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本土電影同民主運動危在旦夕!洗脫佛系,支持「貼地本土」共創政治民生新格局


 

【撰文 : 忠間人(范文駿)】

香港這幾天發生了很多事,這是我第二篇文,本來唔想咁快再動筆寫文。

我先用這幾天我從新聞上的金句和語錄引入,而且亦同時適合形容現今政治困局!

香港人要團結,一個人最重要是有一家人的支持,就等於我們香港電影,一定要有香港人的支持,才能做到香港電影更加好。
好多人而家都話冇香港電影,出年仲有冇香港電影,冇人估到,但係我哋年年都仲有,即係你話死啦,香港電影死啦!唔係喎,仲未死喎。
希望透過選舉反映本土理念支持度指標,並透過辯論以吸引年輕人參與政治。
希望保護本土特色… … 開開心心篤魚蛋都係香港一種本土文化,我在衝突危急中,希望以候選人身份盡責任保護市民,藉些緩和警民衝突。

我先旨聲明我不認同港獨主張,亦希望大家能放下立場和各種陰謀細閱下文。說出這幾句話的人分別係古天樂、黃秋生和梁天琦。他們三人是不同世代時空的人,特別係最後一位。但他們有一共通點:敢言誠實、願為香港付出、不怕政治正確。即使他們未必所有行為都是對的,但至少肯承擔及願認錯。學會謙卑,多代入別人角度思考,更是香港從政領袖值得學習。

回歸正題,香港本土電影文化是本土須切入的貼地問題。我們從今年的金像獎也可以略知,我從電視看到至少有一半電影係大陸合拍片,只有《空手道》、《黃金花》、《藍天白雲》主要為本土片提名。更驚人的是新晉導員居然有杜汶澤,從中我們己看到香港電影的萎縮程度,青黃不接己到臨界點,想入影圈的人更加少之有少。政府、議員應加大力度支援電影從業員。那些面向內地市場的導演更須思考,是否應多照顧一下本土市場和年輕從業者的生計,讓本土電影百家爭鳴,重回朝氣。因為有了創新和競爭,香港才能回到獲得國際市場的注意。同時,在現今言論自由的低谷,電影業更應站穩本土發聲,不要再為團結而墨守成規,多給本地新演員機會獲獎,讓他們更敢言,不斷帶來新意,各自各做,讓本土電影能為香港及世界帶來一番新氣象,香港運動路線同樣如是。

楊紫燁和 Thomas Lennon 2007年以執導的《潁州的孩子》(The Blood of Yingzhou District),獲得第79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奬。美聯社

別外,值得一提是79屆奧斯卡電影金像獎最佳紀錄短片得主楊紫燁,她接受《明報》訪問,提到香港政府應牽頭帶領支持紀錄片,特別令我深刻的,是她寫給特首的信,只換來幾個字的官腔回信,真令人傷感。更加重要的是,香港電影金像獎居然沒有設紀錄片獎!香港的紀錄片很多,《地厚天高》、《消失的檔案》等因政治原因不能在戲院上映,政府及某些自稱代表本土利益議員卻沒有追討,反而置身道外,不禁令我感到困惑。

我看見本土不同派也失去方向,只能沉於佛系表達無力不滿,我是有口難言,亦表達同情。所以有見及此,我提倡新方向給部份本土派參考。我主張貼地本土,不是呃like式,亦不喜歡博掌聲,低調幫助人背後自然記得你,世人自然會給你公道評價。在地本土是以追求公平民主參與社區為基礎,不以「多數人霸政」的社區維權,亦不是只求呃like,言行不一的左搖右擺本土,輕易說代表他人,這只會令人心厭和無朋友。民主須做到貼地民生做起,落地做社區個案,多看多聽不同居民,虛心了解不同光譜的在地訴求,才不至於和選民脫節,進一步才能推至立法會層面。民主未能爭取成功也須先專注於民生和社區公民意識啟蒙。

正如我上篇提到有很大部份也是民主派多年積怨而成的,我看到某些民主派正開始努力做好自己角色。先不提戴教授立場,他組織的風雲計劃,有邀請本土派參與培訓協調,打破自我設限的道德「大台」,至少肯踏岀第一步互相了解,這算是一大進步。另外,專業議政願到禮賓府晚宴及岀席立法會和王志民交流的午宴,算是開始做回該做的中場角色 。

