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為何會有黃牛黨?真的只能靠政府解決?


 

【撰文:教大常識男神】

近日黃子華棟篤笑表演門票發售,有黃牛黨炒賣門票至原價的兩至三倍,加上大量市民未能買到門票,黃子華本人亦親身拍片批評黃牛黨,黃牛黨成為一時熱話。究竟為什麼會出現黃牛黨,亦有甚麼解決方法呢?

「炒賣」對香港人來說其實不算陌生,演唱會門票、iPhone、紀念鈔,通通都是「賺快錢」的好機會。這正正是黃牛黨出現的其中一個原因。1)門票有價有市。從簡單的需求定律就可以理解。票門的供應是有限的,即使大會亦不能隨便加位,舉個例子,假如紅館只能容納一萬人,而只能開五埸表演,那麼大會即使加推門票,上限亦只能是五萬張門票(除非有即時直播至另外的地方供觀眾收看)。在這個情況下,假如有多過五萬人想看表演,那麼門票就有市有價了。當門票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有人亦真的很想看表演的時候,便會願意花多少少錢去買較貴的門票。黃牛黨以原價買得門票,再以高價賣出,這個賺錢的好時機,人們又怎會放過呢?

或許有人問,黃牛黨為什麼有方法買到原價門票,而普通市民則很困難呢?先撇除甚麼內部識人、駭入網站等原因。其實可以留意,一般買門票排頭位的人都有一個特徵,這是黃牛黨出現的另一個原因。2)排頭位的人時間成本比普通市民低。一般排頭位的都是平時打散工或工資低的人(不只限南亞人)或已退休的老人家,他們的時間成本往往比一般市民的低。用例子解釋可能會較易明,以黃子華棟篤笑表演門票為例,網上有人開價,一張原價880元的門票,賣2400元,即比原價貴(賺)了1520元。香港最底工資是34.5元,假如一個領取最底工資的人,大約要工作44小時才能賺到1520元,試想想,只要不上班一天,早24小時去排隊,最多失去一天的薪水,但有機會換取44小時的薪水,很自然便會選擇排隊。

再看回上一段,門票供不應求,很多人都很想要,又願意以較高價錢買門票,在這情況下,其實排隊的人蝕錢風險很低,更不用說退休人士,他們最多下少兩局棋,就有機會賺過千元。相反,一般市民都要上班,假設他的日薪是700元(一般市民的日薪都更高),如果他們真的很想自己入埸看,他們便要早一天跟黃牛黨一起「鬥排隊」,那麼,他不但失去700元的薪水,亦要付880元買門票,一來一回,隨時要失去1580元,更有機會被上司責備你矌工,這樣好像買黃牛票較划算。

再看看,昨天(3月26日)黃子華門票在網上公開發售的時間是早上九時,學生或許可以邊上課邊F5,部分打工仔可以邊辦公邊打熱線,但更多的是要專心工作,試想想,有沒有老師會上課上到一半,然後叫學生自習,自己去上網買門票,又會不會有醫生做手術的途中跟病人說買完門票才回來幫你縫好傷口?所以當黃牛黨面對時間成本低的優勢,還不好好乘機賺一筆?

當然黃牛黨出現的原因還有很多,例如敵公司對該藝員的攻擊等原因,不再在此多談。重要的是究竟如何解決問題。方法有很多,有人提意仿效「久石讓音樂會」用實名制買票,我不是應為這方法沒有用,但這是否一個好方法?「久石讓音樂會」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觀眾頂多二三千人,但假如表演是在紅館舉行,觀眾可能過萬人,如每個人進場時都要進行身分核對的過程,將要花上多少時間及人力物力?如觀眾沒有預留足夠時間,會有可能錯過部分環節。又有人認為用抽籤的方式是最公平,但是你想想,假如你希望跟你的女(男)朋友一起去看表演,但你抽中,她(他)抽不中,你會怎樣?

我認為最有效解決黃牛黨問題的方法就是針對上述黃牛黨出現的原因來對症下藥。黃牛票有價有市,但假如無價無市呢?如果大部分人都願意寧願不入埸看,也不「益」黃牛黨,那麼黃牛黨還有生存空間嗎?昨日黃子華亦拍片呼籲市民寧願讓埸館的位置留空,也不要買黃牛票。假如社會上對黃牛票的需求消失,那還會有黃牛票供應嗎?只要大家願意一起向黃牛票說不,那麼黃牛黨的問題就有機會解決了。

當然以上所說的都是理論上可行的,現實往往不會這麼理想,總會有人願意花多一點錢買門票,不介意給黃牛黨賺,這樣黃牛黨便繼續有生存空間。要真正解決問題可能真的要靠政府立法解決。不過最後我在此跟大家說,即使你不介意花多點錢買黃牛票,也不要成為一個黃牛黨,我猜你都明白不斷按F5的痛苦,大抵「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補記:筆者大學修讀小學教育,主修常識科。發現現今很多年輕人和小朋友都不愛留意時事,部分人覺得很多社會議題都很深奧,不太願意花時間了解;也有人認為很多事情都事不關己。作為社會的一份子,其實事事關己,而且了解時事也是提升理性及批判思考的好方法。因此,希望透過用一些較淺白的角度,去探討及發表自己的意見,讓年輕人和小朋友較容易了解時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