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珠澳大橋防波堤三大疑團:港府無全數圖則、施工標準、如何監察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港珠澳大橋尚未通車,大橋的東人工島防波堤卻被網民拍攝到組件「消波塊」零亂散落於百米之外,令人懷疑消波塊被海浪沖散,以致防波堤出現崩角,港人關注大橋結構安全。事件發酵一星期,路政署署長鍾錦華周日(8日)到人工島實地視察後,周一(9日)與首席政府工程師(特別職務)江大榮見傳媒,重申防波堤的實況與施工圖的設計「吻合」、「沒有出現被沖散的情況」,並強調防坡堤的設計具備「科學性、合理性、安全性」。

不過,眾新聞整理中、港雙方連日來的說法、土木工程師的意見,以及工程相關資料,卻發現有多個疑問尚待有關部門進一步向公眾解釋。

路政署署長鍾錦華(中)與首席政府工程師(特別職務)江大榮(左)周一會見傳媒。吳婉英攝

 1. 防波堤有否被沖散?港府北上查看圖則

路政署署長鍾錦華表示,他周日(8日)前往珠海,與大橋管理局會面,並親身到主橋東、西人工島現場實地視察,查看過大橋管理局的施工圖,留意到防波堤實地建成情況和施工圖的設計吻合。鍾錦華又指,他曾查看過防波堤於不同時段所拍攝的照片記錄(下圖),包括防波堤剛剛建成的照片,跟現時看到的實物都是相同的,他稱沒有發現防波堤有移動跡象,「因此,防波堤並不存在被沖散嘅情況」。

路政署展示2017年5月及8月東人工島的情況。路政署簡報截圖

 

路政署署長鍾錦華稱,防波堤抵得住「天鴿」,反映防波堤穩固、安全。路政署簡報截圖

路政署首席政府工程師(特別職務)江大榮隨後補充,同一款扭工字塊(即是扭曲的工字形「消波塊」或「弱波石」),在防波堤的設計有兩種不同的用途,一種用於防波、防浪,另一種則用於保護沉管隧道的表面結構,因此,兩者的鋪設方式、位置都有所不同。「理解到一般公眾有個誤解,以為整齊嘅扭工字塊受唔住沖擊,或者散落海面,但情況並不是咁,而係個設計上,同一種扭工字塊,有不同(排列)形狀,因為有不同嘅功能。」

江大榮解釋,用於保護沉管隧道的扭工字塊,堆放不高於2.79米,大多會在水平線以下「定點隨機安放」,設計要求是在10米 X 10米的海面範圍內,擺放不少於55塊扭工字塊;10米 X 10米方格內的4個5米 X 5米小方格則各擺放14塊扭工字塊,以確保扭工字塊「均勻」擺放。他又指,扭工字塊會「盡量一嚿貼住一嚿擺放」,以達至「保護隧道沉管表面結構的目的」。這些扭工字塊範圍較大,約至岸邊對出130米。

江大榮展示工程人員利用船隻擺放扭工字塊。路政署簡報截圖

愈是離開沉管隧道表面的扭工字塊,則會堆得愈高。江大榮指,扭工字塊的堆放高度會逐漸提高至7米(下圖),這些扭工字塊突出於水面,排列較為規則。

路政署發布東人工島的切面圖,顯示扭工字塊的擺放方式(綠色部分)。路政署簡報截圖

有記者向路政署署長鍾錦華展示一張2016年拍攝的人工島防波堤相片,相中所見扭工字塊整齊擺放、呈長方型。鍾錦華回應指,東人工島扭工字塊在2017年5月才完成安裝,在此之前的相片顯示的情況只是「當時做到嗰個階段」,意指當時未完成扭工字塊的擺放。他又指,大橋管理局會定期透過目測,觀察扭工字塊的擺放,如發現有移動,便擺放回原位,而在管理局過去的巡查中,並沒有發現扭工字塊需要復修。

不過,路政署在記者會上只是展示防波堤的切面圖,未有開布相關鳥瞰圖,未足以呈現扭工字塊的擺放應是長方型,還是目前所見的雷達式散布狀。

被問到港方是否有工程的所有施工圖時,鍾錦華表示,一個如此大型的項目,涉及的圖紙數目「數以萬計」,「我哋係冇……攞(施工圖)返嚟係有作用先得。如果我哋日常去監管,喺日常推展工程,就有需要攞齊呢啲圖紙。大橋管理局每天去監測承辦商去做工程,佢哋就有必要每天睇圖紙去監工。我哋喺一個管理層面,去確保工程推展係按我哋原先嘅要求去規管,我哋係冇需要每日攞圖紙嚟睇,個角色係唔同。」

