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人間慘事角度看施政報告


這裡講的人間慘事,是指過去一年裡,發生在香港這社會、曾不分政見及階層、觸痛不少香港人的新聞,值得得到施政報告的關懷。我知道,施政願景當然要夠宏大、講發展,所以,土地問題房屋規劃經濟創新,理所當然是輿論焦點;這份是梁特最後報告,社福要講、安老要講,焦點也是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和全民退保如何找數和有沒有找數。可是,今天,我想換個角度:一些人間慘事,或不如大議題貼身、令人上心,卻反映出跟這城市進步形象毫不相配的多年政策落後;這些悲劇能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找到安慰嗎?

最後我選擇了三件人間慘事。第一個選擇或具爭議,因為不涉傷亡,悲劇程度或被輕視,加上爆出於施政報告前夕,之後輿論又被參選新聞洗版,致未得到更多關注。

我說的第一件人間慘事,是一連兩宗未成年精神病童,在公立醫院被性侵犯案。

第一宗九龍醫院案,駭人在疑犯竟多達四人,受害人更需接受愛滋病測試;第二宗聯合案,受害男童只有13歲!曾聽醫生朋友說,精神病是非常痛苦的疾病,因為病在靈魂;聯合案受害人智障,還受精神病折磨,已夠不幸,復遭性侵,將為這小孩子留下怎麼樣的心理創傷呢?

聯合醫院精神科病房發生少年男病人遭性侵,病房外加派保安看守。蘋果日報照片

醫管局召開緊急會議,提出短期補救措施,但在我看來頗為無力,例如加裝閉路電視,聊勝於無,但有些地方是天眼也管不到的,今次聯合案就發生在洗手間,如何安裝CCTV呢?另一建議是加派人手,方向正確,但若無整體政策配合,所謂增加人手,怕只成一時之計,很快打回原形。

那麼有沒有政策配合呢?我翻開施政報告:沒有。你說,聯合案才剛發生,沒可能趕得及寫入施政報告。也對。不過,聯合案背後反映的,是九龍區精神科長年累月嚴重缺乏資源,情況令人吃驚。

首先,聯合醫院精神科,病房只分男女,沒有兒童病房。雖然受害男童有獨立房間,但其實是房中房,跟所有成年男病人及所有男女長者病人同房,也共用洗手間。獨立房也不是必然。床位不足時,小孩都要跟成年精神病人睡在一起。

我並不歧視精神病者,但以事論事,精神病患者對道德認知及情緒控制的能力較低,卻有一般人的生理需要,所以,讓成年病友跟病童朝夕共處一室同住同睡,並不合適。事實上,香港大多數公立醫院精神科,都分開成人房及兒童房,唯聯合不。前線醫護深明分房重要,爭取多年,始終失敗。

聯合醫院擴建工程預計2023年完成。

同情聯合的意見說,聯合受先天空間及資源所限,迫不得已。施政報告對此不是視若無睹。去年施政報告撥出2000億發展未來十年公院服務;聯合醫院也展開擴建,工程預計2023年完成。看似守得雲開,但未來6年怎麼辦?再說,安達臣道公屋區已分階段入伙,新增人口幾萬,擴建了,但也增添新需求了。

需求爆棚與醫護不足,是相輔相承的惡性循環,但在聯合精神科,情況更嚴峻。聯合份屬九龍東聯網,但原來,九龍中的小朋友患精神病,也由聯合接收,但兒童病床少於十張!(九龍醫院案的受害男童屬特例;所以九龍醫院精神科也不設兒童病房,因為理論上不收未成年病人。) 你說,香港兒童醫院快啟用,可望減輕負擔?但,香港兒童醫院是不設精神科的──儘管青少年是精神病發高峰期。

也不只是九龍區兒童精神科的問題,政府對全港精神科的重視及支援,向來嚴重不足。現時,公院共有精神科醫生300多人,但過去幾年,每一年新增病人的數字是3萬!輪候幾年,好不容易見上醫生,平均診症6、7分鐘。精神病診治跟其他科最大的差別,是病源通常是不可見的,也跟病人的生活及成長密切相關。可以想像,診治要有效,醫生需時「查家宅」,幾分鐘的問症,問得了甚麼?嚴重者要住院,一間病房40-60人,醫護就3、4人,若尚要兒童跟成年人同房,醫護根本難以照應。

有些朋友可能在打呵欠:醫療資源不足是陳腔濫調,何必重複?但,正因是老生常談,施政報告年復一年,給了這老問題甚麼程度的重視?

我翻開這份施政報告時,見目錄特設「精神健康」一欄,心想:「推動中史科」沒在目錄佔一席位,也獲大手筆撥款一億支援;精神健康獨立成項,或許值得期望?

