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治狗仔


 

戊戌狗年,惡犬當道。許智峯不熟狗性,魯莽捉狗結果反被噬,更遭周街瘋犬圍攻狂吠,弄得遍體鱗傷,就算即刻打破傷風針都未必救得返。

許智峯魯莽捉狗結果反被噬,更遭周街瘋犬圍攻狂吠,弄得遍體鱗傷。何君健攝

狗咬人不是新聞,問題焦點是人為甚麼去招惹狗?許智峯當日出手搶奪政府狗仔的手機,因為懷疑狗仔手機內存有違法監視及侵犯議員私隱的記錄,但事後顯然沒有找到證據。是手機內沒有記錄,還是狗仔手快,在電光火石之間及時毁滅證據呢?

政府出動狗仔在立會內如影隨形追蹤記錄議員行動,真如張建宗所言,只是為了點人數催議員返回會議廳開會咁簡單?這本是立法會秘書處人員的工作,何需勞動政府官員?更令人不解的是,奉派到場執勤的狗仔竟要手持相片認人,顯然對議員全無認識,他(她)們確實隸屬於政府相關司局,還是身份另有所屬?其記錄資料到底交給甚麼部門呢?

民主黨中委會開會「處理」許智峯。

對於上述諸多未解疑團,泛民理應全力催逼政府交代,進而取消政治狗仔監視議員的措施,但民主黨竟同室操戈一窩蜂指摘許智峯不該「捉狗」,更以「凍結黨籍」懲處,實在本末倒置和是非不分。臨敵割蓆已難恕,背後插刀更不可活,對民主黨今次立場搖擺進退失據,選民必然看在眼裏,記在心上。

其實,政治狗仔隊並非新鮮事物,殖民地時代的政治部就設有狗仔隊,專門跟蹤政治人物,過去一些左右派社團領袖和本土社運活躍人士都曾成為狗仔隊的目標,只不過行動專業及低調,許多被跟蹤者都不知自己成為目標人物,不像現時立法會狗仔所謂「低調」路人皆知,擺明車馬侵犯被監視者的私隱。

講開狗仔隊,許多人都會大罵肥佬黎,因為是他在九十年代率先將英美小報神憎鬼厭的狗仔文化引入香港,但實際上蘋果和壹仔的狗仔隊從來只理娛樂不問政治。如果蘋果真的設立政治狗仔隊,那些荒淫無道的人大政協、贜賄狼藉的官商鄉黑還能夠安寢無憂嗎?

東方報業當年一宗狗仔隊事件也哄動業界及社會。1996至97年間,《東方日報》因不滿法庭對兩宗訴訟的裁決和拒絕批准其向終審法院上訴,先後在報章發表文章對兩名上訴庭法官進行辱罵、人身攻擊和恐嚇;98年初更公開宣布成立狗仔隊,連續三天跟蹤兩名法官,並在報紙大肆報導,結果遭律政司起訴藐視法庭,總編輯黃陽午最後被判入獄四個月,事件相信好多港人都記憶猶新。

不過近年狗仔隊風頭已由左媒取而代之。2014年雨傘運動後,在中聯辦指示下,《文匯》《大公》兩大左報開始組建政治狗仔隊,專門對付反建制組織和人士,跟蹤目標遍及泛民政黨、港獨派、本土派和佔中學者。仗著財雄勢大,左報大灑金錢招兵買馬,招聘條件毋須學歷,不考文筆,會講粵語、曾受過專業跟蹤訓練者優先,結果狗仔隊迅速膨脹規模遠超東方,並擴展至「幫港出聲」等極左網媒。

近兩年,左媒政治狗仔開始屢建「奇功」。最為人熟知的是,2016年8月梁天琦與《大公報》狗仔衝突事件,當晚大公狗仔上前挑釁梁天琦,兩人繼而打鬥,現場就有另一名女狗仔在旁錄影;翌日狗仔到警署報稱遇襲,網媒「點新聞」同一時間發放視頻,指梁辱罵追打記者,顯然早有佈局聯合行動。

政治狗仔無處不在,已成為現時香港政治常態,戴耀廷、黃之鋒等反建制名人無時無刻有左媒狗仔長伴左右司空見慣,但警方對這些違法和不擇手段侵犯人權的行為視若無睹,廉政公署又被廢武功,受害人投訴無門,難以招架。實際上,狗仔隊已變成權貴打擊異己的政治工具。

上月底無國界記者組織發表全球新聞自由度最新排名榜,香港名列七十,排名由回歸初期的高位拾級下滑,傳媒前輩幾十年艱辛建立起來的社會公信力幾乎消磨殆盡。造成如此局面,除了政府要負責,傳媒老闆要負責外,難道新聞工作者包括傳媒管理層和基層記者本身就沒有責任嗎?各大傳媒組織如香港記者協會、攝影記者協會和新聞人員協會,是否應該正視和遏抑現時新聞生態的不正常現象,認真研究如何清除行業的害群之馬呢?

現時任職政治狗仔的新聞記者也應該深切自省:政治狗仔隊是把雙刃劍,有良心者用它去監察權貴,揭露社會不公,可成為正義之師;違背良心者用它為虎作倀,狗仗權勢,就會變成權貴的幫兇和走狗。

狗仔和走狗,一字之差,也是一念之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