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大事不理小事盲幹 黃牛活動刑事化小題大造


 

黃子華聲言極大可能是告別演出的棟篤笑表演騷在網上公開發售,甫開始便「售罄」,絕大部分觀眾皆無法購買到門票,但隨即已有「黃牛飛」在網上兜售,加上近期其他音樂會或演唱會亦有同類的情況, 所謂「黃牛黨」的問題又再引起公眾普遍關注,連當事人如黃子華也公開呼籲公眾罷買「黃牛飛」,以及贊成政府立法規管「炒黃牛」活動。

大事不幹或無能幹卻喜歡在小事上扮順從民意取悅公眾及一眾民粹主義的立法會政黨政客、所謂意見領袖和文化人以提高民望的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煞有介事地表示政府正視「黃牛」活動,不排除刑事化,甚至效法大陸推行所謂實名制,收窄炒賣「賣牛」 的活動空間。

黃子華公開呼籲公眾罷買「黃牛飛」,以及贊成政府立法規管「炒黃牛」活動。網上圖片

雖說民生無小事,但所謂小題大造,莫過於此。首先,觀賞棟篤笑表演或演唱會並非生活必須品,看不看純屬個人取捨問題, 與日常生活無關,更不能因文化界的既得利益巧立名目稱之為甚麼文化活動而有所例外。其次,所謂炒賣「黃牛」活動古今中外長期存在,根本是自由經濟常見的現象,不足為怪。香港現行的《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制定於1969年,罰款只是2,000元,而康文署轄下的娛樂場所得以豁免等的確過時,與現實脫節,大有必要修訂,例如康文署場地租用者的內部認購比例80%太高,應預留更多比額公開發售。但倘若因供不應求市場反應熱烈,一樣出現炒飛活動,那就純粹是經濟現象,政府不應管也管不了 。

炒賣者並非沒有付出代價和機會成本,例如需要花時間或僱用人士排隊購票,以及一樣需要承擔風險,市場需求不足或逆轉, 便要面對虧本的後果。對於消費者來說,如果不想花時間去排隊或爭購門票,願意支付費用讓人代勞,那也是符合「理性」的經濟決定,犯不著政府越俎代庖,加以管制。再者,立法一定要公平公正, 一視同仁。如果炒賣物業、股票、智能手機以至任何因潮流興起而熱賣的產品,如最近大炒最近推出的行李喼Rimowa特別版也可以大行其道,不受限制,何以政府要特別看待「黃牛」活動,還恫嚇要刑事化和實施既不可行也侵犯人權的實名制?那不是民粹主義,又是甚麼?

其實,所謂「黃牛」炒賣活動,在外國已是一門生意,成行成市,不單禁之不絕,其實也自動按照市場規律辦事。以美國為例,最初是黑手黨壟斷娛樂表演活動囤積居奇炒賣,後來發展至炒賣集團(Bookie)用電腦程式將售票活動批發給專事零售經營者作業(炒賣散戶),但由於售票系統每隔幾個月便更換程式,防不勝防的是,炒賣集團亦乘機推出新程式發售給零售的經營者,而演唱會、歌劇球賽主辦單位亦因而減低虧蝕的風險,轉嫁到職業炒票經營者身上。因此,所有所謂「黃牛」炒賣活動完全市場化,有賺有蝕, 有成本也有風險,完全由市場供求決定,根本毋須政府插手管理。至於消費者,往往會因黃牛黨求過於供賺頭蝕尾而臨塲買到平飛, 正是各取所需,盡顯自由市場的經濟運作。

睇娛樂表演要實名制購票根本不可行,難道消費者臨時因事不能出席便不能轉讓或將門票贈予親友嗎?網上圖片

政府官僚強不知為知,大搞民粹主義,盲目干預市場活動尚屬小事,最怕就是乘機滲入私貨,名正言順地做壞事,搞甚麼不知所謂的實名制。那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監控民間公眾活動的技倆,美其名保障消費者權益,實質是開出極壞的先例,讓政府堂而皇之監控人民所有活動。再說,睇娛樂表演要實名制購票根本不可行,難道消費者臨時因事不能出席便不能轉讓或將門票贈予親友嗎?而數以萬計的觀眾入場,又要查核門票,豈非要預早幾小時到場才能觀看表演?那不是擾民,又是甚麼?

香港社會目下最嚴重和亟待解決的是社會深層次矛盾衍生出來的一系列政經和社會民生問題,林鄭月娥政權正事不理,也無能處理,一眾無能問責官員虛以委蛇,避事不知恥,卻專揀一些無關痛癢的雞毛蒜皮小事高調回應,還愈弄愈糟,擾民至極,明顯是政治作秀。可憐一眾無知政客、主流傳媒輿論、文化人和既得利益者卻盲目附和,眾口一詞,不單不會解決問題,反轉移視點,為無能政府開脫應有的責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