013-14 24,100 (11,100) 9.7
2014-15 26,500 (11,900) 12.9
2015-16 28,800 (12,600) 15.0
2016-17 32,300 (11,700) 15.9

*非緊急新症的輪候時間中位數

現年36歲、育有3名子女的羅太,次子康康(化名)在3年前、他7歲時確診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及讀寫障礙。

羅太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指,康康向來乖巧,較同齡孩子略為跳皮,她早期曾向母嬰健康院反映情況,健康院姑娘當時認為孩子「正常、冇問題」。到康康升讀主流小學一年級,在成績、課堂表現上明顯轉差,老師建議他接受評估。康康小二上學期接受教育心理學家評估,同年下學期得悉結果,發現有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及讀寫障礙徵狀,再被轉介到公立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輪候時間約9個月,此後康康開始接受藥物治療。

羅太表示,由康康出現過度活躍症徵狀初期到確診,過程非常辛苦,她感到很大壓力,「自己一開始唔識教,佢又唔知咩事,成日覺得佢懶、唔專心,嗰時我哋心情都好忟,同佢關係好差,郁啲就會打,因為有時佢又曳,又唔聽你講,你自己好難受,小朋友亦都好辛苦。」

對於有悲劇發生,羅太表示能夠理解其他特殊學習需要兒童照顧者的難處,「一開始其實都幾難捱,咁多個(患者),點解係你個小朋友?(家長)不嬲期望好多好多嘢,由小朋友一出世就有好多期望,想佢點點點,但原來好多嘢都同事實不相符,自己又過唔到自己嗰關,我都覺得係難接受,特別係作為照顧者、長期對住佢嗰個。」

羅太認為,政府及學校對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童提供的支援有限,以康康為例,除了教育心理學家的評估、精神科醫生提供的定期藥物治療,並沒有其他針對性的服務。學校方面有為康康提供補底班,但羅太認為作用不大,「冇focus佢哋嗰啲(需要),譬如讀寫障礙唔係科科都唔識,我個仔就數學好叻,但學校中、英、數都輔導,唔會編排中文唔得就補中文、英文唔得就補英文,佢哋全部SEN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即有特殊教育需要)都擺埋一堆幫你補底。」她補充指,學校的補底班約有8名學生一班,不同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混合上課。

羅太一直自行上網搜尋有關過度活躍及讀寫障礙等資料,慢慢了解及接納孩子的情況,並為兒子尋找協康會等民間社福機構提供的服務。為照顧康康,羅太放棄了原本的全職會計工作,找了一份文職兼職,以便隨時請假帶兒子接受治療,康康目前在校外接受物理治療、職業治療等多項復康治療。羅太指,其家庭每月總收入約兩萬元,全數用於3名子女身上,其中,單是康康的各類治療,每月已花費約5,000元。他們家庭未有領取政府及關愛基金的資助,故羅太會避免揀選收費較高的私營機構服務。羅太認為,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童的過程中,家長本身能夠接納孩子至為重要,她期望政府能為家長提供更多相關資訊,「(讓家長)知道呢啲小朋友有咩特徵,早啲發現佢有咩優點。」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黃文杰指,學前(6歲前)SEN兒童由社署跟進,有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特殊幼兒中心、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弱能兒童計劃,按兒童情況提供康復服務,另有關愛基金提供學習訓練津貼,雖然輪候時間較長,但近年服務已漸趨完備。不過,相關服務止於6歲,6歲起的在學兒童轉由教育局跟進,支援服務出現斷層問題。黃文杰解釋,教育局按各學校SEN學生數字,向學校提供支援津貼,相關津貼由學校統一處理,而不同學校的支持服務差異很大,有學校只是籠統為SEN學生提供功課輔導班,未必能夠專門針對個別學童的需要。她形容,現時教育局的做法不是「錢跟人走」,學校提供的服務往往「不到位」。 

學前懷疑有SEN的兒童,大部分經由地區母嬰健康院轉介,到衛生署轄下的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進行評估。衞生署數字顯示,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近年接獲的新轉介個案數字不斷增加。衞生署指,沒有編製有關新症評估服務平均輪候時間的統計數字,惟由於服務需求持續增加,以及醫生流失率高且增聘困難,在6個月內完成評估新症的比率,由2013年的89%下降至2017年的55%。兒童體能智力測驗服務有實行分流制度,情況緊急和較嚴重的兒童會優先獲得評估。

衞生署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接收新轉介個案情況

年份 新轉介個案數字 6 個月內完成評估比率
2013 8775 89%
2014 9494 83%
2015 9872 71%
2016 10188 61%
2017 10438 55%

黃文杰指,就過度活躍症而言,部分學童在幼稚園中、高班確診,仍可接受社署服務,但服務期僅約一年便終止,而不少過度活躍症學童都是在小學才被識辨出來,孩子做功課時間長、成績差,感到學習壓力,老師亦開始向家長投訴孩子的學習、行為問題。社區組織協會過往接觸較多基層家長,他們沒錢為子女安排專門訓練,獨力照顧SEN子女,過程尤其辛苦。黃文杰表示,有SEN學童家長曾在一日內接到三通來自學校不同老師的電話,壓力之大,不言而喻。

社區組織協會2015年曾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基層兒童及家長的支援服務問題進行問卷調查,將問卷發放給深水埗區內的小學、幼稚園、及SEN服務機構,邀請家長填寫問卷,最終收回62份有效問卷。協會調查顯示,91.9%受訪者認為由學校或服務機構提供的訓練不足夠或非常不足夠、88.7%受訪者從來沒有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子女購買額外的收費服務,主要原因包括收費昂貴(76.5%)和未能得到有關資訊(31.4%)。

調查指,受訪者以女性為主(96.7%為女性)。婚姻狀況方面,72.1%受訪者已婚,23%為單親。就工作狀況而言,82.3%爲家庭主婦,11.3%從事散工或兼職工作。協會認為,結果顯示母親作為SEN兒童的主要照顧者,較難從事全職工作。報告特別提到,單親母親照顧子女的經濟與情緒壓力,不可忽視。

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指,近年發生的倫常慘案是對社會的警示,現行對照顧者的支援服務,集中於長者及殘疾人士,SEN學童家長卻一直被忽視。他補充指,社區有長者住宿暫託服務,惟SEN學童卻沒有,照顧者想休息一兩天、「抖吓氣」都不行,要不就將子女交予寄養家庭照顧,惟他質疑有關做法猶如拆散家庭,「點會係一個方法?」

邵家臻又批評,關愛基金各基層SEN兒童的全職照顧者提供津貼,僅資助金額低,一名SEN兒童僅得2,000元、兩名以上亦僅得4,000元,申請者更要通過嚴苛的入息審查,他質疑政府就每名SEN兒童所提供的服務遠超於2,000元,若有照顧者願意全職照顧SEN兒童,是減輕政府的負責,不能只獲如此高門檻、低金額的津貼,他形容政府是「manipulate人嘅善心」。他主張提高資助金額,而且撤銷入息審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