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三十五:鑄劍為犁


 

因佔旺藐視案和東北發展案被判下獄的青年朋友們:

這個星期,看了不少法庭新聞,但暫時不適宜談論,要等待審訊結束,先說點讀書的體會。近日仍然在看莫特曼的書,看的是他在2010年以84歲之齡發表的《盼望倫理》(Ethics of Hope),這是莫特曼的神學著述系列的收官之作,與1964年他發表的首部著述《盼望神學》(Theology of Hope)遙相呼應,總結了他大半生的神學思考,以迎向終末的盼望作為基督信仰的核心內容,這個思想主軸貫穿著他整個著述系列。

莫特曼的盼望神學,是入世而非出世的,他推崇馬丁路德金那樣的社會改革家,鼓勵上帝子民藉著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運動,促成持久深遠的社會改變,讓更多人活在地上經歷天國。莫特曼崇尚和平厭惡暴力,但對於政教分離的近代教會傳統,以及由候活士Hauerwas)等神學家為代表的絕對和平主義,莫特曼卻持質疑批判態度,他認為候活士等人秉承的清教徒傳統,寧願受罰或逃亡,也絕不拿起武器上戰場,雖曾為世人敲響了反戰的鐘聲,起過重要的歷史貢獻,但這種「棄劍扶犁」的遁世主張,始終不如「鑄劍為犁」的入世行動,「鑄劍為犁」才是舊約先知看到的異象(以賽亞書2章4節),耶穌在登山寶訓中說的是使人和平的人有福了,而非和平地避世隱居的人有福了。

莫特曼認為,自君士坦丁大帝把基督宗教納為羅馬國教後,基督徒非但不再遭受逼害,還成了執掌政經大局的權貴,把世俗的刀劍鍍上一層宗教的光輝,成為十字架旗幟下的聖劍,假宗教之名發動了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大舉屠殺異己。天主教分裂出基督新教後,封劍為聖屠殺異己之風並未稍減,兩教互相殺戮,流血無數。在這樣的背景下,歐洲出現一批反戰的清教徒,以重新受洗禮為標記,立志嚴格按照耶穌登山寶訓的教導生活,他們逃避戰禍去到北美後,選擇過簡樸的農村生活,藉此承傳清教徒風尚,這股傳統確有它可貴之處,「棄劍扶犁」勝於「封劍為聖」。

莫特曼對清教徒無條件堅守絕對和平的倫理主張,提出了疑問。網絡照片

然而,人類來到了二十一世紀,刀劍已蛻變為原子彈、核彈、氫彈,而且不再只是少數大國擁有,連伊朗和北韓都有可能取得,地球隨時被毀滅,冷戰時期的所謂「恐怖平衡」(美蘇兩國為怕同歸於盡而不敢碰核武按鈕),對不顧性命的恐怖分子並無作用,「鑄劍為犁」就變得更有必要而且迫切。莫特曼在《盼望倫理》一書中,對清教徒無條件堅守絕對和平的倫理主張,提出了幾點疑問:

(1)上帝使罪人稱義,並非由加害者開始,而是從受害人開始,先把罪惡、不義和暴力的受害人釋放,使他們在上帝面前被稱為義,因此不能把基督稱罪人為義的工作,簡化為饒恕一切罪行。

(2)認罪蒙赦免的罪人,是只承認自己所犯的罪,或是同時承認自己同胞的罪?德國教會在1945年發表的史圖加懺悔宣言,不單為教會認罪,也為德國向鄰國犯的罪行認罪,這說明認罪蒙赦不純粹是私人行為,可以是公開的公共行為,藉此搗碎公共謊言。

(3)非暴力雖然好,但它只是否定了一件壞事,並不必然引發一件好事,要達致正面的結果,不能只以否定為手段。

(4)耶穌並不是說「和平的人有福了」,而是「使人和平的人有福了」,基督教會追求的不是自己平安過日子,成為像候活士所宣稱的「和平國度」(peaceable kingdom),而是「使人和平的國度」(peacemaking kingdom)。

(5)把教會描述為一群蒙赦罪人組成的非暴力社群,與愛好競爭和暴力的世俗社會對立起來,有美化教會之嫌,事實上,教會內不乏有暴力傾向的人,世俗社群中也有大量愛好和平的人,這種二元對立論述既抽象又不切實際。

(6)在美國,反對使用武力的清教徒因為反對一切戰爭,反而無法針對個別明顯不義的、沒有正當理由的戰爭,例如越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其反戰的聲音因此被削弱了,而且,他們沒有就種族歧視、貧窮、無家可歸等社會不公提出抗議。

對於為政治或道德理由而發動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莫特曼也持批判態度審視,他認為公民抗命可以是正當的(legitimate),也可以是不正當的(illegitimate),端視乎目標與手段。

例如,若是政府部門施行不義,或違反法律,或侵犯人權,令法律制度受破壞,適度的抗命行動便會被視為正當的;假如抗命行動是為了散播不公義、歧視外來人、受種族主義驅使,或者旨在以法西斯手段推翻民主憲制,那便是不正當的,這就是馬丁路德金和喬治華理士的分別,前者發動公民抗命是為了抵抗種族隔離惡法,實現憲法規定的人人平等,後者卻是為了恢復白人至上,破壞美國憲法。在德國,人們看到為反對核武、推動和平而發起的違法靜坐,但也看到自治主義者與新納粹分子發動的暴力騷亂,因此,法院不能只是技術性審視法律條文,看哪一條規定被牴觸了,還要看整個運動的目標與手段,來區分正當的與不正當的公民抗命。

那麼,香港在2014年發生的佔領運動(又稱為雨傘運動),莫特曼怎樣看?在中文大學舉行的神學家對談會上,中大的賴品超教授在討論《盼望倫理》時,邀請莫特曼對香港的公民抗命運動發表意見,那天我不在場,從事後看到的莫特曼書面回應草稿看,莫特曼以不熟悉中國和香港的政治情況為由婉拒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