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土地大辯論」-黃遠輝口中的「沒有前設」


【撰文:林芷筠】
城市規劃師、本土研究社成員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於4月26日開展「大辯論」公眾諮詢。諮詢前,小組主席黃遠輝不斷強調小組「沒有前設」,但當我們翻閱諮詢文件卻可發現大量非客觀描述。現在就來個精讀拆解:

(一)傾重地產商農地  「貶」棕地

不是說政府突然看重農業,而是說諮詢文件傾向開發地產商農地多於棕地的取態。明明都是位於新界鄉郊,為何發展棕地難而發展商農地不難?

例如文中提到發展棕地其中的發展成本是「須投放大量資源來提升基建設施如道路、排水系統、防洪設施等」,那為何對於地產商農地又不用「投放大量資源」?縱然棕地遍佈親界,但棕地比一般農地貼近道路的比例較高,因其營運模式必然需要車路,土供組又憑甚麼認定發展棕地要投放大量資源造基建,而農地不用?

第二點「貶棕」證據是,文件以粗體大字提及發展棕地的挑戰,如「形狀不規則」、「夾雜於農地、村屋和寮屋之間」、「零碎」等。不過這在本土研究社本年初發佈的棕地群研究攻破,因研究發現新發展區範圍外的棕地,逾一半的棕地群地塊面積達三十公頃以上。

橫台山棕土群 - 70公頃
龍鼓灘棕土群 - 36公頃

更何況,多得民間努力逼使政府做調查,目前政府起碼有全新界棕地基本分佈的資料公開,但發展商囤積的1000公頃農地,連分佈也沒有,土供組委員自己也不清楚,何以認定一定不零碎?一定沒有夾雜農地、村屋和寮屋?事實上,這些年來發展商向城規會提交過又被否決的農地發展計劃,不少仍有魚塘戶、農戶、寮屋戶,土供組是否假定發展商會自行「清理」,視現有使用者不存在?

(二)否定「土收」效力 導引公眾接受「公私合營」

顯而易見,政府大力吹風推動公私合營開發地產商農地。社會不少聲音提出,即使是荒廢而生態價值極低的農地,政府亦應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作公共用途,杜絕利益輸送。然而諮詢文件中已表明「如不能確立有關的『公共用途』,政府不可引用有關條例收回私人土地」。奇怪地,政府不是大力以「劏房戶要公屋」訊息作宣傳嗎?為「公共用途」-公屋去收地不是相當合理嗎?何須害怕法律挑戰?市建局項目、公屋發展、新發展區發展等也動用「土收」,並不罕有。說穿了,談釋放地產商農地也是為起私樓,起完的私樓又是誰住得起?

(三)無故合併「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及「佔地廣的康樂設施」

圖片來源: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諮詢網頁

此兩選項納於短中期方案中的其中兩個。理論上兩者確實不同,前者是批出了的契約用地,後者是指政府的康樂設施,然而諮詢文件卻將兩個選項的內容合併。而合併的內容中,前者篇幅較多,後者只有一少段。其實兩類性質不同,就前者,早前不論審計署報告及傳媒已揭發過,不少會所經營餐飲業務比康體業務更大,開放度又低,不務正業;後者則是政府經營的康樂設施,本已有一定公共性。兩類土地的公共效益有不同,考慮也不同,理應分開討論,合併內容難免有誤導成份。

而即使如此,其實大部分內容是圍繞開發粉嶺高球場的利弊,而沒有就其他「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着墨。其內容主要是引述早前公佈的《新界北研究》的附件中關於粉嶺高球場的部分。問題在於,其資料主要引述高球會的資料,說樹木及祖墳多但政府從未入場作全面調查,更遑論顯示所有祖墳分佈的地圖。欠缺基本資料,又何以說服公眾有多「難」?

(四)DQ短租地及臨時政府撥地

短租地及臨時政府撥地,土供組較早前曾開會討論,結果到諮詢時就「DQ」了。原因又是「零碎」、大部分是「工地」並會納入將來的基建設施一部分。

在此舉一個例子:以下的五幅短租地(STT)及一幅臨時政府撥地(TGLA)位於杏花邨海邊,面積合共約4公頃,現有用途包括巴士廠、露天停車場、露天貯物等,但全部於分區計劃大綱圖下劃作「政府、機構或社區」(G/IC)用途。到底這幾幅地本來計劃興建的G/IC設施是甚麼?這是否能滿足《2030+》估計的343公頃G/IC土地需求一部分?這是其中一例,還有大量短租地和臨時政府撥地,分佈不全面公開,難以讓公眾作適當判斷。

土供組諮詢文件,對各類土地供應選項,地圖欠奉,詳細資料、數據及分佈欠奉。黃遠輝口說「沒有前設」,但諮詢文字內容已充滿傾向性。我們可以還有甚麼期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