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過度活躍小二男童休學 母批學校不接納、社區乏支援


 

「學校嘅方法係罰佢,抽離佢,唔俾佢上堂。佢都成日驚返學。」新界這名患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的小二男童樂樂(化名),去年初搬屋轉校後,疑因未能適應新校,與老師、同學相處出現磨擦,最近數月一直拒絕上學,更出現失眠、尿床等情況。樂樂母親阿鳳曾患有產後抑鬱,她質疑學校無意接納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SEN)學童,多次勸籲她為兒子轉校,她無計可施下安排兒子本月起休學。

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今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對這類學童的社區支援服務研究,基層家長阿鳳(右)在會上分享兒子的遭遇,批評學校及社區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支援不足。吳婉英攝

37歲的阿鳳與丈夫及兒子一家三口居於新界。阿鳳沒有工作,其任職司機的丈夫為家庭經濟支柱,家庭月入約1.6萬元。阿鳳指,由她懷孕到兒子出生,過程一切正常。到樂樂大一些,她發現他比同齡孩子活躍,故在樂樂4歲時帶他到衛生署轄下的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做評估,當時未有診斷出任何問題。阿鳳表示,樂樂讀幼稚園時,跟得上整體學習進度,未有收過老師投訴。其後升讀小學,她為樂樂選了一間採用活動教學模式的主流小學,而兒子在該校讀小一時,表現未見問題。惟到去年初,他們因為搬家而安排樂樂轉校,阿鳳未能在區內找到活動教學式的學校學位,遂讓孩子在普通小學讀書,問題逐漸浮現。

阿鳳表示,樂樂在新校經常被老師投訴「成日離位」、「唔聽指令」。她去年再帶樂樂做評估,證實兒子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阿鳳稱,她將評估報告交予學校後,卻被指「呢度唔啱佢讀」,更多次被要求轉校。

阿鳳提及,學校曾為樂樂安排專注力訓練班,但她認為兒子上過幾節都未見有好轉。校方亦在考試安排上作出調適,讓樂樂多15分鐘答卷時間。但阿鳳指,除上述安排,學校沒有再提供任何協助,「功課輔導班都排唔到」。樂樂隨後情況轉差,到去年10月開始表現出害怕上學、不願意上學。「佢(樂樂)話老師同同學害佢、屈佢。發生咗事嗰時,佢表達(能力)可能弱啲,老師冇咁多時間問(清楚)佢,求求其其就已經判咗。我打電話問miss,佢話:『佢(樂樂)已經認咗喇,已經處理完。』佢都唔同我講詳細內容。」阿鳳透露,樂樂回家後不肯做功課,經常扭計,晚上睡不好,一晚醒幾次,有時更會尿床。

 「學校嘅方法係罰佢,抽離佢,唔俾佢上堂。佢都成日驚返學。」阿鳳解釋,樂樂往往被老師要求離開班房,有時是在走廊罰企,但由於孩子表達能力不佳,她亦不完全掌握他在校內的情況。阿鳳批評校方的態度,「學校唔同我哋溝通,(只叫家長)返屋企教,呢個我會好難做,我日日都喺屋企教佢,佢真係唔聽,我都冇辦法,我想出去搵啲專業啲嘅去教佢,都唔知搵咩俾佢。」

阿鳳有感兒子在校壓力大、不開心,曾與教育局及校方開會反映問題。她指,會後有教育心理學家為樂樂設計一套獎勵計劃,若他在學校行為、學習表現良好,可獲老師蓋印章,儲到一定數量印章,便可獲小禮物。不過,阿鳳發現有兩日樂樂沒有上學,卻得到很多印章,令她懷疑老師是否有意執行教育局的支援措施。她無計可施,其後提出讓樂樂休學,「我壓力都愈來愈大,都冇力氣拉佢返學,佢而家休學,所以我24小時湊住個小朋友。」

「都周圍搵服務,但唔知搵咩服務俾佢。」阿鳳得悉區內僅得兩間有提供SEN支援服務的機構,其中一間位置偏遠,另一間則收費太貴,他們一家未有領取綜援或關愛基金等資助 ,唯一得到的政府資助是樂樂的半額書簿津貼,未能負擔相關收費,故她最終兩間都沒有選擇。

阿鳳透露,她曾經患產後抑鬱,後期情況有所好轉,近期因照顧兒子的壓力,情況又再轉差,惟她未有時間求醫,不確定實際病情。她坦言,自己的情緒都未處理得好,丈夫每天工作逾10小時,假日才能照顧兒子,平日她要全力照顧樂樂,感到非常疲累,「你見我而家成個人都冇咩精神……有時去到自己都唔知點樣諗,(感到)冇出路嗰時,就會想放棄個仔。」阿鳳續指,知道兒子疼惜她,有時樂樂見她辛苦,會主動端一杯水給她飲,「我就會好感動。」

阿鳳期望,可以在區內找一些合適服務給孩子,暫時不會為樂樂找學校。她又指,因其本身情緒問題,她有定期見社署社工,亦在社工轉介下,為兒子找到一項跨區、收費較低的專注力訓練服務,那是孩子現時唯一得到的服務。 

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左四)批評,本港的照顧者支援政府發展緩慢,SEN兒童的照顧者往往被忽視,「服務發展唔應該跟災難走」。何君健攝

眾新聞向教育局查詢,局方向樂樂及及其家庭提供過的支援、目前及往後的跟進安排。教育局回覆指,未能確定有關個案,局方亦不會評論個別個案。

至於目前有多少名與樂樂情況相近的SEN學童正休學或停學?教育局未有提供相關數據。

那麼,教育局有何政策措施協助這類學童?教育局回覆如下:

「為協助公營普通學校推動融合教育以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教育局一直向學校提供額外資源、專業支援及教師培訓。額外資源包括學習支援津貼,該津貼撥款是以每所學校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數目和所需的支援層級為計算基礎,學校可靈活並有策略地調配這項津貼及結合其他校本資源,整體運用以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現時公營普通學校均已成立學生支援小組或專責小組,協助校長和副校長推行融合教育的工作。學校的專業人員,包括輔導教師、學校社工和教育心理學家等會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適切的支援和輔導服務。教育局的人員亦會定期訪校,了解學校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的支援,並向學校提供意見,確保學校善用資源,為學生提供合適的教學支援。

教育局亦要求學校設立有系統的恆常溝通機制與家長溝通和合作,並邀請家長就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策略和成效等提供意見。我們亦鼓勵家長可主動聯絡班主任、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學生支援小組統籌教師及學生輔導人員等,了解子女在校內學習的進展,並提供意見,讓學校知悉其子女的情況及家長的關注,從而使學校適時檢視學生的支援需要。

家長與學校的溝通和合作對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起著重要作用,教育局會繼續推動家校合作以攜手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