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新聞攝影比賽的角色


 

用邊把尺至啱?唔該

每年三、四月間便是香港新聞攝影界的大日子,因有兩個新聞攝影比賽在期間舉行,一個是由報業公會主辦、另一個是由新聞攝影記協會主辦,目的主要都是要表揚從業員的傑出表現,和提升業界的專業水平。一般來說比賽的準則都是優勝劣敗,這樣的準則放在體育競技上一定不會招人異議,放在沙龍攝影上還勉強可以接受,但卻很難應用在新聞攝影比賽之上,新聞攝影的初衷當然就是新聞,而新聞的基本功用就是要讓讀者或觀眾掌握與他們切身利益尤關的資訊,從而有機會作出最符合自身利益的反應,因此說到底公眾利益才是新聞攝影的根本,照片本身的藝術性或感染力無論有多高,但如果和大部份的讀者沒有太多切身關係的話都很難成為獲獎的新聞圖片,因此如何去厘訂一個恰如其份的新聞攝影比賽評選準則和方法,的確是一個頗為艱鉅的任務。

將世界與大事連結

在芸芸眾多的國際新聞攝影比賽的評選安排之中,筆者首推總部設在荷蘭的世界新聞圖片(World Press Photo 簡稱WPP)比賽,他們在網頁清楚地說明他們的使命:

將世界與重要的故事連繫起來。
Connecting the world to the stories that matter.

因此甚麼是重要的故事便是該比賽的重中之重,WPP特別設立了一個名為「世界新聞是年圖片」(World Press Photo Of The Year)的獎項,獲獎的照片一定是從當年全球最關注的話題中挑選出來,而這張獲照片亦會成為是次比賽年報的封面圖片,如此甚麼是當年重要的故事便在比賽中被肯定下來,並為人類歷史下了一度註腳,由此可見新聞訊息才是評審首要考慮的元素而不是照片的其它質素,當然如何挑選出當年最觸目的國際新聞也是評審團的工作之一,而WPP評審團的成員每年都是從世界各地邀請知名的新聞攝影工作者擔任,以確保所有的討論能從多角度出發,並讓其結果更具代表性,中國新華社圖片的高層黃雲博士也曾在「2016年世界新聞圖片賽」中擔任評審一職。除了透過「世界新聞是年圖片」為該年的世界大事加上合適的註腳之外,WPP也追求國際新聞的多元化(a diverse account of the world),因此除了會從所有參賽照片選出「世界新聞是年圖片」之外,共設有9個類別和17個獎項,有興趣了解當中細則的朋友可以到他們的網站瀏覽

世界新聞攝影 vs 普立茲 

2016世界新聞是年圖片獎的得獎作品。Warren Richardson攝

以上的照片便是由澳洲籍的自由攝影記者Warren Richardson在2015年8月28日拍攝到一名敍利亞難民正透過剪開了一個洞的剃刀刺網,將手中的嬰兒交給另一名已經成功地越過了塞爾維亞邊界進入了匈亞利的難民。這照片獲得2016年單張焦點新聞的冠軍並摘取了該年度「世界新聞是年圖片」的殊榮,是最佳例子去說明新聞訊息是最主要的考慮因素,同年其實有很大量關於敍利亞難民潮的照片參賽,若單從畫面的質素去考慮Richardson的這張照片未必勝過其他的對手,但Richardson的照片準確地捕捉該名男子仍有一絲企盼的眼神、鋒利的刺網、弱小的嬰孩,精準而緊湊的構圖,這張照片的象徵意義已超乎了敍利亞難民,並直指人類歷史中反覆出現的戰亂和人們為了下一代追尋新生活而在所不惜的精神。這張照片獲選為「2016世界新聞是年圖片」是準確地回應了WPP強調的:「將世界與重要的故事連繫起來」的使命。當時難民為了避開邊界守軍,所以在近乎摸黑的情況下進行偷渡,Richardson唯有將相機的感光度提升到6400度,以 f/1.4 光圈及快門只有1/5秒速度之情況下進行拍攝,其技術難度是非常之高,有此成績更是難能可貴。

