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鄧飛的辯論藝術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是個有頭有面的人,你看他是教聯會理事、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且以前還是個電視紅人,知名度頗高,而他一直十分積極參與輿論引導工作,又上電視受訪又上城市論壇舌戰,但很奇怪地,好似從來沒有人有興趣回應他的,任由他的文章瑟縮在《文匯報》和港人講地,無人觸摸似廢堆。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香港電台照片

我也是偶然google戴耀廷教授才看到鄧飛最近寫了篇文匯報:在國家統一的大是大非問題上沒有「假如」,看了之後我覺得,沒有人回應鄧飛可能有二個原因,一是,他口才太好,和劉江華一樣,他也曾是最佳辯論員,怯於威名,根本沒有人敢和他舌戰;第二,他的文章殺氣太猛,比起建制第一健筆屈穎妍的觀點新奇、文采匪然、平易近人,無疑顯得曲高寡味。

老實說,作為一個不學無術的花生友,很難說鄧飛的文章和觀點不值一哂,但真的,比起戴耀廷教授那類學者文章,在風格上真的判然有別。

鄧飛的文章,和他的談吐一樣,都有一種不容置辯的強橫專制味,說得不好聽,是有種流氓feel,這是很奇怪的事,他好像好有point,但並不令人覺得他在說理,他好似好有邏輯,但並不令人覺得他意圖說服和打算交流辯證。

譬如這篇文章就很清晰地列了三個point,反駁言論自由和學術討論一說:

首先,鄧飛指出,「戴耀廷所參與的活動,根本不是正經八百的學術研討會,組織者是明火執仗宣揚和推動「台獨」的組織」,然後他打了個黑社會的比喻,說:你去參加幫會會議不能說你去參加「江湖幫會文化研究學術研討會」吧?

戴耀廷上月24和25日出席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活動論壇,發表「港獨」言論,其後在香港和大陸遭到文革式批鬥。

我不知道鄧飛運用了什麼辯論技巧,但總覺得他在說歪理,為什麼呢?我認為他有意地偷換了概念,把學術自由置換成學術研討會,他不直接否定學術自由,因為這很難成立,所以轉個彎針對論壇的性質去說事,純粹是玩概念遊戲。但我們不禁要問,難道學術自由就只能在學術研討會實踐嗎?

無論如何,我覺得也無需辯,如果鄧飛真的尊重學術自由,那戴耀廷以後繼續發表香港未來系列文章時,希望他不會又說戴寫文章不是學術討論,因為他根本不是在參加正經八百的學術研討會吧!

老實說,其實我也覺得戴耀廷很笨,你要發表學術見解也不用混在真獨分子去講吧?難道不怕人利用的嗎?但是,其實這也是他的自由吧?你可以說他笨,但他就是喜歡笨,那又如何?而且再說,戴教授其實可能打算深入虎穴去制止五毒呢?你不許他精研人類歷史之後得出鐵論:與虎謀皮不得好死?你不見他多番強調他不贊成港獨且明言香港冇條件港獨嗎?

然後,鄧飛又再打比喻,企圖將戴耀廷推向港獨「軍師」的位置:

第二,戴耀廷及其辯護者們一直強調,他的言論觀點,只是建立在所謂的「假如中國現有體制崩潰」這個假設前提上,所以不是煽動國家分裂。我倒想問:如果上述在「江湖幫會研討會」上,一個香港的黑幫老大說「假如明晚警察沒有巡邏,所以我們可以趁機幹上一票大的。」然後接下來具體細緻地商討行動計劃,警方和法庭會接受這個「假如」作為辯護理由嗎?如果說這「假如」之話的恰恰是這位大學教授,恐怕警方和法庭只會把他看成幫會中出謀劃策的軍師,而不會把他當成「學者」吧。學者和教授可不是免死金牌啊。

老實說,這種打比喻說道理的手法很能表現鄧飛最佳辯論員的功力,但我真的覺得他並沒有討論求真的存心,你看他設喻以及引伸的手法已知道他怎樣利用了暗示、預設等手法去影響公正的判斷了,你甚至根本不能反駁他說人家根本沒有商討行動計劃,因為這樣你就默認了你是黑幫和準備犯罪。

最後,鄧飛竟有點強辭奪理地把洗腦和言論自由併列起來,說:

「反對派總是喜歡在所謂「洗腦」與「言論自由」兩張牌中遊走。當特區政府和社會推動國民教育的時候,他們就污名為「洗腦」;當有人推動「港獨」和分裂國家時,他們就美其名曰「言論自由」。」

最好笑的,其實還是鄧飛竟說反對派以言論自由為幌子,「肆意打壓一切維護國家統一、培養國民身份認同的教育,同時拚命為分裂國家的言行尋找見縫插針的機會和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實說,手無寸鐡的人民又有何力量「肆意打壓」什麼?所謂的言論自由,只是最基本的最卑微的人權,又何冠冕堂皇之有?動不動就掄起分裂國家的大石亂砸,到底誰那麼厲害隨便就分裂得了國家?賣國的、亂國的幾時又輪到平頭百姓傻學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