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Bootleg錄音


 

月前在港大舉行的盧冠廷談電影音樂座談會中,在答問環節時,有人問到在那裡可以買到盧冠廷的bootleg錄音,大家都被問得有點措手不及。不少年輕一輩根本不知道bootleg是甚麼,而如我的一輩人又不肯定何以會向歌手查詢他們的bootleg之事,因為bootleg其實是不合法的錄音,並不是歌手/樂隊知情之下出版的,更不會是歌手/樂隊的所屬唱片公司合法印製。Bootleg其實是盜版!

照片來源:Amazon.com

盜版跟翻版是完全不同,翻版是依原產品複製,例如當年的黑膠唱片,歌曲內容和次序,以至封套包裝,當然有時會簡化一點,如雙封套變成單封套,以節省成本。但盜版卻是無中生有,自己製造一件市場上沒有的產品,當年最普遍的,就是演唱會的錄音,大部分以此為主。當時,錄製現場演唱會是有相當難度,技術和器材等都略有不及,音質比在錄音室的製作遜色,而且現場演出還有機會岀錯,因此,即使歌手/樂隊願意推出演唱會錄音,也會精挑細選不同場次和年份的錄音,甚至會在錄音室內加工整理,務求盡善盡美。

而盜版因為來源不明亦渠道狹窄,大部分是其中一晚的演出,他們也不可能請人來加工處理改善,甚至當中的失誤和瑕疵,也原汁原味奉上,卻因此而大受樂迷歡迎,尤其是遇上有特別嘉賓客串演岀時,更彌足珍貴。自己便曾擁有一張早年U2在都柏林的演唱會bootleg,當晚美國歌手Bruce Springsteen在座,被請上台和樂隊合奏一曲他自己的作品《My Hometown》,除了當晚在場的觀眾之外,其他人只能透過這樣的盜版錄音才能聽到。亦因此,有些盜版錄音唱片可以叫價甚高,尤其是這種唱片不會大量印製。

樂手和唱片公司都不會參與製作,基本上不會有記錄和資料,因此向他們查訉這些盜版錄音,絕對錯重點。當年情況普遍的時候,亦不可能在有規模賣正版的音樂零售店購買,因為那始終是不合法的。外國的經驗是,在一些音樂雜誌上,都有分類廣告,當中不少這類銷售活動(某些有規模的甚至刊登四分一版的廣告),大家依地址寄上回郵信封,他們會寄來一份目錄catalog,大家以此為根據作郵購。當年未有互聯網,只能以此方法,隔山買牛。如果你不是在美國或英國,還得先買銀行滙票,或者是郵滙,一來一回,隨時要三兩個月(如果你嫌空郵太貴,只願付海郵的話),才會收到貨品!

Bootleg音樂的歷史跟流行音樂的差不多,早已發展成自己的山頭,有其獨特文化,有相當多的追隨者。在歐美地區,有自己的雜誌刋物,碟評,讓大家分享;亦有流動的展銷會,每到之處,都吸引一定的擁躉捧場。mp3的檔案格式興起,互聯網和分享軟件的普及化,將音樂市場攪得翻天覆地,營運生態徹底改變,一輪「無皇管」的予取予攜之後,市場重新受到規範,bootleg音樂市場也受到波及。其中一個原因是,音樂數碼化之後,利潤下降,歌手/樂隊得依靠其他收入維持,如相關的商品,而演唱會便成是最大的收入來源。而演唱會既然做了,錄音錄影自然可以順勢推出,多賺一筆。因此今天,每個巡迴演唱會的錄音,大部分都有製成品銷售。Bootleg的市場自然受到影響,只好退而求其次,找一些比較冷門的錄音。

但約在十年前開始,一些比較受歡迎的樂手/樂隊在巡迴演唱期間,已可以將每一站的演出,印製成CD在自己網站發售,因為印製成本大幅下降,而且可以有十隻order便印十隻,風險成本也降低。這些已可算是正式版的bootleg(official bootleg)了,因為它們不會在商業的零售點有售,也不大算是正式岀版,但倒是可打擊盜版行業,將收入撥回自己袋中。

而香港或鄰近地區來說,bootleg的市場(尤其是本地樂手)似乎需求不大,很少人提及,頂多是個别人士自攜錄音設備進場偷錄。不過,近年來,幾乎所有在紅磡體育館舉行過的演唱會,都有CD/DVD岀售,只是大部分是收錄其中一晩的演出,如果不是你想要的一晚,那只能說句抱歉了。

照片來源:Streetlight Records Blog

後想提一提,bootleg雖然以演唱會錄音佔大多數,但亦有錄音室的製作,主要是樂手/樂隊沒有選用的作品或不同的版本。亦有樂手錄好的作品卻因為一些原因,最後沒有出版。其中去年離世的Prince,他有一張專輯原打算在1987年聖誕節期間推出,而且沒有事先張揚,唱片封套只是一個黑色封套,沒有刋印歌手或專輯的名字,而歌曲很多是回應樂評對他上一張作品的批評,相當尖鋭,準備在沒有人知情的前提下推出,收一個引爆的効果。但在推出之前,Prince卻經歷一次岀神的體驗(亦有說可能是藥物上腦),驚覺人是何等脆弱,突然便會離開。如果他當時便離開人世,那專輯便是他的最後專輯,在別人眼中,專輯便是他的人生之結案陳詞。他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於是要求唱片公司取消出版,並且消毀那批專輯。據說,有五十萬張黑膠碟,便如此消失無蹤。問題是,唱片公司已將百多張宣傳用的專輯派給傳媒,頓成搶手貨,有些歐洲的電台DJ將整張專輯在節目播放,bootleg公司自然風聞而至,自己印製岀版,此後,這張名為《Black Ablum》的專輯都是盜版界的話題之作。後來在1994年,Prince為了還唱片公司的合約,終於讓這張「禁碟」面世,這已是後話。

Bootleg唱碟曾經是一個音樂(特別是搖滾樂)發燒友的情有獨鍾,帶一點神秘,購買時要懂得門路,暗語術語,帶一點反叛,因為有點犯罪感的興奮。只是跟別的事物一樣,終於會走進歷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