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金庸逝世 重溫《紐約客》作者最後一次訪問金庸 談他的武俠小說政治意涵


編者按:筆名金庸的武俠小說泰斗 、一代報人查良鏞逝世,享年94歲。金庸因病已多年沒有公開露面。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博士生傅楠(Nick Frisch)2013年底訪問了金庸,是金庸最後一次受訪,傅楠的文章今年4月在《紐約客》刊登。本文是傅楠接受眾新聞採訪,談金庸武俠小說的政治意涵和西方人眼中的金庸小說。

金庸2013年底,接受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博士生傅楠訪問。照片由傅楠提供

原標題:《射鵰》英譯全球發行 《紐約客》寫金庸小說的政治意涵和江湖想像

94歲的金庸(本名查良鏞)筆下兩次華山論劍,首回「中神通」王重陽力壓「天下四絕」,奪得出自宋代道家彙集《萬壽道藏》的最高武學秘笈《九陰真經》,廣為武林中人覬覦;相隔25年,王重陽已去,幾名武功絕頂的高手再次齊聚華山之巔,「北丐」洪七公和「西毒」歐陽鋒拼一生功力相鬥:歐陽鋒「絲毫不動聲色,雙腿微曲,杖交右手,左掌緩緩運起蛤蟆功的勁力;洪七公則「接過打狗棒,左一招『打草驚蛇』,右一招『撥草尋蛇』」,分攻歐陽鋒兩側。結果黃蓉用計令歐陽鋒倒逆使出《九陰真經》,使他發瘋,其後年方20歲的郭靖先下接過「東邪」黃藥師苦練十多年的「奇門五轉」和洪七公的「降龍十八掌」,三百招不敗。上述情節出自金庸作品《射鵰英雄傳》,全書呈現了俠義、志氣和武藝相織的主題,並開啟《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其餘兩部曲

《射鵰英雄傳》最近由瑞典譯者郝玉青(Anna Holmwood)第一次用英文全譯,書名譯為《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 ─ A Hero Born》,今年2月由英國麥克萊霍斯出版社(MacLehose Press)全球發行,郝玉青估計其餘兩部曲,將在12年內譯成。把握《射鵰》英譯本面世的契機,2013年底訪問了金庸的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博士生傅楠(Nick Frisch),近日在美國文藝、政論雜誌《紐約客》(The New Yorker)撰文,向西方讀者介紹金庸的武俠小說,這是《紐約客》首次寫金庸傅楠的文章提到,金庸稱自己不少武俠小說,影射了1949年後、毛澤東掌政的27年,中國社會遭遇的波瀾和權力鬥爭。傅楠接受眾新聞電郵訪問,講述當年訪問金庸的經歷。

金庸和美國學人傅楠。照片由傅楠提供

2013年受訪 金庸:神龍教即共產黨

傅楠憶述:「我們見面的時候,他的身體雖然有點弱,但是他的腦筋還很靈活。我帶了幾本不同的書,包括關於他祖籍杭州錢塘的《海寧查氏家族文化研究》、金庸舊版的複印本、明報出版社的印刷品等。他一看到《海寧查氏家族文化研究》,就拿起來,讀得很快樂。很明顯,他的身體健康雖然有點弱,他的腦子還沒退化。」

金庸看到《海寧查氏家族文化研究》就興緻勃勃,拿起來閱讀。照片由傅楠提供

熟悉金庸的人士透露,傳楠是近年難得正式訪問過金庸的人。傅楠也說,金庸的助理告訴他:「一般來說,除了家人、老朋友以外,查太都會替金庸謝絕採訪。」金庸願意接受他訪問,是因為他有中國文學的學術背景,能夠直接用原文欣賞金庸作品,再加上《紐約客》一直沒有發佈任何關於「金庸現象」的文章。傅楠認為,從西方讀者的角度來看,金庸必定是值得注意的中文作家。

傅楠在訪談中直接問金庸,他的作品的政治含意。金庸這樣回答:

神龍教的洪教主嗎?對,對,就是共產黨。

神龍教出現在金庸最後一部作品、於1969年動筆的《鹿鼎記》,當時正值文化大革命席捲神州大地。神龍教教主洪安通素來喜歡教徒諂媚奉承,教眾齊聲「仙福永享,壽與天齊」,為人心狠手辣,與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毛澤東十分相似。神龍教內少壯派鬥倒老一輩的情節,也是影射紅衛兵批鬥老革命。

1970年的《明報》連載《鹿鼎記》 章回小說。圖為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藏品。何君鍵攝

西方人眼中金庸小說 份量如《星戰》加《魔戒》

金庸武俠小說於華文世界風行逾半個世紀,日本、泰國、韓國等地均有翻譯。然而,金庸小說在西方社會的完整英譯本只有3部,分別為《雪山飛狐》、《書劍恩仇錄》以及由著名漢學家閔福德(John Minford)翻譯的《鹿鼎記》(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今次出版《射鵰英雄傳》英譯本,是東西方文壇交匯的大事。

