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厲害不厲害


 

【撰文:小鳥】
 
最近中興通訊因違反上一輪罰款協議,售賣裝有美國電子零件的手機到伊朗,被美國制裁,七年內美國不會供應芯片及Android 作業系統與中興。此事即使中國國內也認為中興自作孽,雖則對外仍死撐跟美國鬥兇,中美的貿易戰卻已突然升級,由原本互相試探,至因中興違約事件而表面化。

中興通訊今年2月底在西班牙巴塞隆納舉行的Mobile World Congress,展示最新款的手機ZTE Axon 7 Max。美聯社

這一次美國重罰中興,儼然暴露了「厲害了,我的國」原來一點都不「厲害」:「我的國」,原來沒有芯片,也沒有作業系統。

早在1970年代,美國南三藩市灣區一帶,聚集了很多對科技硏究和開發有極大憧憬的人材,雖然很多都是業餘性質,但由於該地同時滙聚了風險投資家、大學等等,慢慢地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化,加上在史丹福大學的領導下,科技硏究成為一種風氣、嗜好、玩意。這就是矽谷的雛形。
 
還記得以前,一部電腦是幾層樓高,要由很多人操作的嗎?當年創造電腦的巨匠IBM,認為全世界只需要五部電腦。而電腦要用上數十人才可以運作,複雜程度在今天不能想像。
 
但到了1974年,Intel 發表了一顆芯片Intel 8080,是第一顆真正成功可用的微形處理器。這微形處理器可在單一集成電路上做到中央處理單元(CPU)的功能,即是說,他們將幾層樓這麼大的電腦縮小到一片大小一吋左右的芯片上,是所謂的Computer on a chip!

Intel 1974年製造了第一顆真正成功可用的微形處理器Intel 8080。維基百科照片

這一步,可說是科技普及化的第一大步,而自此硏發芯片的公司也越來越多,個人電腦的出現已經是必然的將來。Steve JobsSteve Wozniak 開發Apple I 及Apple ll 個人電腦,兩人開創的蘋果電腦,更可說是成功將個人電腦帶入市場的第一間公司。此後Apple 和Windows PC ,和一連串Steve Jobs 和Bill Gates 的恩怨情仇可說是把整個個人電腦史戲劇化地繪寫出來。作業系統之爭更是一時無兩。
 
而這戲劇化的科技世界,在Steve Jobs 重返蘋果之後再次出現。一部iPhone,幾乎反轉了地球,也顛覆了手機行業,令原本的龍頭如Nokia、SONY 等等跌出歷史。而當年Google本來引弓待發的Google 手機及Android 作業系統都因iPhone 的出現而要重頭來過。
 
由於Google 的作業系統Android 是以Linux 為底稿,也以開放系統為基本意念,所以可以讓任何人開發和安裝,故此中國要做智能手機,也是用上Android 系統了。
 
而在這一切改變了世界的科技後面,也就是這些一代比一代快的芯片。芯片的設計十分精密,製造過程也十分困難,但即使如此,此等高科技產品,除了美國是第一之外,歐洲、日本,甚至韓國,都有由自己設計出來的芯片。偏偏常常恃勢凌人的中國,九成的芯片卻從歐美入口。

基本上,中國手機業,完完全全依靠美國的芯片和手機作業系統Android,沒有這兩個核心,根本就做不成手機。

你可能會說:泱泱大國,難道一個芯片都做不到嗎?對,以中國今時今日的人力物力,應該做得到,特別透過長期的中外合資,抄也抄到不少。
 
不過一片芯片的完成,原來最困難的,不是精確的生產製作和封裝嵌測試,而是設計。
 
同一道理,作業系統最困難的,不是寫程式和劃介面,而是構想。
 
在追尋中國製造芯片的路上,其實有一個小插曲。當年有一名叫陳進的海外回流學者,背著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博導、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上海硅知識產權交易中心行政總裁的名銜,領導一所叫上海交通大學漢芯科技有限公司研發了一顆叫「漢芯一號」的微形處理器,並於在2003年2月發佈,然後的二號至五號分別於2004至2005年之間發佈。該芯片為32-bit 內核的高速運算芯片,並申請了6項專利,被視為高端科技及達國際水平。但後來才發現這是一宗欺詐案。陳進其實只是在美國購買了Motorola 的56800 的芯片後,將表面的MOTO等字樣用砂紙磨掉,再在芯片打上「漢芯一號」字樣及logo,以此騙取中國政府一億一千萬元人民幣的科研經費。

事實是:由始至終,中國一直都做不到這一片小小的silicon!

故此,中國既深知自己不想倚靠外國芯片,但無奈技不如人,所以在2014年建立了一個$200 億的龐大基金,希望在2030年能做到有世界競爭力的芯片。

但我想,中國面對的困難,不單在於「技術」。
 
芯片設計和作業系統設計,都要求設計師的無限想像力,他們要做到的,是要能高瞻遠矚,想像人的需要,甚至推進科技未來,使其設計可以不斷一代一代地發展下去。因為若果你的設計有問題,不但其他寫程式的人有困難,也限制了其發展,在科技變化如此快的時代,你的設計問題足以把你淘汰。
 
而今次「中興」事件揭露了的,就是這個公開的秘密。

為何芯片設計是如此難以刻服的一環?其實大家心中有數。

一個國家不能容許自由意志,不能挑戰權威,也無自主權,這些就是扼殺創造力的元兇。

因為最大的創造力是來自改變現狀,想像力來自對將來的期盼。這一切都需要一個偌大、自由的空氣。沒有這些,你就只可以在美國登陸月球幾十年後才去射火箭。

我記得好幾年前MSNBC 做了一個中國特寫,訪問了幾個在中國不同背景和職業的人,其中問到一個年輕電腦工程師,他的說話至今仍然很有印象。他說:若你要我寫一個程式,或做一個精準的製作,我可以做到比好還好;但若你要我想一個要做的東西,我怎樣也想不到一個好的主意。他說:我不知道為甚麼會是這樣子。

這種缺陷,也是中國其實不厲害的原因。試想想,中國現在如此自誇其科技進步,甚至能領導世界,卻連一顆芯片都未有!

中國又因為蘋果的iPhone 在中國裝嵌,以為自己掌握了巔覆科技界的技術,卻不知美國一向貪新忘舊,成功之後就是另一個未知,當iPhone 不再,手機不是王道的時候,你又只可再一次被牽着鼻子走。

甚麼「強國」,何竟不過是一個在夢裏夢外自high 的咒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