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教育局無訂準則判別SEN學童接受支援層級 逾半學校未用盡支援津貼


 

早前一名患有抑鬱症的老婦涉嫌勒殺疑患過度活躍症的6歲男孫,該宗倫常慘劇揭示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簡稱SEN)學生及其家庭得到的支援並不足夠。除了SEN學生求診、接受各類治療服務的輪候時間長,教育局透過撥款給學校支援SEN學童的政策亦一直被批評監管不足、服務籠統。

最新的審計署報告揭示,教育局1997年起推行、讓學校為SEN學生提供兼容學習環境的「融合教育」政策,存在多個問題,包括:

教育局按照SEN學童的學習困難程度,將SEN學童需接受的支援分為3個層級,並按各層級的學生人數向學校提供津貼。惟教育局原來沒有訂立明確的準則,供學校判斷SEN學生屬於哪個層級,故所屬層級一直由學校自行決定。

教育局向學校發放的學習支援津貼額上限,每年按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變動調整,但並沒有按有SEN學生人數變動調整。審計署亦發現,逾半數學校未有充分運用津貼,有122間學校(33%)更錄得逾一成盈餘。

中、小學概覽只披露學校少量與支援SEN學生相關的資料,家長難以掌握充分資訊以為孩子選校。

教育局分期為每間公營普通中、小學提供一個額外教師職位,作為專門統籌為SEN學生服務及支援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不過,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的職位數字,並非根據SEN學生人數設立,人手比例或有不足。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註冊社工黃文杰認為,審計署報告已點出多個問題,惟未能深入指出教育局未有按照不同SEN類別所需接受的相應服務向學校提供指引,亦未有留意到幼稚園升讀小學期間過渡性支援不足的漏洞。黃文杰又批評,校內支援SEN學生的資訊不透明,部分學校甚至拒絕向家長及社工透露相關學生所屬的SEN支援層級,以及校內提供的具體支援服務。

全港有逾4萬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中、小學生。資料圖片

在2016/17 學年,844間公營普通中、小學中,共約有42,890名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簡稱SEN)學生,SEN學生包括以下9類︰

(a) 特殊學習困難;

(b) 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簡稱ADHD);

(c) 自閉症;

(d) 言語障礙;

(e) 智力障礙;

(f) 聽力障礙;

(g)肢體傷殘;

(h)視覺障礙;

(i)精神病(2017/18學年起)。

政府1997年起推出融合教育,讓公營普通學校為SEN學生提供兼容的學習環境。教育局以現金津貼及增設教學人員的形式,協助學校照顧有SEN學生。上個學年融合教育開支共14.17 億元。惟審計署報告揭示,融合教育政策下的多項措施均有可改善之處。

 審計署報告引述教育局數據指,SEN學生數字在過去5年增加37%,當中以ADHD及自閉症的人數增幅最大,分別在5年間上升97%及88%。 審計署報告截圖

學習支援津貼存多項漏洞

教育局在2003/04 學年推出學習支援津貼,讓小學支援成績稍遜學生,以及中、小學支援SEN學生。教育局以「三層支援模式」,將學生的學習困難程度由輕微至嚴重分為3個層級,局方每年按各層級的SEN學生人數而計算津貼額。2016/17學年,共有696間公營普通中、小學校獲教育局發放學習支援津貼,總額達5.39億元。

不過,審計署發現,SEN學生所需的支援層級是由就讀學校決定。審計署指,教育局有就3個層級的支援水平向學校發放指引,惟相關指引原來沒有明確的準則,以供學校在判斷SEN學生屬於哪個層級。

審計署又指,在2013/14至2016/17學年的4年間,第二及第三層級學生人數由37,188 人增至47,937人,增幅29%,惟教育局發放的學習支援津貼額上限,僅按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變動調整,並沒有根據學生人數增加而相應提高。審計署認為教育局宜將SEN學生人數納入考慮,並需定期檢討學習支援津貼的上限。

審計署分析顯示,獲發放學習支援津貼的692間學校中,有366間(52.9%)有盈餘,當中122間(33%)錄得盈餘逾一成。審計署認為,教育局需要採取措施,鼓勵學校充分運用學習支援津貼。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註冊社工黃文杰指出,教育局的指引除了未有提供判斷SEN學生屬層級的準則,亦未有觸及學校就不同SEN類別學生需提供的哪些相應支援服務,部分學校僅提供功課輔導班等籠統的服務,有些學校會選用外購服務,惟教育局就外購服務方面的指引及監管亦欠奉。她提到,不同學生SEN類別及程度,需接受的服務、支援程度,如輔導或治療師相對學生的人數比例、SEN學生見教育心理學家的節數等,都有所不同。

黃文杰又批評,學校支援SEN學生的資訊不透明,以社區組織協會跟進的個案為例,家長向學校查詢其SEN孩子所屬的支援層級,未曾有家長得到學校的確實回覆,即使社工向校方查詢亦不成功,協會社工繼而向教育局查詢,才能得知相關SEN學生所屬的支援層級,家長及社工都難以跟進SEN學童的情況。黃文杰續指,家長向學校查詢孩子在校內得到的具體支援服務,亦往往存在困難。她認為教育局應就個別SEN學生個案向其家長提供報告,讓家長了解孩子在校內的情況。