翻至內頁才發現,這244段原來就一行:「根據『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的建議,政府將成立常設諮詢委員會,檢視和跟進精神健康服務的發展」。

沒有像重視培訓中史科老師般,增加精神科人手;也沒有讓病人組織如願,成立部門關注問題。根據過往經驗,以「成立諮詢委員會」方式應對一個急迫問題,通常都是望不見家鄉的。順帶一提,施政報告178段也用一句關心了精神病康復者:「透過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加強支援精神病康復者」,同樣空泛得很。

第二件人間慘事,也關精神健康,且令更多人扼腕,就是學童自殺問題。

根據教育局數字,過去三個學年,共有最少71名學生輕生,遍佈大中小學;去年學童接連自殺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教育界及社福界聯手,倡設「休整日」,望助學生減壓,並促當局檢討學制。

至年底,由教育局成立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交報告,認為學童自殺成因眾多,跟教育制度並無直接及明顯的關係,被教育界及社福界狠批違反「專業判斷」和「公民常識」。

教育局認為學童自殺跟教育制度並無直接關係,態度遭教育界狠批。圖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施政報告關心學生自殺,但有沒有回應專業團體的批評及訴求呢?沒有。第206段,特首重申,政府已在新學年開展「醫教社同心協作先導計劃」:「增強醫、教、社三方面的專業人士的溝通和協作,由精神科醫生、教育心理學家、駐校社工、精神科護士、臨床心理學家和職業治療師等組成的跨專業團隊協助學校支援有精神需要的學生」,並把精神病學生,列入學習支援津貼對象。

難得政府重視跨界別合作,方向值得肯定,但難以理解是,如此好事,何不馬上推行,而只局限於先導層次?根據計劃,醫管局派2名精神科護士,定期支援9間學校,但全港中小學有過千間!我且不捲入「學童自殺無關學制」是否失實的爭議,就算採用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說法,輕生成因多源,正好說明自殺情況無跡可循,可以發生在任何成績、任何背景的年輕人身上,所以問題是嚴重並迫切。輕生念頭一線間,恐怕難靜待先導計劃「試下點救先」。

第三件人間慘事,必數劍橋護老院變虐老院。一間劍橋倒閉了,尚有許許多多間「類劍橋」。

《明報》揭發劍橋護老院虐待老人。蘋果日報照片

事件看似平息,但護老院舍問題,除了是監管問題,還有更深層次的土地與專業護理員兩不足的問題。有社工朋友跟我說,當局擔心監管從嚴,不合格院舍都釘牌,去哪裡找床位安置院友?你知道現在排隊等入院舍的人龍有多長嗎?

香港算富裕城市,政府能關顧如何幫助更多市民花幾百萬置業,便更應關顧如何幫助老弱求得一床之安,這是政府應有之義,這是雪中送炭。

梁振英向來說安老是施政重點,問題是能否正本清源。翻開新一份施政報告,安老佔了多段,而針對院舍的,有第175段,提出繼續增加資助安老宿位,並試行「錢跟人走」計劃,推3000張院舍服務券,增加長者選擇院舍的靈活,但前提是長者先要找到宿位。第177段,繼「廣東計劃」後,梁特加推「福建計劃」,鼓勵長者越住越遠,但對解決本地情況惡劣的院舍短缺,並不立竿見影。

施政報告中有提及撥地建院舍的,是第117段,但需連同前文一起理解:就是說香港地價貴,是因為規劃作房屋的用地不足,呼籲公眾打破「舊觀念」,支持開發郊野公園。(過去一年的高地價,其實歸因於中資發展商天價投地,經典一役是啟德,一如文匯報所言:「港地越賣越貴,中資越買越雄」,施政報告所言不全面,先按下不表。)然而,私樓、公屋、公共設施無不爭地,若政府的施政心機,始終把安老院舍敬陪末席,就算有新地了,也難擔保必然劃給安老院舍;就算興建了,也不保證規模。相反,若政府緊張老弱者一床之安,那麼,不必等遙遠而空頭的規劃願景,現在可馬上檢討規劃。

看,無論是精神醫療服務、學童自殺,或安老院舍,還是決心的問題,還是關心的問題,還是將心比心的問題。走筆至此,筆累,心也累。這篇評論肯定不全面,施政報告有其他不善之處,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我也相信每個人選擇的「人間慘事」也不一樣。這都不是要旨。

梁振英將離任,我把期望放在下一任特首。即使人間無烏托邦,政策難全,但希望是下一份施政報告,能為人間慘事提供更多安慰,減少悲劇的輪迴發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