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改變世界


 

【撰文:小鳥】

悲劇重演

今年情人節的下午,美國佛羅里達州 Parkland 的一間中學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 被一個舊生回校槍擊,十七個師生被殺,為美國歷史再次加上多一次校園槍擊悲劇。

殺人兇手在犯案前並非毫無危險跡象,在他行兇前的一年,由FBI到警察都已收到無數次投訴,警方甚至因投訴其行為而到訪他家39次之多,而在他的母親去年去世後,他的行為更變本加厲,他在Instagram不斷貼上槍械的圖片以及寫上他準備大開殺戒的言論。但有關部門仍然沒有提高警覺,或者主動介入。

到他進入學校殺人當日,他携着AR-15半自動步槍,坐Uber抵達校園,在短短六分20秒,射殺了十七名師生。然後混入慌張的人羣中離去。該步槍為點223口徑,子彈速度為一秒3200呎,屬於輕步槍,殺傷力極強。

事發後一星期,更發現當時校內共有四名校警,他們是唯一在校園中有配槍的人,但他們聼到槍聲和慘叫卻完全沒有行動,只留在校舍之外,讓悲劇發生而置身事外。

槍管背景

美國的槍管問題,追溯至有關擁槍權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目的是防止政府變成專橫獨裁,人民可以自組民兵以抗衡。當時美國剛立國,其中要改變的就是英國殖民政府當年禁槍的措施,這修正案在當時遂極具代表性,也十分適切,以此為獨立的一個有力行動。

不過時移世易,擁有槍械在美國的普及性已超越了本來的原意,理由還加上了自衞、打獵、收藏。在美國,擁有槍械是「權利」(right),不是 「特權」(privilege),即是説你無需要有特別身份和需要才可以擁有槍械,「特權」是可以被褫奪的,但「權利」就不可以。所有公民基本上只要通過背景調查,都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槍枝,購買的地點在某些州可以是在百貨公司,甚至銀行可以開戶口送槍作招徠。

而把這門生意越做越大的,也就是靠NRA(全國步槍協會)的大力宣傳和意識型態的灌輸。NRA財雄勢大,其影響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他們不是一般的組織,而是一直影響着美國政治的一個重要因素。第二修正案,就是他們的一直利用的後盾。

其實這個容許人民持械的本意本來無可厚非。想想若政府真的變質,人民如何自保?但NRA的虛偽也在於此。若果他們是一個為人民自保,宣揚以武力強化人民權力的正義之師,何以他們仍不斷用獻金買通政府官員、議員,甚至總統?他們根本就是左右政府政策的一個無形勢力,何來有需要民兵起義來反抗獨裁?2016 總統競選,NRA 給 Trump US$14 million大元,更花了US$30 million 為他宣傳,打擊他的對手,這是賊喊捉賊嗎?

說這些只想交代一下 NRA 其實有多厲害,以及為何在屢屢嚴重槍擊案後,政府一點事情都沒有做,而 NRA 還會發死人財,借悲劇宣揚擁槍才是使兇徒不得要領的唯一解決方法。

過去二十多年來,校園槍擊案多到不能盡錄,單單2018年這僅僅三個月已經有17宗。這種暴力已經變成恆常,很多人都已無奈地接受這個循環:槍擊案發生,死很多人,集體悼念,祈禱,受害者家屬要求政府收緊槍管,一時全國怒火衝天,然後一切回復「正常」,甚麼都沒有改變。一次又一次有如無間地獄。

Parkland:轉捩點

不過今次的槍擊事件卻明顯有點不同:Parkland 這學校在悲劇發生後,除了恐慌和哀悼之外,一羣學生組織起來,誓言不會讓悲劇重演,要面對面挑戰政客、議員、甚至 NRA!這是從未發生過的!

他們有條不紊跟強權針鋒相對,絕不膽怯,毫不留情,而且一點都不被怒氣和悲傷沖昏頭腦,詞鋒凌厲,理路清晰。一群只是14-17歳的中學生,成為歷年來一向隻手遮天的 NRA 的噩夢!誰會想過一群乳臭未乾的靚仔靚妹,可能將他們的地位動搖,政治失利。

至今,已有16間公司公開與NRA割蓆:大公司如 Delta Air Lines, US Air, Symantec ...等等,紛紛終止過往給NRA會員的折扣和優惠。這個現象,也是從來沒發生過。

而更重要的,是這群學生有很多將屆合法年齡投票,他們揚言將會投走所有反對槍管的議員。中期選舉近在眉捷,Trump 大部分護航者都是NRA的既得利益者,可想而知在Trump還只在低支持率掙扎的環境下,加上通俄門的調查進展又剛剛逮捕了十二個俄國人,證明2016大選是有問題的選舉,他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地離去,共和黨面對的政治氣候十分險峻。槍管問題已經如箭在弦,搞不定便必然攬炒。

今次 NRA 無法用上例如「Guns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這種語言偽術,其一是因為今次要跟他們對奕的是第一受害者,他們不用任何人或政治人物代言,無過濾也無修飾,年輕受害者以他們身上中彈的傷痕去底擋歪理。

這是一個罕有的轉捩點,一個經年年月月積壓下來的結果。若果問為什麼這群學生可以有這樣的能力,和對槍管有如此清晰的見解,其實答案一點都不出奇:自他們上學開始,他們常常都要做演習,若有槍擊事件發生,應該怎麼做。這些演習在小孩子的心理上成為一個很大的影響:為什麼學校是這樣危險的地方?為什麼有人會無故來殺人,奪去他們的生命?為什麼這些問題完全沒有解決?

