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自決與想像


 

【編者按】戴耀廷在台灣發表「民主自決」論引起讀者多方討論,其中張海澎和陳奕謙兩位先生來稿互動、論證觀點,體驗香港言論自由之可貴,為方便讀者閱讀,整理相關文章如下:
1)「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張海澎
2) 〈「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的盲點|陳奕謙
3) 盲點與謬誤|張海澎
4) 自決與想像|陳奕謙

【撰文:陳奕謙】
作者為傳媒工作者

張海澎君賜文指教謬誤,讀後發現若有分歧,很大程度上源於對民主自決的不同理解或想像。 本文無意如張君的分析語理,但欲藉回應之機,再看香港民主自決的討論有多豐富,並為原文所忽略。

首先,概念混淆和稻草人的謬誤兩個指教,只因對「普世價值」 誤會而起。

原文(「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三次將「好的」和「普世價值」並談,例如「從『民主是好的、 是普世價值』,推不出『民主自決是應該的、合理的』」這句, 在下因而以為「普世價值」與其他三個謂語意思相若,有人人都應該支持之意,於是對其推論有所質疑。理解不周,實在遺憾。

但雖如此,拙文起初的疑問仍然未消:為何討論民主自決的合理性時,要指出連歐美政府也不支持加泰公投?竊以為歐美政府支持與否,與民主自決的合理性本不相干。

另外,拙文好奇的問題,即為甚麼以「民主值得支持,所以民主自決值得支持」作為駁斥對象,似乎仍然未解。一來,這從戴耀廷的發言中聽不出來,他只謂民主化後中國人可以重新決定不同地區的關係;二來,香港不少政黨或論者提及自決之時,起手式都是外部與內部自決,直接從國際社會認定的權利說起,而非「民主公投就一定是好」。

獨立須分有否共識

至於張君「不合邏輯」的指教,正好反映出人民自決其實有很多種。

張君同意,「當戴耀廷說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後香港就可以實行民主自決,意思是到那時中國政府就會允許香港人自行公投」, 這與在下理解差異不大,分別只是直接得中國人同意, 或是間接的首肯。

原文因戴耀廷而起,在下想當然地以為張君所指的自決派,最少包括戴耀廷在內。若然如此,即自決論中最少有一種路線,是認同「香港若要獨立公投,也要中國人直接或間接同意」。那麼,一來它與加泰的例子是截然兩回事,二來如果假設了有中國人的同意,那其實還要論證甚麼?

張君在原文完全沒有指出,到底他所謂的自決論包括什麼,甚至外部和內部自決派的立場亦沒區分,引起拙文質疑。他在後來的文章中澄清,對民主自決論的理解就只是外部自決, 而且很可能是不經中共同意而自行公投獨立。這樣收窄定義,顯然將自決論很多路線都排除在外。

單是外部自決,最少也可以有兩種:一種是單方面的獨立,例如科索沃不顧塞爾維亞的反對,或加泰公投不獲西班牙認可;另一種是有如戴耀廷的未來大膽想像,有共識地獨立,假設中國會直接或間接同意香港公投。其他例子還有魁北克和蘇格蘭,他們的獨立公投分別得到加拿大和英國政府同意,即全國人民的間接首肯,而他們同樣被視為在行使自決權利。這相信已回答了張君那句「如果香港的獨立與否要由全國人民投票,那還叫『自決』嗎?」的反問。

早已討論的外部自決條件

張君在後來的文章才在最後一句說,「如果自決論者認為香港目前的情況符合『外部自決』的條件。那麼,還是那句話:論證的責任在自決論者。」的確, 如果主張單方面的外部自決,得先證明主權國對一個地區的管治有多高壓和不合理。而這一點, 報紙上早有文章詳述香港目前不具備外部自決的條件,不下一篇半篇。

回看張君原文,他本來就沒提及要符合外部自決的條件,而是說「 損害國家的利益」可以是禁止民主自決的一個理由。再一次,這並非常見討論自決的進路,為甚麼張君會要求別人拿出這種論證呢?

被原文忽略的內部自決

至於內部自決派,在香港的論述中最少包括朱凱迪、民主黨、 公民黨等,提倡永續香港的高度自治是內部自決的權利。香港眾志( 在立法會補選前)的說法是,外部自決可以制約中共, 爭取香港真正的民主自治,換句話說, 可視之為外部自決是威脅手段,內部自決是可「收貨」的最終目標。

張君在後來的文章將自決的定義大幅收窄,將自決約化成一定要港獨,這並非香港自決論的全貌。

張君指教「不當類比的謬誤」時,仍然沒有討論任何內部自決,只指出國際法有人民自決權,而香港的情況不符合外部自決的條件。 但回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一條, 它並非只是外部自決,從12號一般意見書可見,它更關乎各國的政治制度能否充份保障人民,非常強調內部自決的面向。這種理解,見於香港不少討論,例如《 香港革新論2》一書以公約第一條來說明,香港爭取高度自治的基礎不只限於《基本法》,亦是一種公認權利。為甚麼張君要將內部自決派排除在討論之外?

再者,在下亦非以受逼害條件來類比香港,這恐怕算是一個稻草人的謬誤。拙文的上文下理指出,香港對外部和內部自決的討論汗牛充棟,包括外部自決的條件亦有人提及。說來說去,主旨還是同一個:不是自決派論述不足,而是其他人未必有心閱讀。學者、評論人、 政黨等,在下前後兩篇文章提了不少。相信了解過後,不會以為他們拿「民主是好的」來合理化一切, 實際分歧可能少得很。

可惜的是,香港很多人對自決論喊打喊殺,或許只見其名,已經想當然地想像到單方面公投甚至是強行獨立,因而錯過了很多討論和分析。

香港應得的民主自治

最後一個題外話,張君指教的第五個錯謬「迷失要點的謬誤」, 認為從「自決是好的」推不出「民主是好的」,這點在下有保留。 正如拙文指出,人民自決是戰後共識,為國際法保障, 但張君以為是普世價值的民主,其實恰好相反,並不見於《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以,原文提出的以民主論證民主自決,似乎是比較少見的進路, 倒過來走的應該更多。

例如James Griffin的重要著作On Human Rights中,他特別開了一章探討民主是否一種人權,結論是若果政府不讓人實現基本的人生自主,那麼民主就是必要的制度。另一個更明顯的例子見於2015年出版的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Human Rights,Thomas Christiano指出民選政府雖然不是一個必要的基本人權,但民主政制的確比較容易保障人民自決權(他以「集體自決」來稱之),可見自決權給予我們很大理由去提倡民主政治。

若然如此,香港人爭取民主和雙普選就不是一廂情願的要求,甚至在基本法45條之外,原本就是應當擁有的權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