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理由與普世價值


 

【撰文:張海澎】

拙文〈「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發表後,吳尚水先生也寫了〈不許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的一文反駁拙文。以下我先簡單地回應一下吳先生的問題。然後再澄清和補充一些我上篇拙文中沒有講清楚的東西。

一些回應

吳先生說:「其實在一個政治問題上這樣談邏輯問題,老實說我是覺得有點無厘頭的。」

你意思是說談政治問題時不應該講邏輯,可以任意詭辯、胡說八道?你這篇文章不也是講邏輯嗎?即你所說的東西也是無厘頭?

吳先生說:「……我相信他一定已經把民主自決論者的理據加以考察,但從他的文章中,我們似乎只看到一種非常膚淺的泛泛而論,幾乎完全沒有回應過自決論者的任何論述……」

確實是泛泛而論,一篇「讀者來稿」的文章不可能像學術論文那樣有詳細的論證。但並不膚淺,我指出了民主自決論者必須重視的兩個盲點。我當然讀過不少主張民主自決的文章,但看不到有說服力的理據。

吳先生說:「如果『港獨』不幸真的成為絶大多數人的選擇,我也看不到怎樣會損害中國或國家民族的利益……外蒙古獨立,又怎樣對國家民族產生損害呢?」

外蒙古獨立,中國少了一大片土地及各種資源,這對中國來說難道不是損失嗎?你難道認為香港獨立對中國來說不是一種損失?但這都不是主要的。在那篇拙文裡,我並不是要論證港獨會損害國家的利益。要點是:證明「港獨損害國家利益」要比證明「港獨不會損害國家利益」容易得多。你有1千條理由證明港獨不會損害國家利益,他可以有1千零1條理由證明港獨會損害國家利益。

吳先生說:「一談自決就說港獨就說損害國家民族利益,根本就犯了大石砸死蟹的邏輯謬誤。」

確實,「損害國家利益」常被當權者濫用,作為鎮壓異見者的藉口。但「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等詞何嘗不也是這樣呢?許多人以「言論自由」為藉口,為自己的某些不當言論辯護(如宣誓時講了一些侮辱性的字眼)。然而,一個詞會被濫用不等於說這個詞就不能用。如果某些行為確實損害了國家利益,則以「損害國家利益」為理由反對這種行為,有時是正當的。正如在這次戴耀廷事件中,我們完全可以以「言論自由」為理由,為戴耀廷的行為辯護,反對那些粗暴的批鬥。當我們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時候,也要警惕這些詞不被濫用,不會成為一些無理訴求的藉口。這才是真正理性的態度。

吳先生說:「也希望自決論者響應張先生的呼籲,踴躍辯證」。

這句話恰恰暴露了「民主自決論」不是基於理性,而是由於情緒。許多人在沒有充分理據支持的情況下,先接受「民主自決」,然後拼命找理由支持。正如許多宗教信徒,在沒有證據證明上帝存在的情況下,先堅信其存在,然後拼命找理由支持。就在不久前,我也堅定地贊成「民主自決」。但經過一番反思以及讀了一些正反雙方的論證後,發現反方的理由至少不弱於正方的理由。因此,我意識到「民主自決」其實並沒有充分的理由支持。(順便一提:我非常敬佩戴耀廷教授的道德勇氣,也曾以實際行動支持他發起的佔中運動,儘管只是象徵性地到現場靜坐一會兒。)

理由與普世價值

一個論證是否有說服力,其中一個因素是看其理據是否是公認的,或是否辯論雙方都接受。如果是的話,論證就較有說服力;否則,就缺乏說服力。

從一個原則是普世價值,推不出這個原則就一定是對的或合理的。同樣,從一個原則不是普世價值,也推不出這個原則就是不對的或不合理的。然而,如果一個原則是普世價值,它就是公認的。既然是公認的,我們就不必對它進行論證,就可以暫時接受它,作為我們論證的理據。如果我們論證的理據是一些普世價值,我們的論證就會較有說服力。由於「民主自決」不是普世價值,當自決派以它為理由來論證香港應進行自決公投時,其論證就缺乏說服力。要使其論證有說服力,自決派就必須證明「民主自決」是對的或合理的。

一個原則是否普世價值,不是看在聯合國裡是否有什麼憲章或公約之類,而是看是否得到文明社會裡大多數人的支持。從這點看,「民主自決」顯然不是普世價值。對照一下,「民主」就是普世價值,文明社會裡絕大多數人都會支持它。即使是專制國家的政府,也不會反對民主,她們會說自己才是真正的民主國家。

當然,從民主自決不是普世價值,推不出它是不對的或不合理的。但我們也不能理所當然地認為它就是對的或合理的。尤其是民主自決有可能與別的原則(如國家利益、主權完整等)有衝突,而這些原則也恰恰是普世公認的。當與別的原則有衝突時,反對者就會有同樣強(甚至更強)的理由反對它。在這種情況下,「民主自決」還是否合理,就是一個大問號。這就是我想說的要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