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的粵語防線不能失


 

去年已經在拙作《粵語的最後防線——香港》一文中,指出統一語言是執政黨其中一個重要目標。如果成功,將會像秦始皇統一文字一樣垂名千古。要不是有「一國兩制」這個由鄧小平遺留下來的包袱,還用找一個不是權威的三流學者說香港人的母語是漢語嗎?

香港的主流語是粵語,楊潤雄承認了,林鄭也默認了,所以她說邵家臻的問題是無聊的問題。誰都知道她的祖籍是浙江,她的母語按理該是吳語,但是她的第一語言是粵語,第二語言是英語,第三是普通話。吳語……

顧名思義母語就是自己牙牙學語時所說的語言,但香港有不同籍貫的移民,除了廣東移民,還有上海,客家和福建等等(本土還有圍頭話)。因此,很多香港人的母語不一定是粵語,只是一直以來香港最廣泛使用的日用語是粵語,小孩入學後對於母語慢慢變成「識聽唔識講」。所以邵家臻問她的母語是什麼是低估她的智慧,而楊潤雄是老實人,不光承認自己的母語是粵語,而且跟衆志的人一起拿著他們撐粵語的標語拍照,傻乎乎的樣子挺過癮。

楊潤雄接受香港眾志的請願信和標語。香港眾志直播影片截圖

究竟粵語是語言還是方言不是那個姓宋的假權威說了算。香港有不少的權威,例如認識的張群顯博士也是其中一員。像吳語、閩語、湘語、客語等等,粵語絕對是語言,只是使用相同的書寫中文,但不能直接用口語跟普通話(官話),吳語、閩語、湘語、客語人溝通。

最近一連串教育局引起爭論的事件,看見楊潤雄的囧樣,左右為難,真的有點替他難過。說白,他只是出面的教育局局長,真正的「教育局局長」是蔡若蓮。蔡若蓮不能當教育局局長完全是因為她太過根正苗紅,對於任何有爭議性的改動會比較容易引起反彈。所以才讓楊潤雄做擋箭牌。如果有早知,寧願讓她贏葉建源當立法會議員反而更少殺傷力。

粵語在廣東省已經失守,澳門只有六十多萬人,守護粵語舉步艱難,要靠我們香港人了。只有我們同心合力撐粵語,粵語才會有希望保留,不要讓政府推動像廣東省的學校必須說普通話,否則便會像上海只有年紀大的上海人才懂得說上海話,小孩只說普通話。

相信蔡若蓮負有不輕的政治任務,其中一個當然是推普滅粵。廣東省有1.1億人口都能夠推普成功,香港只有七百多萬人口應該沒有什麼困難吧。現實卻是不容易,因為香港人有獨立的思想,不是愚民,不是政府說什麼都照單全收。香港人流著像明末名將袁崇煥一樣的血:「掉那媽,頂硬上!」

據報道,廣東東莞石碣的袁崇煥紀念園,有座袁崇煥馬躍前蹄的石頭雕像,基座底部的金色銘牌上,寫有六個大字「掉哪媽!頂硬上!」。網絡圖片
寫有「掉哪媽!頂硬上!」的銘牌被人拆掉。網絡圖片

估計蔡若蓮籍貫不是廣東,有可能父母是福建人移民香港,所以不一定了解廣東人的脾性。廣東人是非常有主見的人種,所以才能夠出了那麼多名人,例如孫中山、袁崇煥、洪秀全等等猛人。粵語在廣東淪陷不是廣東人不爭氣,而是學校強制用普通話,和大量外省移民導致的。

蔡若蓮的任務當然不止推普滅粵這麼簡單,她的更大任務是重整教育,做到吳克儉做不到的事——去殖。去殖不是容易的事,並非把皇后大道中改成解放中路那麼簡單,而是從中小學教育開始,在像白紙一樣的學生寫上他們喜歡塑造的形態。這就是為什麼楊潤雄不敢透露課本評審委員會有什麼人的原因吧。

中港兩地的學生交流只會越來越多,政府的交流補貼當然也越來越多,因為他們相信有人提倡港獨的原因是學生不了解祖國。只要學生多跟祖國學校交流,一定會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

除非我們不打算留在香港,否則我們必須接受一國。是否能夠保持「兩制」得看大家的努力了。至於語言方面,普通話應該是國家語言,我們可以學、可以講。但粵語是我們的第一語言,這是必須保留的。

不過隱憂是萬一政府制定電台和電視台普通話節目的比重越來越多的話,粵語在香港失守的日子也不會遠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