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外交政策》:中國官媒擴大政治宣傳 「軟實力」難改國際形象


《外交政策》刊登文章,論及中國官媒的策略變化。網上截圖

美國《外交政策》網上版刊登題為〈中國60億美元政治宣傳戰,只能當打個盹〉(China’s $6 Billion Propaganda Blitz Is a Snooze)的文章,由台灣記者Hilton Yip撰文。該文指出,中國的政治宣傳攻勢,只能影響本國民眾,難以在全球收效。

官媒對外擴張 宣傳「中國好消息」 

文章稱,目前國際局勢混亂,中國欲對全球宣傳:「有關中國的,都是好消息」。中國將官方的中國國際電視台(CGTV)、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CNR)合併為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對外統稱為「中國之聲」。中共中央宣傳部欲藉結合傳媒資源和擴大平台,向世界宣傳有關中國的訊息。作者反問:以往官媒劣行斑斑,「中國之聲」能否改善中國媒體於國際社會的地位和形象?

文中提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改以往低調的做法,強調「中國夢」和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超級大國角色。作者指出,所謂「中國之聲」,是複製自「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為2009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開展的傳媒改革,耗資66億美元(約517億港元),顯然是採用美國模式。習近平在去年中共十九大宣布重組三個官媒,由中宣部主管,旨在精簡架構、加強黨控制與中共權威。該文引述新華社今年3月的文件,「中國之聲」旨在宣講中共的理論、方向、原則和政策,唱好中國。

不過,作者認為,縱然中國的經濟、工業和科技發達,中國的國際形象仍要面臨多重挑戰。作者指出,習近平的「中國夢」在海外尤其對已發展國家,根本無賣點可言。習近平主政之下,中國官媒的審查和規限比以往更嚴重。作者稱,中國並非不了解國家形象低落的問題,所以中共領導層致力輸出「軟實力」,讓其他國家改觀,而官媒的角色對中共來說相當重要。

除了組建「中國之聲」,中國亦積極擴張不少官媒報章的影響力,包括《人民日報》、英文報章《中國日報》(China Daily)和具有中英文版的《環球時報》。這些官媒羅致不少外國學者和專業人士,本文作者熟悉兩岸和東亞時政,自稱亦獲邀加入《環球時報》團隊。此外,中央電視台於非洲肯雅和美國設立分部;《中國日報》亦於香港、美國和歐洲發行。

作者認為,理論上,中國推廣軟實力表面上算是成功。中央電視台於140個國家以多種語言播放;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以65種語言向世界各地廣播。2016年,中央電視台重新包裝國際頻道為中國國際電視台,又開設應用程式,內容能於社交媒體Twitter、Facebook、YouTube播放。值得留意的是,上述三種社交媒體,在中國都被禁用。

官媒縱然龐大 充斥宣傳失公信力

作者在文章稱,「相對死板的《人民日報》和《中國日報》,英文版的《環球時報》更加惹火,原因往往是不合常理。」作者指,該報社論對與中國「主旋律」不同的國家和外國政客大加撻伐,例如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無知如小孩」,以及「英國只適宜旅行和教育。」今年3月,《環球時報》更鼓吹中共武力攻台。

不過,作者認為,儘管中國官媒對外擴張規模巨大,公眾認知的中國傳媒依然是充滿偏見,尤以政論為甚,而且充斥政治宣傳。作者指中國傳媒的本質,不會有很大的變化,反而會愈見差劣。

作者指出,中國愈用力宣傳黨的原則和理論,愈不能改善中國的國際形象。如今資訊發達,民眾多從社交媒體和「非傳統傳媒」獲取資訊,當公民更了解事情和真相,官媒如何吹噓也不攻自破。

港大班志遠:愈要對外唱好 問題變得更複雜

文章引述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榮譽講師班志遠(David Bandurski)所言,「中國面對的難題是,如何讓世界各地民眾某程度上各自回應中國提出的方向,又要統一世界各國民眾的口徑。」班志遠稱,這個問題在中國對外政治宣傳上存在多年。他稱,「中國愈要對外唱好,問題會變得更複雜。」

另外,作者又提到,縱使中國投放大量資源擴張官媒影響力,但中國的新聞自由大受打壓,不利官媒對外造勢。中國的媒體受各種形式的審查,官方近年亦打壓新聞工作者,新聞界只能重複黨的論調。

文章提到,今年3月舉行的全國人大代表大會,印證上述的論點。「全美電視台」記者張慧君在記者會上提問,在旁的《第一財經》電視女記者「反白眼相迎」。文章稱,中國記者難以向官方提出尖銳、批判的問題,不然會遭受懲罰。有關《第一財經》女記者的表情報道和片段,已被官方禁止。該文又指,中國傳媒的偵查報道規模不斷收縮,去年年底,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下令驅趕城內「低端人口」,有關報道篇幅相當有限。若是記者觸犯政治錯誤,有可能被罰款甚至失去工作。

作者在文中稱自己曾於《環球時報》工作。據他的觀察,《環球時報》作為官媒,受中共力捧,其中的新聞工作者,在打貪、三農問題和性別歧視等報道上相對敢言,但該報連篇充滿民族主義情緒的政論,以及關於外國問題的報道,往往將本地採訪壓下。在中國較為敏感的台灣、西藏、新彊問題則鮮有報道,即使有報道,新聞角度亦緊跟黨中央路線。作者曾遇過有外國官員就北京空氣質素提出無傷大雅的言論,旋即官方被刪走。

作者曾於《環時》工作:俄官媒比中國官媒視野廣

文章提到,同為官媒,俄國通訊社今日俄羅斯(RT)比中國官媒報道更有新聞價值。兩國官媒都宣揚反西方情緒,但RT曾訪問敘利亞總統巴沙爾、前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奇,以及外泄美國中央情報局情報的斯諾登。這些具新聞價值的人物訪問,在中國的國際新聞頻道很難看到。RT不介意受訪者的立場,中國官媒的視野相對狹窄。

另外,除了官媒發展擴大,中國買下多間外地傳媒,作為中國在海外的喉舌,這些由中共控制的傳媒遍布香港、澳洲以至歐洲。這些傳媒資金來源大多來自中國官方,發布新聞內容時緊跟黨的立場,擁護中共,自我審查敏感新聞。

作者總結稱,中國官媒雖然大規模擴張,但受眾只是坐在北京中南海的領導層,再投放更多資源,內容都只是趨向單一,與黨愈走愈近。作者稱:「只要中國領導層不能分別政治宣傳和新聞專業的界線,『中國之聲』無論聲音再大,外界也難聽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