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頌恆游蕙禎非法集結罪成 官:肯定五被告有共同目的聯合行事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2016年11月2日欲闖入立法會會議室,兩人和他們的三名前議員助理楊禮康 、鍾雪瑩 、張子龍 ,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名, 以及「企圖強行進入」的交替罪名。五人今日被裁定非法集結罪名成立,九龍城裁判法院押後至6月4日判刑,全部人獲准繼續保釋。

事發2016年梁頌恆及游蕙禎在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之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押後為他們監誓,並下令兩人不得參與11月2日的立法會會議。當時政府司法覆核兩人宣誓效力的DQ案未審理、人大也未釋法。控方案情指,當日早上會議開始後不久,第一被告梁頌恆和第二被告游蕙禎進入了會議廳,上前先後自行宣讀誓言。主席暫停會議,並宣布改於另一會議室繼續會議。

同日上午約11時55分,會議室進行會議期間,梁頌恆和游蕙禎分別試圖從側門進入會議室,但遭到在側門外的保安人員阻止。至下午近1時,會議仍在進行,期間,五名被告連同其他人(合共16人)從立法會綜合大樓10樓分別乘坐兩組升降機,一同前往會議室的側門。控方指,立法會保安人員在側門外組成防線,阻止梁頌恆和游蕙禎進入會議室,五名被告則連同其他人衝擊在側門外守衛的保安人員,干犯參與非法集結罪。期間梁頌恆和游蕙禎企圖以暴力方式進入會議室,其餘被告從旁協助他們,他們干犯交替控罪「企圖強行進入」。 案件去年12月起審訊,梁頌恆和游蕙禎有出庭作供,其餘三名被告選擇不出庭。

游蕙禎2016年11月2日在立法會會議室外。資料圖片

九龍城裁判法院主審裁判官王詩麗今天頒下判詞。指出非法集結有三項罪行元素:

非法集結第一項罪行元素:是由那些作出訂明行為的人所組成。如果那些集結在一起的人當中,有超過三人作出訂明行為的話,仍然要考慮是否以集結形式行事

今次案件中,裁判官認為,不具爭議的是梁頌恆和游蕙禎:(i) 他們同屬一個政黨,共用一個辦公室;(ii)互相認識對方某些議員助理或工作人員;(iii)他們在 2016年10月12日的宣誓同被視作無效;(iv)二人未能在2016年10月19日進行宣誓;(v)10月26日他們再次宣誓不果,會議需暫停;(vi)同日,他們去信告知主席打算在11月2日的會議中宣誓;(vii)他們雖各自去信主席,但信函內容是一樣的;(viii)之後,他們又各自收到日期為11月1日的信函;(ix) 二人作證也提及與泛民主派議員商討,讓劉小麗在11月2日先宣誓;(x) 案發日,二人一起在會議廳被趕後,梁頌恆走到游蕙禎跟前,叫她去採訪區一起接受訪問,然後他們返回10樓辦事處。

裁判官指出:「從以上背景可見,他們一直為宣誓事件一起行事,他們都是想盡快完成宣誓。既然第一被告(梁頌恆)已決定再次進入會議室,而他在早上進入會議廳之前,也叫第二被告(游蕙禎)一起前往,照常理,他必會通知第二被告他再度進入會議室的行動。畢竟,二人是戰友,所身處的境況也一樣。故此,他說沒有與第二被告商討他再次去會議室的決定,又說不關心第二被告是否和他一起去會議室,這實在是匪夷所思的說法。 」

裁判官續說,各被告雖不是五人在同一時刻有同一作為,但他們的作為實互有關連,非各自為政,而是共同行事。裁判官肯定五人於涉案時段於側門前集結在一起,並有着共同目的,藉各自或共同的行為令梁頌恆和游蕙禎越過保安防線進入會議室。五名被告顯然並不是為各自不同的目的而獨立行事。

梁頌恆2016年11月2日早上,被保安帶離會議廳。資料圖片

非法集結第二項罪行元素:作出擾亂秩序,或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

裁判官指,從錄像片段可見,五名被告和其他衝擊人士在側門前衝擊和擾亂,歷時20分鐘,這絕非一段短的時間。在這時段裏,五名被告和其他人士不斷地自己或一起作出衝擊保安防線的行為。他們沒有選擇離開,反而逗留在該處長達20分鐘,直至會議暫停才離開。單以涉案時段而言,五人當時顯然是有着共同目的,明知會議正在進行中,卻在側門前作出這些衝擊行為。五名被告以人數、陣勢和身體壓迫及衝擊保安人員的防線,以使梁頌恆和游蕙禎能進入會議室。裁判官肯定五名被告當時一起集結在側門的共同目的,就是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試圖越過保安人員的防線進入會議室。

判詞提到,梁頌恆在接受盤問時說,他感覺保安人員是向他作出「摸人個胸」的指控,所以他作出回應,說「打我呀!」。梁頌恆解釋這個回應是因被誣蔑,而既然保安人員可謀殺他的人格,倒不如也「physically攻擊」他,意思是「不如乾脆出手打我」。

不過,裁判官認為梁頌恆在砌詞狡辯,指如果梁頌恆認為被誣蔑,照常理,他應該即時否認指控又或作出相關的解釋,而不會在這情況下,還用上「打我呀!」這不切題的回應。裁判官指,這句話是挑戰對方是否有膽量襲擊梁頌恆的身體,是屬於挑戰的行為。當時梁頌恆不被准許進入會議室,他當時因氣憤難下,情緒高漲,而蓄意大聲說出這挑撥性的說話,並在說這句話的同時,手指用力指向保安人員。

梁頌恆(左)、游蕙禎(右)今日出席審訊。港台截圖

非法集結第三項罪行元素: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

裁判官認為,本案中,多名保安人員亦因此受傷。梁頌恆供稱他期望在保安人員的肩膊位置跨過而進入會議室。很明顯,在這狹窄和人多的環境裡,梁頌恆如此做確實會造成秩序更混亂、令人擔心人身安全的問題。梁頌恒及游蕙禎兩人指他們並無衝擊保安人員,但裁判官認為兩人的證供多番出現矛盾和不合理的情節,故拒絕接納。

裁判官裁定,控方已經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每名被告當時與另外四名被告集結在一起,而每名被告與其他被告有着共同目的而作出法例上訂明的行為,各人所擔當的角色或作出的行為雖有所不同,但裁判官肯定他們為着共同目的聯合一起行事,而該些行為是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他們會破壞社會安寧。

五名被告被裁定非法集結罪名成立。 正因各人被裁定干犯了非法集結罪,裁判官指毋須考慮交替控罪「企圖強行進入」。裁判官押後至6月4日判刑,根據《公安條例》第18條「非法集結」,一經定罪最高刑罰可判囚5年。

五名被告獲准繼續保釋。梁頌恆和游蕙禎表示,待有判刑結果才決定是否上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