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九巴僱員工會主席郭志誠 批資方「以工友打工友」


 

九巴有5個工會,最早成立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龍巴士分會(汽總),隸屬工聯會;其次是九龍巴士職工總會,隸屬港九工團聯合總會。這兩個具建制背景的工會都得到九巴承認。不過,隨後成立、隸屬職工盟的九巴員工協會,以及聲稱沒有政治組織聯繫的九巴僱員工會和九巴職員權益工會,卻一直未能成為九巴的諮詢對象。

3年前才成立的「九巴僱員工會」,7名發起人曾經都是汽總會員。主席郭志誠接受眾新聞專訪,講述他們脫離汽總、另起爐灶的因由,並分析九巴如何透過不同工會及薪酬編制分化員工,「以工友打工友」。

九巴僱員工會在大埔車禍後向九巴請願,爭取將車長底薪上調至1.8萬元。資料圖片

郭志誠早於1986年加入九巴,屬於早期編制的日薪車長。他憶述,當年4月開始接受駕駛訓練,準備考巴士牌時,九巴已經安排兩間獲認可的工會,包括工聯會豁下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龍巴士分會」(俗稱「汽總」、「紅簿」)以及由港九工團聯合總會成立的「九龍巴士職工總會」(俗稱「巴總」、「白簿」),進入訓練學校招收會員,教車師傅亦會建議他們一班學徒入會,他便加入了汽總。「我哋就會覺得唔入去(工會)會(培訓)唔合格,所以差唔多個個都入(工會),交錢、交支票(支付會費)……當交保護費囉,大家都係咁。」郭志誠指,部分車長會加入多個工會。

1986年5月,郭志誠正式成為九巴車長,入職後年復年交會費,卻一直沒有理會過汽總的事,「一路做、一路做都冇理佢,我哋打工唔係想搞咩。廿幾年來都冇搵佢哋,亦都冇參與佢哋什麼活動。」

直至2011年,向來駕駛冷氣巴士的郭志誠,被調派駕駛沒有冷氣的「熱狗」巴士。正值7月、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的一日,他駕駛「熱狗」時懷疑中暑,在車上暈倒,乘客發現後報警,將他送院。汽總其後為他召開記者會,要求九巴盡快淘汰80架「熱狗」巴士。「(汽總)同我開記者會,我都夠膽講(意見),批評公司,嗰時就俾佢哋物色咗。」

郭志誠2011年駕駛車齡超過17年的雙層熱狗巴士,他將巴士「駛埋站兼拉上手掣」後不支暈倒,被乘客發現報警。他被送院時戴上氧氣罩協助呼吸。《蘋果日報》圖片

不滿汽總做事馬虎、涉選舉不公

郭志誠解釋,事後他被汽總招攬為幹亊,他因而有機會了解工會的運作。「有啲理事幹事會議,佢哋(理事、幹事)喺會上打機、講笑,冇乜特別議程,隨口噏。噏咗,在場冇人聽,亦都冇人紀錄你嘅說話。(我)提出多次(問題),我啲出席率都百分百,但係冇人聽你講。」

郭志誠其後更曾懷疑汽總的工會理事選舉出現不公平情況,稱涉及問題選票,他於是向九巴、工聯會等方面反映,惟屢投訴不果,他便憤然離開汽總。「佢(九巴)嘅態度係唔理咁多,你(工會)交(理事名單)嚟就係咁,唔係佢嘅責任。另一個意思即係,呢班人先好對付,俾啲著數佢就搞掂,好差使。」郭志誠於是與另外6名汽總會員另起爐灶。2015年7月,「九巴僱員工會」(俗稱「金簿」)正式在勞工處的職工會登記局登記成立,成為九巴第4個工會。

眾新聞向九巴查詢郭志誠舉報選舉不公一事,九巴公關透過電話回覆指,工會選舉屬個別工會的事務,建議記者向工會一方查詢。汽總第一副主席張子琦則向眾新聞表示,3年前的理事會選舉後,會方確實有收過有關選舉的投訴,並作出跟進,惟調查後認為選舉程序沒有問題。張子琦強調,汽總的理事選舉均在公平、公開下進行,理事透過會員一人一票投選產生,投票結束後亦會公開點票,任何人都可到場監票,參選人的得票會即場公布,惟會方其後張貼的選舉結果只會提供當選理事的資料,並不會詳細列明得票。

記者問到郭志誠,為何不加入另一個受九巴認可的巴總,或者職工盟的成員工會「九巴員工協會」(俗稱「綠簿」)?郭志誠解釋,因為理念不同,亦未能接受兩個工會的人事作風。

郭志誠數年前懷疑汽總的工會理事選舉出現不公平情況,向九巴、工聯會反映,惟屢投訴不果,遂離開汽總,另起爐灶。何君健攝

九巴「以工友打工友」

九巴現有5個工會,立場、訴求不一。郭志誠批評,九巴會利用汽總及巴總,暗中分化車長,「公司策略係,以工友打工友。用呢兩個會,慫恿伙記唔好參與其他會嘅活動,再加一句『(公司會)秋後算帳』。」他舉例,他的九巴僱員工會在個別車廠招收會員時,曾經受其他工會成員阻撓,「『你哋收得會員㗎咩?』你細粒啲,佢就紋晒身。我嗰啲工作人員(被)佢搭晒膊頭咁噏。」

