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與考評局中文組商榷──「工作小組」為甚麼要寫「公開信」?


 

【撰文:素心】
 
2018年文憑試中文科卷三綜合能力部分,首次要求考生撰寫公開信,引起與考者和教師的憂慮。其實問題不單在於「未考過」或「未教過」,更在於題目本身的設計及擬題者對「公開信」功能的理解。

由於考評局未正式公佈題目的相關材料及評卷參考,本文僅以傳媒引述為據,指出其中令人困惑之處,希望考評局中文組切實檢討,在議定評分準則時正視問題,善於處理,確保今屆考生取得合理的成績。
 
綜合所得,該卷題目要求考生「以學生會『學習日工作小組』主席身分,撰寫公開信,向全體同學介紹走出教室應有的兩種學習態度,考生可從『積極正面』、『熱心發問』及『投入參與』三項態度中選取兩項,藉此說明該項態度對走出教室學習的重要。」(註1)「再選擇其中一種認識香城漁村文化的活動形式,舉出兩個原因加以論證。」(註2)
 
為了達成「整合拓展」、「見解論證」的既定評分任務,本題寫作要求包括:「介紹、說明」及「論證」兩大項目。按一般理解,「介紹應有的學習態度」帶有推薦、鼓勵的性質,「說明某種學習態度的重要性」相對客觀、平實,至於「論證某種活動形式優於其他選項」則是發文者對己見的論述。題目中「論證」一詞的意思,就是要說服他人接受己見。據此,歷屆綜合卷的「論證」都要求考生說服受文者接納其意見,然後付諸實行。
 
如果上述的理解沒有太大的偏差,一些較用心的考生會在行文立意和語境設定方面感到以下的困惑:
 
1.  如果活動的形式仍有待「論證」,即是未有定論,那麼工作小組主席發信給全體同學的目的是甚麼?學生會是否預期全體同學都作為活動方案的最終評審者?若然,則本文要寫成候選方案的宣傳作品,並於文末表現既自信又謙卑的態度。不過這樣的構想會面臨另一個疑惑──提出方案的是工作小組的主席,按常理其意見應具總結性,縱使不是拍板定案,也該以最大可能實現的少數方案供全體同學表態或議決,而並非由他論證自己的方案值得施行。
 
2.  既然小組主席的方案仍在論證階段便發表讓全體同學周知,題目理所當然蘊含另一個寫作要求,就是邀請全體同學就有關的方案作出回應。題目的相關材料有提示考生並協助他們達致這個寫作要求嗎?
 
3.  如果題目的設定並非要全體同學作評審,而只是介紹該項活動,鼓勵同學參與,那麼題目裡「論證」一詞應理解為「闡述」。然而,這兩個詞語定義不同,表達功能有異,行文亦各有獨特的考慮,考生若將這部分寫成闡述,會成為「整合拓展」的延伸,在「見解論證」的評分項目中可能墮入下品。
 
4.  按題目設定,發文者只是個隸屬於學生會的工作小組主席,就一個全體同學參與的活動來說,真正的主辦者應該是得到校方授意和支持的學生會,推廣活動的發文者應該是學生會主席。工作小組向學生會負責,而現實上,一般中學的學生會除了向同學負責,更要向學校及家長負責──該活動會由校方購買保險並發信通知家長,學生獲家長同意方可參與。工作小組的主席並非推廣活動的恰當發文者,他及其小組的建議應以「建議書」或「(階段)工作報告」的形式提交學生會,或以問卷、面談等其他形式徵詢同學的意見。
 
再者,為甚麼要求考生寫這樣的一封「公開信」?文憑試中文科設「綜合卷」的原意,就是要以考試的槓桿推動實用文的學與教。它的大前提必須是現實生活中有這樣的寫作需要。學生小組就某些非常事件發信給同學以表親切隆重,大致不成問題,但發公開信則另作別論。再看這道題目,一個學生小組要發放事務訊息或作活動宣傳,以當前一般中學的技術條件,可以透過演講、通告、電郵、校報文稿、專題壁報、攤位展覽、派發傳單、造訪各班和各類網上群組,無遠弗屆,保證送達,有必要發信──尤其是別具功能的公開信嗎?
 
公開信是書信的衍生文體,不屬於傳統的「尺牘」,一般可分為三類:
 
1.     形式上的公開信
由於種種原因不能將文本送達受文者,唯有將書信公開,或通過媒體發佈,以期達致溝通的目的。例如尋找失散的親友、對不知名的恩人表達謝意、臨終遺言等。由於只是發佈的方式不同,它的內容、格式與書信並無分別。
 
2.     情意上的公開信
政府機關領導階層、職場上司或意見領袖在紀念活動或其他必要的情況下,給有關部門、各階層或特別事件的當事人發出的親切書信。這類公開信可表達問候、弔唁、表揚、支持、鼓勵、感謝或歉意,行文格式、遣詞用字與一般書信基本相同。將文本公開,目的是為了營造社會氣氛、凝聚士氣和塑造發文者的形象。
 
3.     義理上的公開信
將具名的書信公開,讓受文者之外的相關人士都看到文本,造成輿論壓力,以期達致申訴、澄清或改革的目的。這類公開信的受文者多為掌權的人物、機構或團體。其行文格式與一般書信基本相同,但遣詞用字會因為對立的關係而有所調整,一般語氣較嚴肅,但亦可能語帶嘲諷、批評、譴責或刻意造作的恭維等。本屆考生比較熟識的例子可能是2014年學聯和學民思潮發表的〈學界就香港人民福祉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公開信〉(註3)
 
回到這一屆的綜合寫作題目,那封工作小組主席發給學生的公開信肯定不屬於形式、禮節兩類──如果屬於這兩類,與一般書信並無分別,不必強調是「公開信」。至於小組主席就一個未確定的活動形式提出建議,並有所論證,以公開信的形式發表,名義上的受文者是全體同學,但在學校籌辦活動的過程中公開了,在學生會和校方看來,就有鼓動民意向所屬權責架構施壓的味道。這種疑似「義理上的公開信」叫考生如何下筆?
 
倘若擬題的初衷並非如此,將本題的寫作要求由「公開信」還原為「信」不是更合適嗎?當然,改為建議書、演講辭或投給校報的文稿就更切實際了。
 
孔子說過:「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這一屆考生的錯愕和教師的擔憂都是無辜的,懇請考評局的專家學者高抬貴手,斟酌損益,還考生一個公道,並挽回中文科奄奄一息的元氣!
 
註1:《明報》:【DSE中文卷】綜合卷首考公開信 教師指無先例或令學生「打個凸」
 
註2:《蘋果日報》:聆聽卷首次考寫公開信
 
註3:《學界就香港人民福祉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公開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