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變了鵪鶉的白鴿


 

【撰文:小鳥】

在許智峯強搶立法會 EO 手機一事,看見了一個很不想見到的事實 :原來立法會議員──特別是民主派議員──對法律和民主的意識如此薄弱。

第一,許智峰的行為是絕對愚蠢的,無論理由如何,都是講不過去。可是,他有沒有犯法呢?

第二,許智峯是民選議員,不應是你隨便要 DQ 就可以 DQ 的。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為許志峯搶手機事件向公眾鞠躬致歉。

在第一點,聽說建制派想以盜竊罪告許智峯,但他只是拿了手機十多分鐘,就把手機歸還,何來盜竊?而關於私隱的問題,該 EO 用的手機沒理由是自己的手機,應該是公家的,若是如此,還是不是「私隱」呢?手機若非公家,問題更大,即是說議員的一舉一動及紀錄的資料都在一個私人的手機上,被洩漏給外界的機率更高。而許智峯稱他在該手機上找到70個議員三個月來的行蹤紀錄,這樣處理議員資料極不恰當,政府絕對需要解釋。

而第二點,民主派看來對民主的理解跟建制沒甚麼分別:都是漠視選民!難怪立法會不是在議政,而是在口角。

在一個行使民主選舉制度的政府,議員的權力是由人民經由選舉賦予的,他們代表着選民的聲音和利益,無人有權 DQ 。就算他們的表現令人失望,DQ 權仍在人民,而不是他們的同僚,更不是政府。而人民 DQ 的方式,是在下屆不去選他,使他下台。除非這人犯了法,在通過司法程序後被定罪,那就另作別論。

但民主派議員在許智峯的手機事件的言論,表現出完全跟建制一模一樣的思維:認為許智峯所犯的事已達 DQ 的程度,也覺得他們有這樣的權力取消他的議員資格。

劉慧卿的說話更加突顯這種家長式的政治文化。我說是政治「文化」,因為連許智峯本人的表現,也是一樣。他在記者會上有如一個被家長鬧得狗血淋頭的小學生。他所犯的錯,在他第一次記者會已經解釋因由,亦已道歉,還不足夠嗎?何須像死狗般再出來鞠躬致歉? 

筆者認為許智峯第一次記者會已解釋因由和道歉,不需要再出來鞠躬致歉。

說真的,他整個行為的目標其實是要找出政府想監察甚麼,手法雖然可圈可點,但事實上他手上取得的資料的確很重要:政府其實不是「觀察」議員,而是「監視」議員,那 EO 保留了三個月長的記錄到底有甚麼用途?許智峯應以此繼續追問,而不是主動偏離正題,忙於道歉。民主派完全忽視了許智峯的重要發現,以此直接追打政府行徑,反而嚴打自己友?

建制派對許智峯窮追猛打,是當然的事,有機可乘,何樂而不為? 但民主派卻懵盛盛,以為站在道德高地,大公無私才是大眾認同的做法。

但真正的大公無私,該是按事實判斷,不能跟自己的「感覺」做事,因為這一大堆的言論、割蓆、譴責等等,都發生在沒有人看過CCTV之前!甚至謠言他為搶手機去到「熊抱」,「面貼面」。但在看過 video 的已證明說法不盡不實。

這種不以事實為本,不尊重民選議員權利的思維,在在反映他們沒有「人民是權力根源」的基本民主意識。

UGL調查委員會成員之一的周浩鼎,竟代被調查的梁振英修改委員會的調查範圍。

再看建制派,謝偉俊居然夠膽將此事等同周浩鼎串通梁振英修改UGL貪污事件的調查文件一事,甚至認為更嚴重!周浩鼎的事件屬涉嫌妨礙司法公正,是刑事犯罪。身為律師,與此相提並論實在荒天下之大謬,建制派不顧法律,反而要放周一馬。這已經是包庇的做法,但竟然還可以義正詞嚴,認為周浩鼎缺乏經驗,是無心之失,葉劉還繼續說應給他機會……

單單看這個處理,就知道民主派為何如此不濟。建制派即使自己黨友犯下離天大錯,也竭力去保,但民主派呢?

許智峯這個愚昧的行為,無謂地轉移各方對一地兩檢、國歌法、廿三條這些硬仗的視線,而民主派這種反應根本就是再加削弱自身在議會內的本錢。

看來中共中央破壞香港選舉制度和民主進程的工程已經做得差不多,民主派這種自毁城牆的做法更幫了一大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