工會各自為政,工友四分五裂,更難與大公司談判。郭志誠再另起爐灶,豈不是正中下懷?他回應稱:「我咪盡量整合,我相信稍後發展,我哋有機會係第一大(工)會,呢個係願景,除非其他工會有改變。由2015年我成立後,已經帶動其他工會積極咗應對員工嘅訴求,不過都仲係(向公司)文字上提出(員工訴求),都係得個講字。有競爭,有進步。」

他補充指,部分車長福利並非僱員合約訂明,而是「約定俗成」,公司按慣例定期發放,惟有時九巴會單方面取消那些慣常福利,過往會員投訴,工會便會向公司反映,但「講完就算數」,沒有實質行動,一旦過了追溯期,那些福利便一去不復返。「如果我哋有證據,而公司唔傾,我哋就採取行動,搵勞資審裁處,已經進行咗兩單(案件),而家排緊期仲有幾單。我哋跟落日條款,公司有咩唔合理,唔傾嘅,我哋兩年內會採取行動。」

郭志誠稱,其工會「唔搞政治」,主張以理性方式爭取工友權益,有行動前會通知公司,工會協助過工友亦盡量保持低調,「初時冇話同記者講、宣傳,留番個下台階俾(公司),亦都表達到我哋唔係搞對抗、俾外來壓力你,我名正言順喺法律途徑同你爭取。」

成立至今兩年多,九巴僱員工會具體做過甚麼?郭志誠指,工會成立初時不是太多會員,一般是搞簽名運動。在工會成立一年、2016年9月,他們曾發起「探訪醫生行動」,即是集體請病假、不上班。他坦言該次行動仍「未成氣候」,參與人數並不多,「只係一個姿態,俾公司知道我有能力動員到,或主張到、提出到(議題)。」記者問他發起那些行動的原因、具體想爭取什麼,他卻未能詳述內容,「我都唔記得咗……我哋係入信爭取員工福利,我要摷返(資料)先得」。

九巴僱員工會成立至今3年,勞工處《香港職工會統計年報2016》顯示,2015年申報會員人數有924人。郭志誠稱,目前會員已增至大約1,400人,他相信其務實作風未來會團結到更多九巴員工。

薪酬編制分化 月薪車長積怨廿年

除了多個工會,九巴的「同工不同酬」制度也造成分化。郭志誠認為,1999年及2004年是兩大令車長分化的「分水嶺」,1999年前入職的日薪車長、1999年至2004年間入職的舊制月薪車長、2004年後入職的新制月薪車長,薪酬福利每況愈下。日薪車長設底薪、雙糧、增薪點等福利,舊制月薪車長亦相若,「1999年由日薪轉月薪係個分水嶺,但嗰陣時冇咁刻薄,(舊制月薪車長)都有底薪、雙糧,同埋底薪高啲,起薪點有8,000(元)。」

郭志誠續指,公司曾口頭提出月薪車長有增薪點,但到2003年沙士時,便叫停相關加薪政策,「停咗又冇解釋又冇盛,啲工友追,資方唔承認有件咁嘅事,咁就冇(增薪點),一路都冇。沙士大幅減人工,第一批入職(月薪)8,100幾(元),去到沙士時最差去到唔知6,200至6,500(元)左右,大幅減咗好多,又冇雙糧,乜都冇,取消晒其他車長有嗰啲(福利)。」 2004年後入職的新制月薪車長底薪較低、沒有雙糧,另按公司評核得到不固定金額的獎金,收入金額及穩定性都比日薪車長及舊制月薪車長的差一截。

「初初(月薪車長)人數少,一百幾十(人)出咩聲?兩個工會(汽總、巴總)又唔同你講、唔同你fight,咪冇聲出囉,一路捱,流失率好高,車長怨憤好大。大家同你一齊開工,我多你一半人工,嗰期糧,我半個月糧等於你一個月糧。後期流失率高、嘈得好多,同埋人數開始上升,(收入)先至拉番近,個(爭取)過程好長,月薪車長積怨19年。我哋日薪人工一定高啲,好多時有問題或者爭執都係月薪嗰啲,我咁低人工唔會忍你啲客,所以後期激化咗矛盾。」

郭志誠(左一)表示,他認同月薪車長一直被剝削,故早前主要代表新制月薪車長的月薪車長大聯盟發動工業行動時,其工會亦願意幫忙。資料圖片

郭志誠批評,資方、外界一直指九巴「請唔到人」,卻未有正視薪酬編制才是導致人手流失的主因。他憑員工編號推算,1999年至2018年間約有1.5萬名月薪車長(新制及舊制),惟目前月薪車長不足6,000人,「即係流失咗9,500人,如果9,500人都喺度做,點會唔夠人啫?過剩添啦。證明你(九巴)係薪酬、條件、福利唔得,人哋流走,唔係請唔到人……日薪都仲有2,000人未退休,你月薪好多都未退休。係嚴重流失,唔係請唔到人!」

相關報道:工運初期曾撐葉蔚琳 「九巴僱員工會」三建制議員任顧問 主席:我哋行中間路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