同年普立茲新聞獎攝影項目將獎項頒發給俄羅斯自由攝影記者Sergey Ponomarev,他亦是以敍利亞難民的照片參賽,有趣的是這張照片原屬於Panoramvo的一個圖片故事,而這個故事在2016年的世界新聞攝影賽中獲得了一般新聞(General News)圖片故事類別的冠軍,但「世界新聞是年圖片」卻被Richardson奪得。

2016普立茲新聞攝影獎得獎作品。Sergey Ponomarev攝

筆者在本欄之前發表的〈新聞攝影工作者最謙卑的本份〉一文曾對這照片作過詳細分析,以它來代表敍利亞難民潮尚可接受,但照片的深度和象徵意義肯定被Richarson的照片比下去,但話得要說回來,Ponomarev獲獎的整個圖片故事,能縱向地詳盡描述了敍利亞難民在逃亡過程中的經歷和心路歷程,本身絕對是一個上乘的新聞圖片故事,但以單張照片來比較則在深度上未及Richardson捕捉到瞬間。

新聞照片能觸動心弦

另一張值得討論的照片是美國攝影記者John Stanmeyer於2013年拍攝到有關非洲移民在Djibouti海邊試圖擷取電話訊號的情景,照片奪得2014的當代問題(Contemporary Issues)冠軍及「2014世界新聞是年圖片」的殊榮。Stanmever的照片有著很強的視覺吸引力,而當中的人物在背光的情況大都變成了剪影,令照片含有更大的象徵意義,像是在指向科技、全球化、遷徙、渴望、異化⋯⋯等當代問題。

2014世界新聞是年圖片獎的得獎作品。John Stanmeyer攝

這張照片正好說明了新聞照片的價值所在,它能帶給讀者的不單只是事實的陳述,更重要的是它能觸動讀的心弦,令他們對當前的事情產生共鳴從而去關注以至深入地了解照片背後的故事,一張好的新聞照片配合一段好的文字報導,手法上雖然亳不新鮮,但威力卻仍然足以改寫歷史,這或許就是許多對自己的專業抱有熱誠的新聞工作者的共同信念。

錦上添花 vs 盲目跟風

只可惜時下香港傳統新聞媒體的網站一般都只顧著趕潮流,以多媒體的形式來報導新聞,既有照片、文字、又有錄像。事實上每一種媒體都有自身的優點,當這些優點配合得宜時,多媒體報導自然能令受眾可以更全面地接收相關的訊息,但問題是當傳統新聞機構在沒有增加人手的情況下,便貿然要求攝影記者以至記者在採訪時既拍片又攝影,以為這樣就能滿足讀者的口胃,倒頭來讀者卻大量流失。攝影記者採訪時被要求同時拍攝硬照和錄像,根本是令他們顧此失彼,拍攝到的照片和錄像水準差強人意是意料之內。反觀已經非常多媒體化並經常在國際新聞比賽中獲獎的美國報章《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他們光派註香港的人員已有三十多名,在充裕人手支援下報導採用多媒體自然是錦上添花,而Ponomarev獲獎的作品都是《紐約時報》委託他拍攝的,可見多媒體化不是問題,只是香港的新聞機構沒有增加適當人力便貿然推行多媒體化,無疑是傳媒老闆盲目跟風自掘墳墓的行為。可憐不少新聞工作者特別是攝影記者在這種氛圍下根本無所適從,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他們發揮和對這份專業的期盼。近年不少資深而又出色的攝影記者紛紛被辭退或因公司結束而失去工作,行內青黃不接的情況頗為嚴重,若再繼續這樣發展下去,香港的新聞攝影實在很難吸引到優秀的年輕人入行,到時香港的新聞攝影比賽到底還能扮演些甚麼角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