傅楠這樣形容金庸的作品:

金庸作品最重要的特點之一,就是既有中國傳統文學、章回小說的味道,又有大仲馬的敘述精神。西方人如果想了解中國文化,必定應該讀全球華人都喜歡讀的書(金庸著作)。

傅楠在《紐約客》的文中寫道,金庸將洋洋幾千年中國歷史和「江湖」的場景扣合,書寫各種人性歡淚,跟《魔戒三部曲》作者托爾金(J. R. R. Tolkien)用哈比人、精靈、矮人等故事聯想到查里曼大帝時代的歐洲,寫作動機接近。金庸作品在華文世界的文化地位,好比西方世界的《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戰》的結合。傅楠預期《射鵰英雄傳》英譯本出版後,西方文化界「可能會看到『武俠熱』或『金庸熱』。」

翻譯金庸小說 盡考譯者功力

翻譯金庸的小說絕非易事,要通曉中國人情倫理,明白武功和了解中國的歷史背景,再將原文譯為西方人能夠理解、讀通的英文,可說是難上加難。傅楠舉例《射鵰英雄傳》中黃蓉的「落英神劍掌」(修訂版為桃華落英掌),文言古典,意象高度壓縮,對英語讀者來說,理解門檻相當高,若只取漢語拼音「 Luo ying shen jian zhang」,並無意義,郝玉青意譯為「Wilting Blossom Sacred Sword Fist」算是妙筆,至於「九陰白骨爪」則譯成「Nine Yin Skeleton Claw」。要在接近286萬個中文字的文意脈絡翻譯成「信、達、雅」並重的英文,變出滾滾1500萬個英文字,殊不簡單。

金庸愛讀「帝王之書」《資治通鑑 》,借古鑑今。圖為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藏品。何君鍵攝

後記數筆述政治現實 歷史反映人類墮權力魔障

金庸愛讀有「帝王之書」之稱的《資治通鑑》。眾新聞記者翻閱金庸在不同作品的後記,聊聊幾句,透露了他寫作時的思考。《書劍恩仇錄》、《射鵰三部曲》等有明顯的時代背景時,《笑傲江湖》一書,金庸刻意隱去故事時代,呈現現實政治中,貪權者和隱士的對照。金庸寫道:「我寫武俠小說是想寫人性,就像大多數小說一樣。寫《笑傲江湖》那幾年,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奪權鬥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當權派和造反派為了爭權奪利,無所不用其極,人性的卑污集中地顯現。」金庸續寫道:「這部小說並非有意的影射文革,而是通過書中一些人物,企圖刻劃中國三千多年來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現象......不過一切的奪取權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況。」《笑傲江滿》書中,任我行、東方不敗、岳不群、左冷禪等人於金庸眼中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方證大師如是、莫大先生如是、余滄海亦如是。

執迷權力的人於金庸眼中往往身不由己,「是可憐的」。金庸在後記寫道:「人生在世,充分圓滿的自由根本是不可能的,解脫一切慾望而大徹大悟,不是常人之所能。」正派的劉正風、和「魔教」的曲洋,知音識曲,兩人在權力的播弄下,合奏〈笑傲江湖〉絕響,於金庸來說,已是限制中的解脫,真正做到令狐沖、風清揚等隱士,又有幾人?

談到在政治現實求存,《倚天屠龍記》的後記亦值得一讀。金庸寫道:「中國成功的政治領袖,第一個條件是『忍』,包括克制自己之忍、客人之忍、以及對付政敵的殘忍。第二個條件是『決斷明快』。第三個條件是極強的權力慾。」金庸認為主角張無忌半個條件也沒有,不能做政治領袖;反之趙敏和周芷若「雖然美麗,但不可愛」。

金庸筆下高手眾多,黃藥師、歐陽鋒、段智興、洪七公、郭靖......論武功真可說是「俗世中不知邊個高」,今次英國出版英譯本《射鵰英雄傳》,引起美國出版社注意,譯筆誰高,還待文林齊放,由讀者判斷高下。

金庸小檔案
本名 查良鏞
出生年份 1924年
籍貫 浙江海寧
曾任職 作家、報社記者、編譯、編輯,電影公司編劇、導演。
作品書成年份  1956年 《書劍恩仇錄》
 1956年 《碧血劍》
 1959年 《射鵰英雄傳》
 1959年 《雪山飛狐》
 1961年 《神鵰俠侶》
 1961年 《飛狐外傳》
 1961年 《白馬嘯西風》
 1961年 《鴛鴦刀》
 1963年 《倚天屠龍記》
 1963年 《連城訣》
 1966年 《天龍八部》
 1967年 《俠客行》
 1969年 《笑傲江湖》
 1972年 《鹿鼎記》
金庸先後出版主要作品十四部。圖為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藏品。何君鍵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