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三十三:猶太基因


 

因佔旺藐視案和東北發展案被判下獄的青年朋友們:

從新聞上看到浩銘獲終審法院批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的消息,很為浩銘和家人高興,衷心祝福你們,縱然訴訟前景不明,仍能藉著親人和朋友相互扶持,走過人生的困難路段。

黃浩銘獲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圖為他離開終審法院在門外舉起勝利手勢。 

這個星期中,我應學生福音團契邀請,與機構的職員分享交流。學生福音團契成立至今超過六十年,主要服務對象是基督徒大專生,後來也包括畢業生,半個多世紀以來,栽培出許多領袖,既推動了教會發展,也促進了社會變革。如今,機構同工們看到,許多大學生有強烈的挫敗感與無力感,覺得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都沒有出路,眼睜睜看著核心價值被蠶蝕,同工們與學生日夕相對,感同身受,因此問我為什麼對香港前景抱有信心?怎樣在逆境中保持盼望?

我告訴同工們,我習慣把事情往最壞處設想,然後才回過頭來審視現實。例如,當我坐飛機遇見氣流,機長廣播要求大家綁好安全帶,飛機在上下顛簸的時候,我就會認真地想,如果下一分鐘飛機掉下去了,怎麼辦?我確信會上天堂與上帝相聚嗎?我對人世間有什麼留戀?有什麼遺憾?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最捨不得的是什麼?什麼是對我最重的人和事?這些都是極重要的問題,但平時反省自問未必有準確答案,到了生死一髮時就會洞若觀火,清晰得無法掩藏。

因此,聖經中有關猶太人在二千五百多年前被擄到巴比倫的經歷,值得我們反複思索,不是說今天香港已經城破被擄,經歷戰火蹂躪,像敍利亞那樣,我們還遠遠未淪落到那個田地,也不大可能會有那樣的經歷,但猶太民族在國破家亡後,如何重建民族身分、重拾信仰價值,並且世代相傳,成為全世界猶太人的文化基因,這個經驗對今天香港的上帝子民依然有啟發。

英國首席拉比Jonathan Sacks。照片來源:israelseen.com

我向機構的同工介紹了一本書,是前英國首席拉比Jonathan Sacks寫的"A Letter in the Scroll",這部書是作者寫給年輕的猶太人看的,解釋為什麼他選擇當猶太人,也希望下一代繼續選擇當猶太人,讓每個人的生命化成一個字母,合力編寫猶太民族的歷史經卷。在這本書裏,作者提出了一個令人類學家頭痛的問題,二千五百年前近東地區有過許多不同民族,絕大部分已經消失,猶大國首都耶路撒冷在公元前586年被巴比倫帝國攻陷,猶大國的君王、貴族、學者、工匠統統被帶到巴比倫,活在外族高壓統治下,被要求融入外族文化,為什麼猶太人能一直堅持自己的民族身分和宗教信仰,不被同化不被吸收,在多次的大逼迫和大屠殺下,仍能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這份鐵血精魂是怎樣鑄成的?

作者認為,猶太民族的DNA,正正是在被擄到巴比倫後,在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絕望處境中煉成的。猶太人失去了莊嚴宏偉的聖殿,唯有建立不加修飾的會堂;失去了約櫃(盛放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的十誡石板),唯有用摩西五經來代替;失去了每天三次獻祭禮儀,唯有以每天三次祈禱代替;失去了祭壇向上帝獻牛羊禽鳥,唯有以遵行上帝吩咐向鄰舍行善事來代替;失去了官辦的先知學校,唯有讓社區居民籌錢聘請熟悉經學的老師,教導每個家庭的男孩女孩從小認字學習聖經;失去了官辦的法庭和救濟中心,唯有民間自救邀長老排難解紛、鄰里共享資源互相扶助。

就是這樣,不自覺的替代,帶來了自覺的轉化。猶太民族對獨一真神的信仰,從原來植根於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一個聖殿、一個領導班子、一套建制規章,蛻變成為不受地域國界局限,不受建築物局限,不受政權局限,不受領袖局限,不受宗教禮儀規條局限,單純建基於上帝啟示的聖言(摩西五經、先知書、智慧文學,以及由此衍生的飲食及衛生傳統)、上帝賜下的聖禮(割禮)、上帝指令的聖日(嚴守安息日),來維繫上帝與祂揀選的子民之間的聖約。猶太信仰蛻變成為普世的、植根於思想與心靈的民族標記,具有更強的生命力。這些轉化,都是在巴比倫歲月裏發生的。

猶太人被擄去巴比倫時,上帝藉先知耶利米向猶太遺民囑咐:「你們要建造房屋,住在其中;要開墾田園,吃園中所出產的; 要娶妻生兒養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你們要在那裏生養眾多,不可減少。 我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向耶和華祈求,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利米書29章5至7節)事後回看,這段叮嚀原來大有深意。栽種、建造、嫁娶、生育、祈禱,努力活出所信,把信念傳給下一代,昔日鑄煉猶太民族靈魂的方法,同樣適用於今天的香港。

Jonathan Sacks說,猶太人的民族及信仰傳承,當前碰到的最大危機,不是另一次的逼害或屠殺,而是現代猶太人多不願生育,或者生了小孩不願按教太傳統來教養,或者小孩長大後不願與持守同一信仰的人結婚及生兒育女,令猶太民族身分和傳統信仰傳不下去。只要持守民族身分和傳統信仰的人持續減少,猶太民族就會面臨滅亡,因為這個民族的身分和信仰是分不開的,並非單靠血緣傳承,也無法藉放寛移民來彌補,唯有透過從小開始的教育、透過在家庭及社區持續的集體信仰踐行,來打造每一個人的心靈,來塑造整個民族的核心文化。

Sacks指出,年輕的猶太人完全有自由選擇,如果覺得當猶太人太艱難,持守猶太信仰受太多局限,他們可以放棄當猶太人,融入別的國家或民族,這是一個純自願的抉擇,但如果他們明白到猶太民族的豐富精神遺產,他們將以當猶太人為榮,並且獲得巨大的精神力量。今天,我們同樣有權選擇自己的信仰和身分,如果我們覺得當基督徒太艱難,當香港人受太多局限,同樣可以放棄,這是每一代人都要做的抉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