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是誤會或彼此欠缺默契——談港獨的盲人摸象


 

【編者按】戴耀廷在台灣發表「民主自決」論引起讀者多方討論,其中張海澎和吳尚水兩位作者來稿互動、論證觀點,體驗香港言論自由之可貴,為方便讀者閱讀,整理兩人相關文章如下:
1)「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張海澎
2) 不許民主自決論的邏輯盲點|吳尚水
3) 理由與普世價值|張海澎
4) 是誤會或彼此欠缺默契——談港獨的盲人摸象|吳尚水

【撰文:吳尚水】

香港曾經有一個神級學術明星,開創思方學派, 把思考方法提升至藝術層次,啟蒙數代學子,風靡政商巨頭,地位崇高到不行不行,這位一代宗師,當然就是李天命先生了。 但這樣一位 話說戰無不勝的傳奇人物,卻在一次吹汽球表演時發生小爆炸,一時竟似英名掃地一鋪清袋, 回想起來真是不勝唏噓!

事緣是李先生以其慣有的老頑童style以打油詩調侃港大學生馮敬恩,又思方調教陳文敏,結果引起社會極大反彈,引發叛教潮,林夕評論此公案,有偈值得一頌:語理思辨邏輯,未必能明辨是非。 

李天命先生的神話是否已經破滅了呢?我不知道,但他的聲譽連同他的思想遺產以及影響力肯定大不如前了。這是可哀的事情。一個學者,不諳於世情,不與普羅大眾同哀樂,未必就能保持清醒和理智,很容易牛頭搭馬嘴碰得一鼻灰。

在遊行活動上出現的「香港獨立」標語。美聯社

讀張海澎先生的文章和辯論風格,令人想起李天命先生,都有種難得的心思單純。當我委婉地指出「在一個政治問題上這樣談邏輯問題有點無厘頭」,張先生竟回道

你意思是說談政治問題時不應該講邏輯,可以任意詭辯、胡說八道? 你這篇文章不也是講邏輯嗎?即你所說的東西也是無厘頭?

真有點像小學生絆嘴。當然,我要胡扯或邏輯地討論,我都可以說張先生犯了偷換概念、擴大論點等謬誤,但張先生最大的邏輯謬誤,我相信還是「迷失要點的謬誤」。

其實簡單點說,我說的是「在一個政治問題上這樣談邏輯問題有點無厘頭」,是說單單像張先生那樣談邏輯是引伸不出什麼有意思的討論,你談邏輯當然沒問題,但你是希望引領什麼討論呢?你想帶出什麼觀點呢?我觀察張先生與陳奕謙先生的討論,幾乎都變了純學術的糾纏了,什麼稻草人謬誤什麼不當類比,仿似大家都回到學校的美好時光。

當然,坦白地說,我是覺得張先生的邏輯根本狗屁不通啦,只是因為我自己是邏輯盲而他又是專家,當然不好說得這樣直接了,一笑。

但我還是很開心張先生在邏輯的迴圈中跳出說說人話,回應指他讀過自決論的論述,但這可能和他第一篇文章所指「自決論者從來沒有論證為什麼民主自決是應該的」有點自相矛盾。老實說,如果張先生讀過自決論的論述,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談邏輯而不直接回應人家的論述。

張先生理解的自決,我覺得是存在問題的。他把自決等同港獨是一大錯誤,再進而把港獨以損害國家利益為理由去反對。如果他真的是在回應現實中的自決討論,我很懷疑他還會不會這樣理所當然。

自決不是什麼價值,只是一種制度安排,一種獲得港人共識的制度安排,至於怎樣安排其實沒有定案,港人可以選擇港獨,也可以選擇作為中國廣東省的一市,甚至可以強制每個港人在30歲前必須為國捐軀否則必須永久流放英美,如果是這種自決的安排,損害國家民族利益云云豈不是痴人說夢?就算是港獨,自決還可以決定獨立之後的香港男人必須娶大陸女子為妻、每周必須到大陸消費若干,以延續與中國的血緣關係以及回饋中國政府的友善。如此說來,港獨必定損害國家民族利益的想像必須加以擴闊才行。

不客氣的說,你跟一個真正主張港獨的人談什麼損害國家民族利益不是很搞笑嗎?

據我自己的理解,民主自決作為一種政治思潮,重點在港人意志的體現,最重要的stakeholder要有SAY的權利,它蘊含2047的整體香港的出路問題以及地區性的政經自主性問題,我從張先生的邏輯分析中看不到他有意識到民主自決的這種內涵。

最怕囉唆,尤其怕邏輯上的囉唆,暫時說到這裡,我希望張先生繼續把討論延續下去,多分享一下自己的心路歷程,為什麼他經過反思和詳細的考察之後,會由堅定的自決論者變成反對呢 ?這一點很有趣,很值得記錄下來,對正反雙方都極有參考價值。

至於說張先生說:

「民主自決論」不是基於理性,而是由於情緒。許多人在沒有充分理據支持的情況下,先接受「民主自決」, 然後拼命找理由支持。

或許張先生是對的,但,請問問題在哪裡?是,我明白「民主自決論」不是基於理性,而是由於情緒,但請問,問題在哪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