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旺角衝突】梁天琦自辯4:想保護群眾 臨時舉行選舉遊行  見女生被警箍頸 衝前喝止被捕


 

前年年初二的旺角衝突,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6人被控暴動罪,案件續在高等法院應訊。梁天琦今天下午繼續集中講述案發當晚的情況。他自辯稱,由於情況危急,為保護市民,最終決定臨時舉行選舉遊行,希望警方使用武力時有所顧忌。

梁天琦又供稱,當他走至亞皆老街,看到一名女生被警員箍頸,「好似挾持人質」,上前喝止期間被警員按在地上拘捕。

梁天琦供稱,看到一名女生被警員箍頸,衝前喝止時被警員按在地上拘捕。《壹週刊》圖片

梁天琦作供時提及,他曾出席選舉人參選簡介會,並從候選人指引得知,一個候選人能隨時隨地、不通知警務署、不索取不反對通知書,舉行30人以下的選舉遊行。他案發前亦曾以立法會候選人的身分,到上水水貨情況肆虐的地方,舉行選舉遊行,當時沒有通知警方,亦沒有索取不反對通知書。警方到場檢查後,亦批准遊行繼續進行,並一路跟隨隊伍遊行。

梁天琦供稱,警方推出高台、他被帶到行人路期間,其選舉助理Manyu來電,當時不知道Manyu的位置。Manyu表達對旺角情況的擔心,並建議梁天琦像之前一樣,舉行一個選舉遊行。他當時沒有答應,因擔心身為立法會新界東候選人,「呢個時候舉行選舉遊行,有少少好似尷尬」,並向Manyu表示「我考慮一下先啦」。

梁天琦稱,其後看到Manyu在白色客貨車附近出現,她剛剛趕至現場,黃台仰則在車頂上。他指,白色客貨車是本民前作選舉之用,運載旗幟、橫額、傳單等選舉物資在新界東派發,由於他不懂得駕駛,客貨車由黃台仰駕駛,以及負責運送物資。案發當晚車門一直打開,看到入面有傳單、水、本民前的藍色連帽外套、選舉旗幟、多個成員和義工的背包。

梁天琦又稱,Manyu和黃台仰兩人向他建議,舉行選舉遊行或能緩和當時氣氛,認為隊伍置身在警方和市民之間,警方使用武力時或有所顧忌。由於情況危急,梁天琦最終同意,除了認為自己擁有候選人的權利,亦希望保護在場市民,「在場市民其實係食緊嘢,而當晚係小販初一擺賣嘅嘉年華、節日,本民前有聲援,在場市民受暴力對待,覺得有責任保護佢哋」。

梁天琦供稱,由於情況危急,為保護市民,最終決定臨時舉行選舉遊行,希望警方使用武力時有所顧忌。《蘋果日報》照片

梁天琦表示,他於是穿上藍色衛衣,並指示其他成員穿上衛衣作記認,當時十多人穿上衛衣,亦有成員向他遞上大聲公,在客貨車附近廣播,說出自己的名字、候選人的身分,以及希望舉行選舉遊行的意願。他其後走上警方防線,沒有使用大聲公,幾次告訴警員他擁有選舉遊行的權利,問警方有沒有辦法提供協助,但警員當時沒有看他,當時雙方距離約一個身位。辯方在庭上播放相關片段,指梁天琦曾向在現場叫市民「執生」,梁天琦解釋,因當時不清楚警方會否繼續驅散,「覺得如果係咁,應該小心,但唔知道實質可以做啲咩嘢,所以叫佢哋執生。」

梁天琦形容,當他們站在現場一段時間,後方傳上本民前的選舉旗幟和膠盾,期間有人喝倒彩,交替叫喊「收皮」、「收旗」,但他沒有收起,當時感到「少少反感」,並說「選舉遊行自然有選舉旗幟㗎啦。」他指,看不到膠盾如何去到砵蘭街,亦不知道是誰傳上膠盾。

梁天琦指,得知本民前有成員曾購入一些盾牌,但因「覺得其實唔會有咩機會用到」,所以未曾檢視,亦不知道案發當晚的盾牌是否屬於本民前,當時沒有問盾牌的來源。至於本民前成員身穿的「盔甲」,梁天琦表示,他加入本民前前,曾在報章看過組織的遊行隊伍中,有人身處類似的護甲,其後查詢成員後得知,黑社會很多時候在反水貨遊行中,用暴力驅趕遊行隊伍,所以他們以電單車護甲保護自己。

凌晨1時半,警方開始向人群發出廣播,梁天琦亦同時作其他廣播,對小販管理隊和警方的強硬執法表達不滿,「覺得呢種暴力地驅趕小販、在場市民嘅作法,好似公安城管,所以用呢個稱呼佢哋。覺得其他人應該繼續留低食魚蛋,唔應該警察清,就俾佢哋清晒。」他又作廣播,指本民前會繼續留在現場,呼籲在場人士小心、「執生」,以及救身邊的人。

梁天琦形容,當時的動機,是希望繼續留在原地,等待警方清場,又擔心在場人士、自己的隊伍受傷,所以作出呼籲,「但唔知道具體上可以講啲咩,因為當時知道想做選舉遊行,係本民前成員嘅一個隊伍,但隊伍以外嘅人,唔知道可以點樣叫佢哋做啲咩嘢。」

梁天琦指,其後警方發出「334」廣播,他當時認為,警方防線將向他們推進。而當黃台仰發出「3、2、1,去」的廣播,梁天琦身邊的隊伍開始作勢向前跑,「好似起跑動作」,他當時戴面罩、手持水樽與隊伍一同跑,並撞向警員的長盾。他又指,他當時沒有手持盾牌,水樽是用作喝水,「大聲公廣播,口乾想飲水。」

他續指,他的頭頂、側面被警棍打中2、3次,當時感到痛楚,眼鏡被打破,臉和頭全被胡椒噴霧噴中,形容當時感到辛苦,「感覺塊面俾火燒咁,呼吸少少困難,係咁咳」。他被胡椒噴霧噴中後,有人向後拉走他,當時他感到疼痛、支撐不住,所以向後退,並在其他人陪同下,到朗豪坊附近洗走胡椒噴霧。他又形容,當時臉部、頭和身體全是胡椒噴霧,並需要脫下噴滿胡椒噴霧的衛衣,「因為如果皮膚同噴霧接觸,會好似俾火燒咁。」

梁天琦表示,當時Manyu要求他離開,他於是往亞皆老街方向走,「因為嗰邊係唯一嘅一條路」,但他到達時,看到上海街方向,一些穿反光衣的交通警與市民在地上糾纏,又看到警員向人群揮動警棍。他形容「當時好嬲」,因為在山東街已被打一次,走至亞皆老街又再看到警員揮動警棍,以及有示威者被按在地上,他「跟住襲擊咗一名警務人員。」

其後,他聽到兩聲「磅」,並聞到火藥味,當時意識到有警員開槍,並嘗試找出警員向誰開槍,但未有發現。他又聽到一名女生不斷尖叫,轉身看,便看到一名警員手持警棍揮動,另一隻手「好似挾持人質」箍著該女生的頸部,於是他衝前喝止,「覺得唔應該咁做,唔應該咁對待一個尖叫緊嘅女仔」,但當時有幾名警員從後將他按在地上、用警棍擊打他1、2次,將他拘捕。辯方播放之前呈堂的影片,見到一名女生發出尖叫聲,梁天琦用手指向警員,但隨即被按在地上,有多名記者向他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