SEN學生的家長可自由為子女申請入讀普通學校,但審計署亦提到,中、小學概覽只披露學校3項與支援SEN學生相關的資料,包括:

1. 校內曾接受特殊教育培訓的教師比例(但沒有透露培訓的詳情,例如培訓的種類和程度);

2. 為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而設的校內支援設施,如暢通易達的升降機和洗手間;

3. 闡述學校在照顧學生學習差異的方針。

審計署指,學校若能別提供如何分配資源予SEN學生、支援服務內容、學校為教職員提供與支援SEN學生相關培訓的安排、家長角色等資訊,將有助家長為子女選擇學校。審計署提出,教育局可收集家長意見並加以分析,採取合適的跟進行動。

教育局表示,同意審計署的建議,承諾重新檢視相關指引,以向學校提供更具體的指引,並繼續通過各種方式監察學校運用學習支援津貼款項的情況,例如向學校提供運用學習支援津貼和收回撥款機制的指引、定期探訪學校就運用資源支援有SEN學生給意見等。

教育局亦指,已建議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在2018/19 學年發出的中、小學概覽中,加入「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一欄,讓學校以實例說明該校的融合教育措施如何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黃文杰指,部分SEN學生在幼稚園已被識別出來,但他們升讀小學後所得的支援大減,她認為審計署未有留意到幼稚園升讀小學期間過渡性支援不足的問題。資料圖片

教師人手不符比例

教育局由今個學年起的3個學年內、分期為每間公營普通中、小學提供1個額外教師職位的試驗計劃,作為專門統籌為SEN學生服務及支援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惟審計署分析了2016/17學年SEN學生在各間學校的分布情況後發現,844 間學校中,469間(55.6%)各有少於50名屬第二及第三層級的SEN學生、45間(5.3%)各有至少100名第二及第三層級的SEN學生,反映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與SEN學生的比例在學校間差異甚大。審計署建議教育局採取措施處理相關問題。

教育局要求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須完成有關照顧有SEN學生的基礎、高級和專題課程(三層課程)。審計署報告指出,截至今年1 月,244 名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中,有56 名(23%) 仍在修讀相關課程。

持續跟進SEN議題的教協理事張珉聰指,部分學校有高達兩成學生都有特殊教育需要,亦有學校僅有少數SEN學生,惟教育局採取「一刀切」的做法,為每間學校提供1名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他批評有關安排「官僚」,對學校的支援力度不足 ,未能夠令弱勢的SEN學生得到足夠照顧。

張珉聰表示,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的安排由今年起實施,學校設立該職位、安排教師任職,繼而才培訓相關教師,不可能在第一年就有足夠已完成三層課程的教師任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他補充指,部分教師有志於特殊教育,他們曾修讀相關課程,甚至考獲特殊教育學士、碩士學位,對SEN的知識已相當豐富,但教育局不會作出豁免安排,仍要求這些教師重新修讀三層課程。他批評,教育局僅以三層課程作為指標,做法亦過於「官僚」。

張珉聰又提到,除支援SEN學生的教師人手不足,課堂以外的其他專業治療、輔助人員亦缺乏。他解釋,教育局主要透過發放學習支援津貼,讓學校彈性安排支援服務,但津貼額不足,學校難以聘請專業人員,往往只能用於外購服務、添置儀器等,故只能向SEN學生提供籠統的支援服務。他又指,學校招標一般以價低者得為原則,未必能用到服務優質、有經驗的人員。

教育局指,會研究今年底就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試驗計劃的顧問評估報告,並考慮如何藉着提供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的安排,方便在SEN學生人數不同的學校推行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並會繼續鼓勵學校更有系統地策劃及推薦教師修讀三層課程。

教育心理學家服務監察不足

SEN學生求診以至接受各類治療服務的輪候時間長,已為人詬病多時。根據教育局《校本教育心理服務指引》,教育心理學家須全年定期到訪學校,教育心理學家就學生進行評估後,須與家長和校方開會解釋評估結果,一般會在3 個月內向家長提供評估摘要,並向學校發出評估報告副本,以便校方安排適當的支援服務。不過,審計署指出,教育局的電腦系統並沒有記錄教育心理學家與家長和校方會議的舉行日期,以及發出評估摘要及評估報告的日期。審計署認為,教育局需要在電腦系統記錄有關資料,以監察評估摘要和報告是否適時發出。

根據《校本教育心理服務指引》,教育心理學家到訪每間學校的日數,視乎該名教育心理學家所服務的學校數目,以及學校與學生的需要而定。在不同的服務計劃下,學校每年接受教育心理學家到訪由至少14至30日不等。惟審計署審查教育心理學家在2016/17 學年探訪844 間學校的日數後發現,各計劃下有2%至13%學校獲探訪的日數少於規定,審計署認為學校所得的教育心理服務「可能已受到影響」。

教育局回應指,已知悉學校需要更多教育心理學家服務,並會尋求額外資源,把優化校本教育心理服務擴展至更多學校,尤其是SEN學生人數甚多的學校。教育局亦承諾會採取措施,加強監察校內的教育心理服務。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