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正能量重要,正確路線更重要


 

以前看粵語片很多時候當出現群打場面時,差不多一定有人大叫:「兄弟上!」但通常叫人上的人,自己卻留在後面。說得好聽就是壓陣,其實是萬一前面的狀況有什麼衫長褲短,自己馬上「契弟走得嚤」。現實生活裡,我們看到這樣的人。

網上圖片

可能自己是一個比較實事求是的人,對一些自欺欺人的言論有點反感。推動革命不一定需要流血,但推翻政府的成功革命必須流血。可能有人反駁說,甘地推翻英國政府,柏林圍牆倒下和南非的曼德拉成為總統都沒有流血;所以我們也有機會和平地推翻當權者。真的嗎?請看清楚歷史背景吧。

曾經聽過一句不能不同意的話:「邊個都可以呃,但一定唔可以呃自己」。可惜,原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信奉浪漫主義的人,不單只騙自己,而且騙人,說什麼只要不放棄,將來一定會成功。對,不過這句話是有條件的。畢竟,夢想跟幻想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碼事。

不少人相信「和理非」的行動可以改變世界。可惜,翻開中國歷史便會發現中國所有改朝換代都需要流血的,包括國父孫中山推翻滿清政府,和當日推翻國民政府而現今掌權的中國政府。

毛澤東在1927年8月7日的著名「八七會議」裡提出:「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論斷,有目共睹他成功了。光靠他的文才能成功嗎?

看,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自治政府搞獨立公投,超過90%選民讚成獨立。可是,自治政府前主席普伊格蒙特目前卻在德國被拘禁了。可能有人說克里米亞公投脫離烏克蘭不是成功嗎?克里米亞公投是選擇歸屬烏克蘭還是俄羅斯,當地的主體族群是俄羅斯人,比烏克蘭人更多。香港的情況跟克里米亞越來越相似。

網上圖片

那麼印度甘地脫離英國的獨立運動呢?成功是因為甘地懂得在1942年二次大戰,當英國疲於奔命應付德國侵略時,「趁佢病攞佢命」。雖然甘地搞獨立沒有暴力,但他的追隨者是有流血的。

那麼南非的曼德拉呢?當時的南非共和國是有普選的,曼德拉的非洲人國民大會非常龐大。1994年曼德拉成為首位黑人總統,自此非洲人國民大會一黨獨大,執政至今。香港會有普選特首嗎?現在沒有,將來也未必有。

既然「和理非」不管用,香港又手無寸鐵,怎麼辦?香港甚至中國的民主進程有機會成功嗎?答案是沒有和有。沒有機會的理由很簡單,目前是一黨獨大,其他的民主黨派例如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國民主同盟、中國民主建國會、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國致公黨、九三學社、台灣民主自治同盟,都不成氣候。

香港甚至中國的民主進程有機會成功,大家鬥長命。何君健攝

有機會的理由是鬥長命。回顧中國歷史,沒有一個朝代是千秋萬代的,每個朝代總有一天會衰落。我們這一代的執政黨不衰落,下一代、二代、三代甚至更多代一定會。這不就是守株待兔嗎?!當然不是,守株待兔是啥都不幹,完全坐以待斃,等運氣到。而我們是要學習當年共產黨怎樣對付國民黨的秘訣——滲透。到時機成熟時,裡應外合。

具體操作是,有志推動民主的人,今天就加入禮義廉的民建聯,工聯會甚至其他建制派,例如欣賞在浪漫櫻花公園會面的民主思路,做臥底、無間道。跟中央官員建立深厚友誼和信任。慢慢改變他們思想,潛移默化,這樣才有機會成功。

另一方面,我們把灌輸了民主思想的孩子送去當解放軍軍官。如果七大軍區的一半領導是民主派人士,毛主席的論斷「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又可以再一次應驗了。

如果不願意等,那只能學習孫中山勾結外國勢力。現在有能力跟中國較勁的只有狂人特朗普。可是,他是生意人,任何事情對他來說,一定是從利益方面考慮。沒好處的,他肯定不幹。況且,現在中國也不是好惹的。

各位渴望民主的朋友,千萬不要再做盲頭烏蠅,亂飛亂撞。辦大事必須有勇有謀才對,不要再做散兵游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