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喬曉陽對得起文革中死去的二千萬人嗎?


 

喬曉陽這一句 ——「在港獨問題上做開明紳士是不行的 」——其實是一句殺氣騰騰的話。

不用「開明」紳士的方法,就是用「不開明」土匪流氓的方法 ,或者説用土共方法 ——就是 ——「無產階級專政」。

就是說 ——可以不經法律,就把你「專政」。這專政,絕不是什麼和你開開會,吹吹水,而是把你捉起來,殘酷批鬥,虐待至死,還要牽連全家,文化大革命中,見得太多,正確是說,自1949年以來,見得太多。

前輩説,一旦你成了「專政對象」,就毛骨悚然,混身冷汗,終日恐怖。
他們的老祖宗,毛澤東,說自己是——「和尚打傘 ,無髮(法)無天 」,或者根本只有他自己——才是法律。

毛澤東又說 :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 ,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 ⋯⋯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這種暴烈的「不用開明紳士的方法」,1949年以來,不知枉殺了多少人,破壞了千萬家庭,中共自己,也不知吃了多少苦頭,可是這種無法無天的不紳士,土匪基因,其實永存共黨腦海深層中,自己一在台上,就馬上要用當年被鬥的方法來對付人。

彭德懷在文革時期被批鬥得很厲害。

我不知道,喬曉陽當年在文化大革命時,是在台上被鬥?還是在鬥人。但不論他在台上或台下,都應該反省到——文革無法無天的種種不紳士的恐怖,就是因為踐踏法律,他今天又說可以用不紳士行動,有想過對得起文革中死去的二千萬人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