這羣中學生,在他們有記憶以來,就是Obama做總統,小布殊和9.11都已是歷史事件,他們的14歲,不是大人所知道的14歲。他們一代被稱為「後千禧代」,繼承着「千禧代」對社會問題關注,反企業、反權威的特色,可能成為槍管死結的突破。

從Parkland的反思到香港的結

到此又令我想起香港了。處境不同,相若的卻同是由「後生仔」走出來處理大人的蘇州屎。很多香港人對年輕人有很大歧見,也認為他們羽翼未豐就斗膽要改變社會,跟大人較過死去活來。卻忽略了香港年輕人其實與世界同步,對社會問題關注,也同樣地對權威毫無懼色。千禧代和後千禧代,都只會越來越有理想抱負,是推動著大型改變的動力。說得白一點,他們比以前的世代用更快的步伐淘汰現成制度和保守的想法。

不過香港所面對的卻有點不一樣。一般來說,抗爭是有一個清𥇦的對象,例如 NRA,政府之類,但香港的抗爭對象卻有如捕風捉影。香港政府是虛擬的,他們將本來的實權交給了中共政府,所以你沒有可能直接將問題解決。中共政府利用了基本法不干預香港事務的條文做藉口,你不能直接跟他理論,但他們卻做幕後黑手,影響香港運作。

相信很多香港人對遊行和選舉已失去期望和信心,雨傘後的窮追猛打,選舉結果可以被DQ,DQ後還好像很系統地做補選,結果還要是本來屬泛民的四席「輸了」兩席給建制。中共真是玩到香港人陀陀擰,目的就是說:你是玩不過我的,選舉又如何,我輸都可以變贏,你可以奈我何嗎?

事實上,垂簾聽政的中共是全贏的,而其必勝策略就是靠一班不材的政府官員,只要有這班人,中共是穩操勝券的。他們把你手上的一票變成毫無意義,那投票做什麼?這就是中共要達到的目標。

不過其實這是心理戰,是假象,若你相信這個宿命,你便中計了。中共想要的,就是香港人自己放棄,只要香港人放棄,他們可就不費吹灰之力,將一國兩制拆掉,香港不再會有任何挑戰國家的價值觀念存在。

這樣的部署和願意用深不見底的維穩費將香港「中國化」就知道香港人其實是有say的,香港仍是亞洲金融之都,仍是有法可依之地,這是香港的獨特性,也是香港的「權力」所在。不信嗎?你想想誰會在中國投資股票市場?

習大之可以「稱帝」,中國外交之可以地越來越放肆,都是因為兩個字:經濟。但凡影響經濟的,他一定不會亂來。現在中國的做法是想用中國的經濟來重寫世界秩序,要在中國賺錢就跟中國法律,若是這一天真的降臨,香港就真的毫無價值了。所以香港人不應被鋪天蓋地的維穩工程所矇騙,否則這些假象就會成真。

Parkland 反校園槍擊事件之啟示,不是以小擊大,也不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而是世代交替,以及清楚表現出民主的價值是在於每一個人都肩負社會責任,不要倚賴政黨政客。若政府上下被買通了,人們就將他們撤換。

學生們說得很清楚,華府上下的人,都應是為人民做事的,你做不好,我們就開除你。

今天 March for Our Lives 遊行要求嚴厲槍管的規模,是前所未有的,全國各地萬人空巷,連美國以外的國家也有嚮應,大都是基於一個原因:我們忍夠了! Enough is enough!

槍管問題從來不是關於槍權,而是後面的龐大利益。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今天他們對準了死穴,用投票來決定政客的前途,將主動權拿回手上,與此同時就將 NRA 的影響割掉。

香港呢?當你將中共用無限維穏費為香港人特別打造的「政治無力感假象」揭開,你會知道其實香港根本不是以卵擊石。

香港其實已經在消失之中,大家不應再眷戀過往。獅子山精神也不屬於這個年代的了。如果你沒有留意,我們正在這個歷史冚口創造新世界。若果香港無法跟中國找到共存之道,而你又不能接受中共統治下的生活,你的選擇其實很少。

若果香港可以借鏡今次 Parkland 學生的行動,就是不分黨派,實實在在地以其功過定奪其去留,不要理會北京的三咀八舌,因為香港在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下是自治的,北京根本無權左右香港事務,香港人可以理直氣壯地說:香港的家事,外人無權干涉。要說的話就等到2047年才說吧。香港人要建制派和泛民都以香港利益為首,解決香港自身的問題,否則一一拉下馬,由特首至區議員一視同仁。香港離2047年還有28年,只要香港人不要誤信自己無能為力,香港還是有希望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