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的盲點


 

【撰文:陳奕謙】
作者為傳媒工作者

今月6日,中文大學哲學系兼職講師張海澎在《眾新聞》投稿說,民主自決論存在着兩個巨大的邏輯盲點,包括民主國家並不必然地要允許民主自決,和自決論者必須證明民主自決在道德上是正確的。本文嘗試指出這篇文章(題為「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的兩個盲點。

盲點1:「人民」的迷惑

文章指出,民主是個好東西,但民主自決不一定是個好東西。其中一個論證是:

1. 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嘗試民主自決
2. 西班牙政府和歐美都不支持
3. 所以民主自決不是普世價值

這個論證似乎將實然和應然混為一談。加泰公投不獲支持,是事實;加泰公投應不應該得到支持,是應否的問題。

作者可以有最少兩個解釋。

一,他用的字眼是「普世價值」,所以要考慮的是實際上有否廣泛支持。但普世價值不只是普世現象,應然問題難以存之不論。更何況作者也說要討論「民主自決是應該的、合理的」這問題,多個政府反對,不一定就是不應該、不合理。

二,他已在下文補充歐美國家出於擔心「損害國家的利益」而不支持,是一個應然上的理由。

一名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的示威者,周日在巴塞隆納集會,手持加泰自治區前主席普伊格蒙特的面具,抗議他入境德國時被拘禁。美聯社

先不論所謂國家利益是一個相當籠統、有待界定清楚的概念,若有留意加泰獨立風波,相信會知道西班牙政府否定的法理依據是,根據憲法公投只可以全國公投,不能一部份人公投。換言之,只要全國公投而又贊成加泰獨立出去,那就合憲合法。(如果全國支持、公投通過,也不可以有地區獨立,那也太奇怪。政府在憑甚麼不批准?)

由此可見,即使有部份地區獨立是損害國家利益,但只要是全國人民的決定,也就完全妥當。既然如此,豈非說到底還是民主原則能夠支持獨立?

所以一個關鍵是,公投獨立是由哪些人公投。作者在文首指出,戴耀廷的民主自決論提出「由人民投票決定是否獨立」,「人民」所指為何?見他引用加泰例子,相信指的只是香港人。但觀乎戴耀廷的發言,一來沒有指明只是香港人,二來亦不合邏輯。

如果只要香港人公投就可以獨立,那麼為甚麼先決條件是中國成為民主國家?戴耀廷的發言指出,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後,不同族群可以決定是一個國家、多個國家或一個聯邦等。照一般理解,應該指全國人民一起決定,否則不用等待中國實現民主,現在也可以單方面發起公投。

戴耀廷本月24和25日出席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活動論壇,發表「民主自決」言論。

盲點2:了解的責任

作者可能會說,是自決論者說得不清不楚。但事實是,戴耀廷在報章專欄已發表多篇文章,提及聯邦制、地方割據等。若然是香港人通過公投就能獨立,為何還要假設中國丕變?

更重要的是,民主自決的原則其實很多人已經一再解釋,有外部自決和內部自決。近年在報章寫過文章的最少有戴耀廷、王慧麟、陳文敏等。外部包括獨立,內部指地方自治。不少支持香港自決的人指出,假如香港沒有內部自決,即高度自治,才要考慮外部自決,以公投決定政治命運。若然地區受到嚴峻打壓或暴行統治等,可單邊爭取獨立而不用國家同意。

凡此種種,無意在此重覆。但肯定的是,討論絕對不少。

再者,關於自決,通常不是「民主是好,所以民主自決是好」,而是「自決是好,所以民主是好」。

先有殖民帝國,後有納粹暴行,二戰後的國際社會認定人民自決是共識,見於聯合國憲章。殖民要解放,因為剝削了當地人的自決權利;以武力強行統治有問題,因為人民無法決定自己的生活和命運。

所以,問題不是「民主是好,推不出民主自決是好」,而是要實踐人民自決原則之時,「人民」指的是誰?怎樣才算沒有內部自決,可以訴諸外部自決?這兩個問題,香港討論民主自決的人一直都有討論,大可了解。

結語

若想進一步探討「人民」的問題,理論上可參考Joseph RazJeremy Waldron等人文章,香港作為一個政治群體的獨特性,討論更是汗牛充棟。至於內部自決的程度問題,大可比較科索沃、魁北克、加泰等爭取獨立地區的處境。香港有多自治,又是一大課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