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


 

【撰文:張海澎】
作者為中文大學哲學系兼職講師 

上月24日至25日,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台北參加一個論壇時說,在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後,香港以及中國的其他地區都可以實行「民主自決」,由人民投票決定是否獨立。然而,民主自決論存在着兩個巨大的邏輯盲點,許多人(包括支持和反對民主自決的人)都沒能看到這一點。本文嘗試指出這兩個邏輯盲點。

戴耀廷上月24、25日出席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活動的論壇,發表「民主自決」言論。

盲點1:「民主」的迷惑

許多人之所以支持民主自決,是因為被「民主」這兩個字所迷惑。在我們這個時代,民主是好的、是普世價值。人們因而覺得民主自決也是應該的、合理的。許多事情只要冠以「民主」一詞,就似乎變得合理、正確。然而,從「民主是好的、是普世價值」,推不出「民主自決是應該的、合理的」。正如從「自由是好的、是普世價值」,推不出「我們可以有亂拋垃圾的自由」。在邏輯上,這種謬誤稱為「以全概偏的謬誤」(Accident)。

「民主」是普世價值,這並不能使「民主自決」自動地變得合理。那麼,民主自決本身是否普世價值?恰恰就不是。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搞自決公投,絕大多數人民贊成獨立。然而,不但西班牙政府不承認這個結果,歐美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表示支持。連這些崇尚民主、人權這種普世價值的國家都不支持加泰羅尼亞的自決公投,可見民主自決並不是普世價值。戴耀廷認為,在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後香港就可以實行民主自決。這是誤解了「民主」。民主國家並不必然地要允許民主自決。

盲點2:論證的責任

或許有人會說,民主自決雖然目前還不是普世價值,但它值得提倡,因為它是正確的價值觀。現在問題是,你必須為這個主張提供論證,而不是將它視為理所當然。尤其是,民主自決有可能與其他公認的原則(如下面將提到的國家利益)相衝突,它的合理性遠非人們想像的那麼自明。我們都會同意,並非任何事情都應該由人民投票決定。例如,大學物理系的課程應如何編排,軍隊的導彈應該佈置在什麼地方,等等,就不能由全民投票決定,必須由有關專家決定。那麼,為什麼獨立的問題就應該由人民投票決定?論證的責任落在自決論者的一方。

然而,自決論者從來沒有論證為什麼民主自決是應該的。僅僅因為它是「民主的」,不足以推出它是「應該的」。否則,任何事情就都應該通過全民投票來決定。一個觀點是否合理,不能只看自己的理由,也要看反對者的理由。如果對方的理由不弱於你的理由,甚至更強,你的觀點的合理性就值得懷疑。反對者所持的理由是:民主自決損害國家民族的利益。這是很強的理由,至少不弱於自決論者所持的「民主」這個理由。這時,要維護「民主自決」,就必須或者證明民主自決不會損害國家的利益,或者證明民主自決高於國家的利益。前者不易得到證明,反對者的理由似乎更容易得到證明:民主自決有可能導致分裂,而分裂就會損害國家的利益。後者就更難得到論證,維護國家利益也是一個公認的原則,世界各國都將國家利益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為什麼特朗普瘋瘋癲癲的卻能當上美國總統?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強調將美國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從而獲得了不少選民的支持。為什麼歐美各國都不支持加泰羅尼亞?就是因為害怕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自己的國家,從而損害國家的利益。

何謂國家利益?由誰定義?美聯社

如果自決論者不能證明民主自決高於國家的利益,則當局以「損害國家的利益」為理由禁止民主自決,就是合理的做法。當局甚至不須要證明民主自決會損害國家的利益,只要指出民主自決違反基本法,就有充分的理由禁止它。誠然,並非所有違反法律的行為都是道德上不對的。但如果你不能證明某種違反法律的行為在道德上是正確的或是應該的,則「它違反了法律」就是反對這種行為的好的理由。同樣,除非自決論者能證明民主自決在道德上是正確的或是應該的,否則,「違反基本法」就是反對它的好的理由。當局沒有必要證明民主自決在道德上是不對的,但自決論者必須證明民主自決在道德上是正確的。重申:論證的責任在提出民主自決的一方。 

結語

民主是普世價值,但從這推不出民主自決是應該的。由於民主自決本身不是普世價值,主張民主自決的人有責任提出論證,證明民主自決是合理的。然而,我們看不到這樣的論證。因此,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民主自決是合理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