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治電影


 

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曲終人散卻餘韻未了,成為坊間茶餘飯後熱門話題。出爐影帝古天樂一句感言:「香港人要團結,做好香港電影」,博得無數掌聲;金牌大導楚原一段招牌串嘴文藝腔演說,盡吐陳年積怨,恍惚返回粵語殘片年代。不過回響最激者,莫過於黃秋生故弄玄虛的金句:「明年還會有香港電影嗎?」即時被捕風捉影演繹為「打臉成龍」,嚇得當事人趕忙出來澄清兼耍冧。

然而,出奇的是,在近日沸沸揚揚的網絡評論中,甚少談論新鮮出爐的最佳電影《明月幾時有》。此片在本屆金像獎獲11項提名,横掃五大獎,風頭一時無兩,竟然遭公眾和傳媒冷待,原因何在?

潮流興本土,電影業也無可避免,本屆金像獎就有多套港產本土影片獲提名競逐獎項,而在社會大眾心中,「香港電影」似乎具有特定意義,儼然與「中國電影」分庭抗禮。《明月》究竟屬於香港電影還是中國電影呢?此片雖然出自大陸資本,但故事取材自香港本地歷史事件,導演、演員及幕後製作大多數也是港人(包括周迅也已取得港人身份),理應算香港電影。不過,它基本上依照大陸官方觀念去拍攝,為中共塗脂抹粉,因此又似中國電影居多。

平心而論,《明月幾時有》確實是一部出色的電影作品,許鞍華果然是金像獎名導演,能夠將一部政治宣傳片拍得如此不着痕迹,既不刻意宣揚中共地下游擊隊的神勇,又無着力渲染侵港日軍的殘暴,將千言萬語含蓄地融於個人典型風格之中,設計精細和功力深厚在本地影壇無出其右,與近年大陸連串荒誕離奇的「抗日神劇」不可同日而語!若問《明月》奪最佳電影是否名副其實?可能見仁見智,但論最佳導演,許鞍華實至名歸。

所謂「政治娛樂化,娛樂政治化」已成為當今社會常態,同奧斯卡一樣,香港電影金像獎近年也愈來愈被捲入政治漩渦。尤其是兩年前,本土政治預言片《十年》爆冷獲評為35屆最佳電影,在影壇掀起十級風暴,北京震怒下令全國禁播實況,金像獎評審當局噤若寒蟬。時至今屆,政治正確的《明月》榮登寶座,難免予人「撥亂反正」之感。

《明月幾時有》是香港開埠以來第一部打正旗號宣傳中共地下組織和武裝力量的港產電影,也是中共港澳工委首次由地下走出地面,堂而皇之踏上香港銀幕,相當於港版《建國大業》;出品方更宣稱該片作為香港回歸20周年「獻禮」,政治意味昭然若揭。

值得一提的是,許鞍華特別邀請葉德嫻在《明月》飾演一位「革命母親」,從而令她第三度獲選香港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眾所周知,兩年前Deanie姐曾力撐雨傘運動,多次公開出席佔中集會,一曲《撐起雨傘》牽動萬千人心,其言行舉動無疑觸怒北京,成為反佔中人士的眼中釘。今次許鞍華力邀Deanie姐加盟演出,顯然獲得北京首肯,似乎當局有意釋出善意以緩和香港社會矛盾,但不知何解至發表電影宣傳海報時,Deanie姐的重要角色竟然無故失蹤,甚至榜上無名!到底是片方害怕影響大陸市場,還是北京對Deanie姐仍留戒心呢?

在自由社會,藝術創作從來是無禁區的,任何題材都可以成為創作泉源,政治也不例外。過去殖民地時代,縱然政府和法律有若干規範,香港電影人仍然勇敢突破界限製作過不少政治性作品,如許鞍華的《投奔怒海》就叫好叫座,為她帶來首個最佳電影金像獎;張堅庭的《表姐你好嘢》系列至今亦為人津津樂道。反而回歸之後,本土政治電影買少見少,記憶較深的只有98年的《香港製造》和07年的《老港正傳》,但均只迂迴敘述,不敢正面交鋒。

其實,本土政治是香港電影發展的極佳題材,特別是現今香港政治局勢雲譎波詭,政壇百態比電影情節更荒誕醜陋,是電影人千載難逢的創作時機。但政治題材應該百花齊放,你可以宣傳歌頌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我也可以揭露鞭撻其劣跡惡行;你有你大唱「社會主義好」,我亦可讚美「香港價值高」。藝術創作最重要是平等公開,沒有誰比誰更正確,也沒有甚麼不可探討的話題,百家爭鳴,讓社會大眾自行分析判斷。

電影是藝術,但背後離不開政治,作為電影工作者不需要也不應該迴避政治題材。期望香港電影人珍惜仍存的創作自由,無所畏懼勇闖「政途」,拍攝出表達香港本土意識的政治電影。

《消失的檔案》港大放映會後。

歷史也是政治,因為歷史是社會的縮影和時代的烙印,好的電影作品可以將歷史記錄在案,傳承後世。但為何同樣是歷史題材,據東江游擊隊真人故事改編創作的《明月幾時有》大受抬舉成為最佳電影,而去年在社區大放異彩,記載左派六七暴動史實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卻連評審的門檻都進不了?金像獎評委諸公是否欠公眾一個解釋,是否應還羅恩惠導演及其團隊一個公道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