2. 工程是依據香港的標準,還是內地的規範?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副局長余烈周日(8日)向傳媒表示:「你們的假設的前提就是塌了,好像就是崩角,我們是這樣設計的,我們認為沒有問題。香港有香港的做法,我們有我們的做法,大家是按照規範標準去做。」

粵、港、澳三地對工程要求的標準不一,最終以哪一標準為依歸?鍾錦華稱,港珠澳大橋是國家級項目,因此設計、施工的要求標準都特別高,「一定不會低過三地任何一個標準」,原則是「就高不就低」。鍾錦華的說法,與余烈所說「我們的做法」有所出入。

土木工程師倪學仁認為,扭工字塊的堆放高度,可能未必根據內地規範要求。港珠澳大橋管理局上周五(6日)發稿「隨機安放有訣竅,並非隨意安放」,提到「根據交通運輸部現行行業標準《防波堤設計與施工規範》(JTS 154-1-2011)規定,扭工字塊體的安裝可採用定點隨機安放或規則安放」。倪學仁翻查《防波堤設計與施工規範》,發現內地規範要求「當胸牆前護面為隨機安放的人工塊體(扭工字塊體、扭王字塊體等)時,其坡頂高程不宜低於胸牆頂高程,且牆前坡肩範圍內至少應能安放2排人工塊體」。換言之,扭工字塊堆放的高度,不宜低於「胸牆」高度。

不過,大橋管理局早前發布的設計圖(下圖),顯示的設計似乎跟規範要求有出入。倪學仁解釋,設計圖顯示的「擋浪牆」(圖右),相當於規範提及的「胸牆」,而設計圖顯示的扭工字塊,看似未堆放至擋浪牆的高度。路政署周一(9日)發布的資料亦顯示,扭工字塊最高堆放至7米,未達至岸邊擋浪牆的8.5米(東人工島)或9.5米(西人工島)。眾新聞就此向大橋管理局查詢,未獲回覆。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上周發布的「扭工字塊」擺放圖,紅色長方框是被指沖散的位置。

另一方面,倪學仁質疑,港珠澳大橋採用的扭工字塊重5噸,而香港萬宜水庫東壩的消波塊卻重達25噸。香港對於工程採用消波塊,是否有劃一的重量要求?如果沒有,鍾錦華所指的「就高不就低」有何實質意義?

3. 港方能否有效監察工程?

今次引起關注的港珠澳大橋東人工島防波堤,位於南中國海域,僅在赤鱲角香港區界對出。人工島被拍到出現疑似崩角後,《蘋果日報》曾向路政署查詢,惟署方初時指,人工島屬於主橋工程的一部份(內地水域),而非香港段的工程,拒作任何回應,亦拒絕披露內地曾否就防波堤崩角一事通知香港。署方更請記者自行透過電郵問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的回應。事件引起關注多日後,路政署署長鍾錦華才在周日(8日)到珠海了解情況。事件令人關注香港政府在港珠澳大橋工程項目中扮演什麼角色、能否有效監察工程進行?

鍾錦華見傳媒時,甫開場便解釋:「內地上周有幾天假期,假期後我和我的同事已第一時間於昨天(8日)前往珠海與大橋管理局會面和討論」。他其後被問到路政署是否曾就防波堤的設計提供意見,他表示港方一直有參與及監管,三地政府成立「三地委」(三地政府共同組建港珠澳大橋三地聯合工作委員會),而三地委轄下則有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大橋管理局屬內地組織,負責日常建設、推展主橋工程項目,而管理局的架構包括1名局長及3名副局長,該3名副局長由三地政府委派,現時港方代表是路政署高級工程師李競偉。港方遂透過三地委及副局長監管港珠澳大橋項目。

眾新聞翻查運房局2010年呈交立法會的《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協議顯示, 三地委由9名委員組成,三地政府各派3名代表。而大橋管理局則設1名局長、3名副局長、1名總工程師,局長及總工程師都由廣東方提名。運房局2013年提交立法會的資料顯示,當時大橋管理局有96名員工,除局長、副局長、總工程師,還有約90名技術及一般支援人員,除了港、澳的副局長,並餘人員都來自內地。

港珠澳大橋東人工島位置(紅箭咀),僅在香港區界對出。運房局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