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銀髮族的EQ



 
廣東人常說:長者食鹽多過年輕人食米,又形容他們行橋多過下一代行路,意即長輩的人生閲歷豐富,看盡禍福生死。然而,為何不少老年人在遲暮之齡卻又常慌惶失措,無法接受體衰力弱,嗟歎不息?
 
《情緒傷害:快樂銀髪族篇》中,作者彭德修道出了箇中因由:情緒並不會因過往歷盡風高浪急而免疫勞苦愁煩,相反,因為情緒由年少時開始受的創傷,經年累月的積壓下來成為重重叠叠的瘡疤,在晚年更容易一觸即發。

然則,何謂EQ?EQ 即Emotional Quotient,也就是情緒智商。分數愈高,情緒愈穩定,反之,就是情緒化。雖説人生不如意之事難以避免,可是,挫折會造成心理傷害,若有另一次類似的挫折再發生時,就會產生情緒反應,亦即情緒傷害。情緒傷害愈重,EQ 就愈低。
 
銀髪族的EQ 為甚麼普遍比較低?即使長者壯年之際如何叱咤風雲,在垂暮之年卻好像一切都失去掌控:逐漸衰敗之身驅、劇變的家庭結構和科技、退休後失去個人價值的肯定、死亡之將至,全皆彷彿排山倒海而來,自尊心受到重重衝擊。在恐懼與失控中產生的焦慮,像在新舊的人生挫折傷口上灑鹽,令很多人晚境愈加情緒化,EQ 偏低。
 
可是,過去的失意災害已經發生了,不能重來一次,老年人又要面對體力走下坡的殘酷現實,在舊恨新愁下,長者何去何從呢?
 
不錯,我們不能改變老之將至的自然定律,也正因如此,老者更應珍惜和保持目前的體能狀況,坊間也有不少食療和養生的推介。
 
社交方面,因為年紀愈大,老伴老友的相繼離世,常是長者難以闖過的晚年關口。若能及早避免只倚仗子女繞膝相伴而拓展社交圈,和學習自處的能耐和樂趣,便比較能夠從容面對羣處和獨居的不同境況,知道雖然有時孤獨但不孤單,安然走進金色年華。
 
不過,對於過去人生的不幸,老人便要加把勁保守自己的心了,除了要明白和接納自我,還要努力把持個人成為情緒的主人,去選擇快樂,而不是將快樂建立在不受控制的外在環境,成為情緒的奴隷,受舊患新創所左右。
 
華人疼愛子女的方式又往往會造成的所謂「愛的傷害」,父母會因「愛之深、責之切」而採取了嫌棄、批評等負面表達方式,到子女成年後不願再接納進言時,老父母便頓感受重挫,失落難過。

其實,沒有子女不敏感和在意養育自己成人的父母之看法,長者何不順水推舟,從一個嚴苛的導演座椅退下來,變身成臺下拍掌的觀眾,作為下一代之加油站?

那麽,學會了如何善活,老人又怎樣能善終呢?對死亡的焦慮,大部分人是不會隨年齡增長而減少的。面對死亡這人生最大的失控,長者又怎能以高EQ 瀟灑面對呢?
 
其實面對死亡時,不再只是EQ 這心理指數要高,靈性也要高。在馮家柏、陸亮主編的《坦然面對生死的21堂課》中,提到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對健康的定義,是指全人健康(Holistic Health) 的意思。它不單包括身體沒有疾病,心理、社交的狀態要良好,還在1988年加上靈性的層面。

死亡將至這存亡關口,是很難完全依靠個人的正向心理能力的,反而在靈性中對生命的理解,對死後有健康的盼望,更可從容面對死亡。
 
書中一位作者詮釋死亡在基督教的意義:死亡既是盼望,也是絕望。絕望,是因為死亡完全不是人所掌控。盼望,是因死亡也盡在創造之主手裏。死亡本來失控可怕,但也因著盼望,而盛載死亡的懼怕。
 
基督徒深信上主對生命發出的應許,亦即喪禮所謂之息勞歸主,放下世上的勞苦,到天家享受永生的福氣。
 
善活而善終,豈只是銀髪族之事?生命無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