照片來源:社區前進Facebook

在這段社會和風氣及社運低潮時,中央突然在習時代領導下,以韓正這位曾主政上海的政治局常委擔正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一職,治港策略將以經濟民生為本。這令部份泛民的角色開始含糊失焦,要開始調整路缐。包括新成立的「社區前進」,主張在民主難以向前時,希望透過回歸社區,推動社會向前,這算是泛民的另一項突破。我們現在身處於香港十字路口,香港電影和本土民主運動正身陷同病相憐的情況,香港人和本土派需要重新審時度勢,因時制宜,重新定位自己的新角色,為香港付出。

大家可能會問筆者在這威權時代,無力的小市民在面對言論自由收窄還可以做d乜貢獻香港?老實說,面對現時社會分化,其實可以做的事也不多。第一,香港人應該團結自強,要捍衛言論自由,從今天起倒不如每人身體力行地撐本土電影,親身鼓勵朋友一起入場支持電影和紀錄片,去睇《空手道》、《中英街一號》、《地厚天高》、《對倒》、《黃金花》等政治社會敏感題材電影,用行動去證明全世界人知,香港人係團結,會決心捍衛香港文化和核心價值,不懼強權去撐自己人。

第二,套用在現今政局,本土派更須積極發揮自己仍有的影響力,除了kol自身監察泛民外,更應分散投資滲入在不同非建制陣營,將本土議題的聚焦擴大到最大化,我以311補選為例,本土派把部份票過給方國珊,令她不得不在爭選票時需加入本土優先的議題以回應本土派需求,這不但能監察警醒泛民,更能將本土派的影響力增強,令社會各界不得不重新正視本土議題的重要性。特別一點,基哥的遭遇得到本土派同情,一度令民協招牌起死回生。

第三,若果各位真的認為在選舉冇人可投,不斷投對家和焦土,亦非長遠之策,改變始於大家。我在fb看到有不少泛民去聽梁天琦審訊,雖然大多仍然以呃like為多,但至少大家肯行出一步去了解,大家在此刻更應放下分歧向前走。在未來區議會將是和解契機,各本土年輕素人可以去小試牛刀,到其他未有人的區出戰,民主派「大佬」更應給予更大自由,放權讓其新人與本土(非獨)派各自組織跨區聯合街站宣傳,以合縱方式取得更多議席。

最後,若真的連選也不想,大家不妨組織議題取向監察組,好處不但能網上網下做到示威動員,更能以捍衛居民本土利益,用fb民意壓力,團結左中右,迫使保皇黨表態就範。我以早前區議會討論興建將軍澳中央公園一例,其中某一監察組成功令不同居民團結起來,迫使區會大比數通過議案,這例子非常值得大家參考,詳請大家可以上fb自己睇。大家至今仍只顧互相把私怨升溫,恐怕也難以分得勝負,但其實無補於事,當二十三條也立法,泛民只會流失更多社會支持。新民主運動應講求多元化爭取民主,泛民作為中場須打破各自心魔規範,開放態度接受任何幫助爭取民主制度的派別路線合作。這不但有助建立更強的民主陣缐,開拓更闊光譜的選民信任,亦正正能切合戴教授提倡承繼特首選舉campaign的薯粉概念,在以後的風雲選舉能再下一城。我希望各位支持民主的人能團結,面對中央強硬派的分化,更應做好各自角色。

後記:

老實說,筆者也很想做一位「佛係」香港人,緣份到了,新民主運動自然出現,香港有普選,香港自然有新出路。最後,我覺得電影和政局同病相憐,所以我想以楚原電影前輩一句話作結來送給所有背後為民主付出的人 :

不講你不知,人生原來同打麻將一樣,有東南西北風,你打到北風時又是另一個人生……「管它天下千萬事,閒來輕笑兩三聲」。

作者自我介紹是新東311補選某獨立候選人的助選團成員,身在曹營心在漢,在某些民主運動背後出力,看見香港正走入威權時代心中有愧,只愛是其是,不喜歡高調於鏡頭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