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珠澳大橋有爭議點解決?官方文件:三地政府協商,不得訴訟


 

 

港珠澳大橋防波堤風波發酵一周,路政署署長鍾錦華周一(9日)見傳媒解畫,堅稱防波堤安全、沒有被沖散,惟根據他的回應,有份監管大橋工程的香港政府,原來連圖則都沒有攞齊。該場記者會不但未能為事件降溫,反而令市民更加擔心,港府在如此重大、納稅人有份付款的跨境基建項目是否有監管角色、港府能否為香港人把關。

翻查資料,由2003年至今,香港已為港珠澳大橋累積投入近1,200億元公帑。其中,包括人工島在內的主橋工程開支,由三地政府根據各地從項目所得的經濟效益按比例攤分,佔比依次為香港(50.2%)、內地(35.1%)、澳門(14.7%)。

香港是主橋工程最大的投資方,並不代表港方在決策及監督上有最大的影響力。事實上,是三地政府各派3名代表,共9人組成「三地政府共同組建港珠澳大橋三地聯合工作委員會」(簡稱「三地委」),負責大橋的重大決策,以及監管港珠澳大橋管理局推行工程。眾新聞翻查《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文件,發現協議早就訂明,三地政府一旦出現分歧或爭議,必須透過協商處理,不得啟動訴訟程序。

根據上述條款,萬一主橋工程(包括東、西人工島)涉及三地爭議,港方如何監督、追究、問責?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分析:「絕對不可能追討,冇灰色地帶。呢個係當時特區政府嘅設計、安排,(香港)同內地嘅關係係點。」

粵、港、澳政府2010年簽署的《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訂明,三地政府一旦出現分歧或爭議,必須透過協商處理,不得啟動訴訟程序。眾新聞設計圖片

整個港珠澳大橋工程包括兩部分:

工程部分 所在地點 負責方
主橋工程
(行車橋、海底隧道、人工島)
內地水域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
連接路及口岸工程 粵港澳各地境內 各地政府

除了粵港澳各地境內的連接路及口岸工程,包括人工島在內的主橋工程,其建設、營運、維護、管理,都是「三地委」豁下的港珠澳大橋管理局負責;而主橋工程的開支,則由三地政府攤分。

根據立法會文件,由2003年起,立法會就大橋工程先後批出逾10筆款項,排除香港境內連接路及口岸工程相關開支,單計三地共同承擔的大橋主橋工程費,包括概念設計、技術研究、實物模型研究、初步設計、工地勘測、建造工程開支等,港方已付出逾93億元,當中最大筆開支是委聘顧問和承建商,為主橋進行詳細設計和建造工程的費用,港方承擔90.5億元,包括有7.5億元用於人工島的設計、建造、項目採購、安裝相關設備及機器。

三地政府撥款投資工程,並各自派員組成「三地政府共同組建港珠澳大橋三地聯合工作委員會」(簡稱「三地委」),為大橋項目作決策及監管。根據運房局資料,三地委的港方代表,將「主要由運輸及房屋局及路政署的代表參與」。大橋管理局網頁資料顯示,三地委2010年成立,同年5月在珠海召開首次會議三地委9名委員包括廣東省發改委主任、廣東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珠海市政府常務副市長;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路政署署長、運輸署副署長;澳門建設發展辦公室主任、交通事務局副局長、港務局海事活動廳廳長。粵方為三地委的召集人。

三地政府如何協調、共同推展大橋工程,並組成三地委,是依據粵、港、澳政府2010年簽署的《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眾新聞翻查《協議》條款,發現開首的「基本原則」第一項是「友好協商原則」,訂明「三地政府在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中,本著共同協商、互利共贏的精神處理各項事務;在出現爭議的情況下,相互之間通過友好協商的方式妥善處理,不得採取任何訴訟行為。」

《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訂明,出現爭議時,三地政府不得採取任何訴訟行為。《協議》截圖

《協議》末部「其他事項」的「爭議解決」分項進一步說明:「本協議執行過程中產生的任何分歧或爭議應通過三地委協商解決。若三地委無法達成一致意見,由各方首席代表上報各方政府,三地政府應就分歧或爭議進行友好協商;若三地政府之間無法達成一致意見,任一地政府可將爭議提交港珠澳大橋專責小組決定。三地政府之間、項目法人(即港珠澳大橋管理局)與任何一方政府之間不得在任何區域啟動任何訴訟程序。」

《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指,三地政府若無法就分歧或爭議達成一致意見,可提交港珠澳大橋專責小組決定。《協議》截圖

港珠澳大橋專責小組在2007年、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牽頭成立,當時的專責小組組長是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曉強,成員包括交通部副部長翁孟勇、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周波、廣東省人民政府常務副省長湯炳權、香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及澳門土地工務運輸局副局長陳漢傑。至於目前大橋專責小組有什麼成員、最高領導、港方代表是誰,眾新聞未能從港府的公開資料查閱到。

港珠澳大橋專責小組2007年1月在廣州舉行首次會議,由專責小組組長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張曉強(中)主持,交通部副部長翁孟勇(左二)、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周波(右三)、廣東省人民政府常務副省長湯炳權(左一)、香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右二)、澳門土地工務運輸局副局長陳漢傑(右一)出席會議。政府新聞處圖片

大橋主橋部分,包括近日備受爭議的人工島,處於內地水域,屬香港司法管轄區以外。加上協議條款限制三地政府在出現爭議時訴諸法律訴訟,萬一爭議涉及工程的安全結構,港府能否作出監督、追究、問責?2004至2016年曾任立法會議員的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指:「我哋放咗咁多公帑落去,如果嗰個人工島真係冧咗、沉咗,究竟我哋應該向邊個問責呢?」、「絕對不可能追討,冇灰色地帶。呢個係當時特區政府嘅設計、安排,(香港)同內地嘅關係係點。係咪『大石砸死蟹』,我唔知喎,當時政府冇同我哋交代。」

梁家傑認為,港珠澳大橋工程作為「政府與政府之間的行為」,以民事訴訟方式解決爭議未必是最適合,宜著眼於三地政府的監察機制,防患於未然。但根據路政署署長鍾錦華的說法,港方一直是透過三地委及港方委派的大橋管理局副局長監管港珠澳大橋項目,大橋管理局有定期召開會議。不過,路政署署長鍾錦華本周一的言論及態度,使梁家傑覺得特區政府的表現令人非常驚訝及非常失望,亦反映監察機制失效。

執業大律師、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從字面理解《協議》條款,如果其中一方政府出錯,而招致另外兩方受到損失,並不容許有損失的政府循法律途徑處理。他補充指,在商業層面的做法,為保障雙方利益,必然會指定一個司法管轄區作為裁判的決定地,而香港往往是很多商業機構選取的地方。楊岳橋又表示,香港習慣透過法律處理爭議,至於不循法律途徑處理是否有利,仍有待時間證明,但沒有法庭作依歸、單靠協商解決,事情的不確定性因而增加。

至於市民在港珠澳大橋上的活動,例如駕駛模式、發生意外的處理等,則根據「屬地法律」原則,即按所在地的法律處理。《港珠澳大橋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 三地政府協議》訂明:「項目主體和各區部分(包括香港部分、珠海部分、澳門部分)的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按照屬地法律原則,適用屬地法律處理各項事務。珠澳口岸人工島另有安排的除外。」最後一句「珠澳口岸人工島另有安排的除外」具體是什麼意思、如何「另有安排」?協議文件未有進一步說明。

香港為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工程承擔7.5億元。資料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